帶領城大工會 16 年 謝永齡被奪退休福利、罰禁足校園 勒令兩周內遷出辦公室 人事部:唔會畀理由你

城市大學教職員工會前主席、在任 16 年的謝永齡去年退休,他今(20 日)開記者會透露,去年 6 月底突然被校方要求 14 日內搬離辦公室及宿舍,其後更被剝奪退休福利及被勒令禁足城大校園。謝說,就被要求突然搬離一事,曾多次追問人事部,竟獲回覆「唔使問啦,唔會畀理由你」,批評校方做法鬼祟,又認為事件反映城大打壓工會,「只准讚、不准彈」。謝永齡指,將要求勞工處介入,並打算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應有福利。

謝永齡今在其他勞工權益組織陪同下開記者會,他表示在去年 6 月底,其時已在城大工作 33 年、任職社會及行為學系副教授的謝永齡,收到教職員敲門通知,要求他在同月 30 日前搬離辦公室及宿舍,時間極其倉卒。謝說,其後曾透過城大教員校董馮偉華向校方相關部門追問,僅獲得相同回覆。

此外,謝永齡離任時未獲校方發放「城意咭」,「城意咭」為城大向在職超過 10 年的城大教職員提供的離職福利,福利包括使用大學圖書館、醫療服務及電郵等。謝永齡指,其後接獲校方通知,禁止他進入校園。

城大:指控失實

《立場新聞》向城大查詢,城大指許永齡的指控有「諸多失實」。城大指,為退休或長期服務教職員提供的額外福利「並非理所當然」,員工聘任、離職、退休等,都是按程序和機制處理,謝永齡並無被「勒令提早退休」,而城大堅守學術中立,不容許個人利用「街頭政治」來「騎刧」作為教職員的績效表現,當事人是來自工會或任何其他機構都公平對待,並無例外,所有教職員工即使已退休,亦應重視誠信,為「不實言論、造謠生事」負道義及法律責任。

批城大打壓工會 「無理由,無上訴」

謝永齡批評,校方在短時間內要求他搬離辦公室及宿舍,令他和家人感相當大壓力,他續指,自己服務城大 33年,想像不到為何不准進入校園。他說,曾多次詢問人事部有關要求 14 日內離職一事,引述人事部指:「唔使問啦,唔會畀理由你、唔會畀證據你」。

謝永齡質疑,如果是因為被投訴而遭剝奪福利、懲罰禁足,他至今不知投訴內容、處理投訴的程序和結果為何,批評城大黑箱作業,「如有人投訴我,咁指控係咪屬實呢」。他續指,大學不止沒有就剝削福利提供理由,更沒有通知當事調查程序、結果或上訴機制,形容今次事件明顯是打壓工會的鬼祟行動。

謝永齡由 2004 至 2020 年、連續擔任城大教職員協會主席,經常針對校政發聲,例如曾經質疑校方「肥上瘦下」,公開城大校長郭位年薪達 750 至 765 萬元,比特首林鄭月娥 500 萬元年薪更高,並曾質疑城大向國際大學排名機構 QS 「報假數」,提供的學生人數與實際數字不一致,並表明不滿意校董會草率通過校長郭位續任 3 次的合約。

校方去年初修訂指引 「有損校譽」可奪福利

城大校董會去年 3 月修訂退休教職員離職福利指引,如教職員從事或參與「將來或可能會削弱大學形象、破壞大學學術聲譽、令大學聲明受損的不負責行為」,便可不提供教職員的離職福利。

謝永齡估計,他的個人遭遇可能正是城大管理層以「有損校譽」剝削,認為變相「只准 say yes,不准 say no,只准讚城大好,不准彈城大唔好」,否則會被指損害大學聲譽,福利被奪。

或違相關法例 要求勞工處介入

謝永齡認為,今次事件中城大管理層或違反《防止歧視職工會法例》,將主動要求勞工處介入、向城大提出訴訟,他亦擬向勞資審裁處投訴,追討應有福利。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認為事件是打壓工會代表發聲,發聲者就有機會被提早退休及「揪秤」;她指,任何公司都不可能單方面更改合約,除非得到僱員同意,強烈譴責城大做法,呼籲盡快撒回離職福利修訂。大專聯會主席余秋娥形容事件震驚大學界,令從業員心寒,相信各院校未來將對工會「步步進逼」打壓,呼籲學界團結。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