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建制派壟斷的延任立法會今日(27 日)召開會期最後一次大會,內會主席、民建聯李慧琼提出「告別議案」,是立法會自 2008 年以來,首次可以辯論「告別議案」,議案在不記名表決下通過。

延任立法會最後一次會議 通過告別議案 08 年來首次

由建制派壟斷的延任立法會今日(27 日)召開會期最後一次大會,內會主席、民建聯李慧琼提出「告別議案」,是立法會自 2008 年以來,首次可以辯論「告別議案」,議案在不記名表決下通過;李慧琼發言時指,建制派在關鍵議題上都支持特區政府為大前題,令爭取民心工作有困難,可以說「有辱無榮」,她期望行政機關日後把握機會,與議會建立「有辱有榮」的執政聯盟關係;建制派班長廖長江則批評,有「非暴力」的反對派被「激進派」牽著走,最終走上「攬炒的不歸路」。

由建制派壟斷的延任立法會今日(27 日)召開會期最後一次大會,內會主席、民建聯李慧琼提出「告別議案」,是立法會自 2008 年以來,首次可以辯論「告別議案」,議案在不記名表決下通過。

告別議案由李慧琼動議,她表示「建設力量」在爭取民心時常有掣肘,市民覺得他們與政府是「命運共同體」,要為政策失誤負上責任,但民建聯不是執政黨,議席數目亦不佔多數,政府制訂政策時,議員只被諮詢,行會雖然有民建聯成員,但他們以個人身份參與,推行施政是按行政長官施政方針執行,建制派在關鍵議題上都支持政府為大前題,可以說「有辱無榮」,期望行政機關日後把握機會,與議會建立新的執政聯盟關係,行政立法不應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而是政府由政策醞釀至制定階段都讓議員有權有責。

廖長江則指,今日香港跨過「黑暴」,立法會回復秩序,今日告別的是往昔特區「不設防」,任由「反中亂港」分子進入議會的日子。他表示自己身為建制派召集人,與各陣營有更深入接觸,「眼見反對派原本較溫和,崇尚非暴力的同僚,都被激進派牽住鼻子走,愈走愈激,最終將政治凌駕民生、經濟,背棄尊嚴,走上攬炒的不歸路,令人唏噓。」

由建制派壟斷的延任立法會今日(27 日)召開會期最後一次大會,內會主席、民建聯李慧琼提出「告別議案」,是立法會自 2008 年以來,首次可以辯論「告別議案」,議案在不記名表決下通過。

工聯會陸頌雄:告別議會暴力、攬炒

民建聯的黃定光則表示指,有人進入立法會後「古靈精怪,層出不窮」,手段硬軟兼施,「拉布就軟,衝擊、扔水杯、爬枱就硬」,令議事「殿堂」亂過「亂世佳人」,但中央直接戍就香港亂局出手「平地一聲雷」,「這些魅魑魍魎全部一掃而空。」工聯會陸頌雄則指,今屆議會經歷「香港民主制度最黑暗時刻」,議會暴力抗爭升級,「特別去到 2019 年黑暴,港獨、外國勢力勾結,佢哋所做的暴行罄竹難書,注定會釘喺歷史恥辱柱。」他又表示,今日的告別議案,是告別議會暴力、混亂、無理拉布、攬炒,寄望下屆議會告別貧富懸殊、不作為和官僚主義等。

由建制派壟斷的延任立法會今日(27 日)召開會期最後一次大會,內會主席、民建聯李慧琼提出「告別議案」,是立法會自 2008 年以來,首次可以辯論「告別議案」,議案在不記名表決下通過。

體演文出界的馬逢國就表示,今屆立法初期經歷佔中一役後,自己在議員辦事處準備超過 100 公升水、10 多公升罐頭乾糧,以備不時之需,但後來 2019 年「暴亂」立法會被攻佔,「當時只要有一罐汽油、一個打火機,立法會就毁於一旦,後果不堪設想」。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