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個內地生對於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9 月 1 日發佈影片及事件後續發展的一些看法

2020/9/7 — 16:13

立場新聞資料相

立場新聞資料相

【文:佚名】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下稱 CTV)於九月一日發佈了一條影片,該影片在香港大學官方迎新短片的基礎上進行了一些改變,批評和諷刺學校長期以來無視學生聲音及學術自由的行為。但不少內地生因爲影片中的話語感覺備受冒犯。校方翌日發表譴責聲明,三日凌晨 CTV 亦發佈道歉聲明並刪除了影片。

  • 學校譴責的影響

放在一般語境下,學生向校方投訴校內歧視性言論是正常的,而校方對此類事件進行處理也是正常的。但是鑒於港大校方很久以來明顯的立場與選擇性的沉默,加之並未盡到保護學生權益的職責,此時學校官方作為權威發聲,便使整個事件給大家的印象發生了改變。「校方介入」的事實迅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使大家忽略了影片本身「歧視」的問題。在此情況下,學校權威的介入也使學生群體之間的溝通地位不再平等,固化了對內地生「躲在強權身後」的刻板印象。

廣告
  • 這篇文章的目的

從 CTV 發佈的聲明中可以看出,CTV 有意向所受冒犯的內地生道歉,而非向學校管理層所施之壓力屈服。我們亦願意相信,CTV 製作這條影片的最初目的是諷刺校方,而非歧視特定群體。但是在瀏覽了道歉聲明的評論和後續許多平台對這一事件的評價後,我們意識到大家討論的焦點始終是「不向強權低頭」,仍然並未關注內地生受到冒犯的問題。寫這些文字並不是想要一直糾結於那條影片,亦不是希望抓著影片發佈方不放,而是希望從內地生的視角,將整個事件中我們的思考做一個梳理,亦希望借此機會與大家溝通。這樣做的必要性在於,那條視頻所展現的「歧視性」,以及視頻反映出的長久以來對於內地生的偏見,其實是大家早已習以為常甚至默許的。而「習以為常」的事情並不一定是正當的、合理的,故而我們希望通過這些文字同大家探討這些問題。

  • 關於「歧視」和不滿的對象

既然討論到了歧視,不妨先確定一下歧視的定義。這裏我們採用 Stroebe 和 Insko 在 1989 年文章中的定義:「任何剝奪個人或一個群體所希望的平等待遇的行為即是歧視。」 在這條影片裏,對於大陸學生的歧視表現在:僅僅基於高考生/大陸人這一標籤,將大陸學生區隔開來,用順從強權、小粉紅和書呆子的刻板印象進行諷刺和區別對待。

廣告

而整隻影片對於批判對象的混淆也讓人有些困惑。對於強權和不公的批判、對於學術自由收緊的憂慮和對于大陸學生群體的歧視言論混雜在一起,讓人一時摸不清想要批判的是甚麼。如果是對於招錄太多大陸學生、資源傾斜不滿,需明白招生決策的制定者是校方、是影響校方的政治或社會力量。將這樣的憤怒指向內地生群體並不能解決結構的資源分配不均,反而會讓本來能夠理解、想要溝通的大陸學生感到受傷和憤怒,從而更阻礙了交流和理解的可能。同理,用百萬獎學金吸引狀元作為宣傳策略,做出決定的是規則的制定者,而不是那個女生。女生自己沒有濫用權力、歪曲規則,她至多不過是規則的受益者。而這樣把她的形象公然放在視頻里進行諷刺,這種行為一定意義上已經構成了人身攻擊。

  • 對於內地生的刻板印象

當然,我們並沒有忽略一個事實,即上文所提及的這種基於地域的無差別歧視,本質上是與內地政權的性質聯繫在一起的。這一點亦在視頻中有所體現。譬如,內地生很容易被認為是「老大哥」的間諜,是強權與專制滲透香港的一種「工具」。在社會問題的表態上,內地生或被認為是激進狂熱的政權支持者,比如網絡上的「小粉紅」;或被認為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只被香港的金融地位與國際資源所吸引,單純追求生活的穩定,而對於社會上的種種不公義熟視無睹。但無論是那一種刻板印象,其實都是在默認:內地生群體是同質化的,他們的所思所想大同小異。仿佛一個人只要來自內地,無論他的成長背景如何,對於周遭的事物有著怎樣的思考,都無關緊要,外界只需要根據以上的刻板印象自動歸類就好。

我們看到過一些香港網民以「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合理化對於內地人的刻板印象與偏見。過往同香港朋友聊天的過程中,他們中的很多人也表示,是因為曾經聽到過一些內地學生發表很極端的言論,或是污衊香港人爭取自身權益的運動,再加之對於內地政府的不滿,導致他們對於內地人有一些偏見。我們也知道,這種給另一個群體「貼標籤」的行為不是單向的,一些內地學生亦將香港的示威者籠統地稱為「廢青」與「暴徒」。這種偏見產生的過程雖然不難理解,但是我們希望大家能意識到:把一個人或是幾個人的言行放大到一個群體是缺乏合理性的,僅僅因為個人經歷就給一群人貼上一些標籤是不理智的。在目前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知道要意識到這一點已經實屬不易,將這個意識付諸實踐自然更為困難。但是這個意識對於我們每個人,以及對於整個大學、社會都非常重要。

網上亦有言論說「沒有一個大陸人無辜」,言下之意是,每個中國人的沉默都在支撐著這個政權之下的各種不公義,都在縱容暴政的發生。不過,這樣的「政治原罪論」真的合理嗎?如果所謂的「政治原罪」是建立在中國人的沉默與縱容之上,那麼那些在互聯網上嘗試發聲甚至因此坐監的人呢?那些嘗試瞭解、嘗試溝通、嘗試做出一些改變的人呢?那些有追求公平之心卻因為信息不對稱而更難理解公民運動的人呢?更多地,將一群人「原罪化」這種行為的合理性也值得我們思考。在過往的極權體制下,亦有很多有良知的人,他們無法選擇自己出生在那裏,但他們依然可以選擇做甚麼以及不做甚麼。人不應該由於自己出生在某個政權統治的地域而獲罪,因為這並不是個人自主選擇的結果。我們也希望大家能理解,很多在港的內地生,他們不僅受到強權的壓迫,還時常被和強權混為一談,受到一般化的冒犯,如果偶爾發聲還可能面臨來自家人、朋友、熟人的不理解、指責甚至舉報。這些內地學生的發聲並不是為了得到肯定或感謝,亦不是為了融入某個群體,而是出於作為「人」的基本良知。

  • 關於尊重「人」本身,關於溝通

實際上,這一類的內地朋友也時常能夠得到本地朋友們的理解,但是現在我們亦不得不對這些「理解」產生疑問。這些理解與認可經常以「只要真正愛香港,大家都是香港人」這樣的話語呈現。這其中的善意是顯而易見的,使人心生疑問的只是,為甚麼我需要做「香港人」呢?在這種情形下,一個人受到尊重的原因究竟是他的立場與觀點,還是他作為一個「人」之所應得,已經變得模糊不清。我們想要強調的是,一個「人」始終不該是需要一些原因及特質才能夠得到尊重的,而是生而為人就理應得到尊重,亦應該去尊重別人。換一個角度看,當人們只願意認可與自己「同路」的人,或只接受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只關注自己想看到的東西,這不是一種開放與健康的心態,而此種心態恰恰與大家所追求的自由、民主之精神與目標背道而馳。

歧視言論、偏見和人身攻擊也許不是 CTV 製作這個影片最初的目的,但依然切實傷害到了內地生群體和這個女生,甚至造成了更多的憤怒和群體間的分裂,這一點觀察不同平台上的受眾反應(Youtube、Facebook、Wechat)就可以看出來。然而僅僅表示「無意冒犯」是不夠的。退一步來講,所謂的「無意冒犯」,所謂的「沒有想到」會冒犯到大陸群體,其背後依然是深深的偏見、隱藏的憤怒甚至一概而論的思維懶惰。如果溝通的氛圍更開放,如果大家有更多機會相互瞭解,也許影片製作團隊就不會持有對於大陸生的刻板印象;如果本地學生有更多和大陸學生深入接觸的機會,也許在發送這支影片的時候就會考慮到會不會有所冒犯,或許可以先向朋友尋求意見。因此這樣的「無意識」,是建立在長期的疏離、誤解和缺乏對話渠道的基礎之上的。

不僅在大學,在這樣撕裂的社會裏,不同觀點、人群間的溝通都是無比重要卻又極難達成的事。但我們始終相信溝通的力量,希望努力促進溝通來令多元的觀點和人群互相看見,並通過交流來化解偏見與矛盾,令對立的多方匯聚成一股力量來共同面對這社會真正的問題,這樣才能令社會取得真正的進步。實際上,人民中不同群體之間的矛盾與割裂亦正是強權最樂見的。人們的包容與開放,才恰恰是民主社會之榮光的最好證明。

最後我們再次強調,我們寫這些話的目的並非指責與抱怨,而是呼籲關注與討論。我們自認已經以冷靜且友善的態度嘗試與大家溝通,縱使今次事件的發酵以及它所喚起的我們對一直以來不夠愉快經歷的回憶已經令我們十分心痛、失落。如果我們的這一番話能多少讓大家關注到問題、理解到我們,我們已經十分滿足。如果大家有任何看法、批評,我們亦無比樂意繼續與大家溝通,只是若再有不以溝通為目的的指責與攻擊我們將不再瀏覽與回應。

謝謝。

(以上內容謹代表筆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內地生群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