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派倡收回大律師公會發牌權 梁家傑:若大律師由政府發牌 香港將失國際信任

2021/4/7 — 19:48

大律師公會近日再捲入政治風眼,連日遭建制派及親中報章狙擊,主席夏博義更成為焦點攻擊對象。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主席、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及民建聯葛珮帆等人,提出若律師團體以講政治為主,政府可收回監管權,又質疑公會是否還有存在價值。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公民黨主席梁家傑今( 7 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若律師執業由政府發牌,將失去當事人、國際投資者對香港仲裁制度的信任以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致命傷害」,更會將令大律師不敢接政治敏感或與反修例運動有關的案件,「你敢唔敢接?你接完之後出年就冇牌。」

立場向大律師公會和夏博義查詢,尚待回覆。

梁家傑表示,有關建議變相令律師專業改由政府發牌,由「自律」變成「他律」。他強調,法律專業「自律」是一等一大事,「如果你搵一個律師,每年都係政府發牌,你會唔會信佢係會幫你打到盡?尤其政府或官方機構牽涉在內的官司,信任從何而來?」

廣告

他續指,「自律」的重要性,是行業根據專業守則、行事底線提供服務,而不是服侍政權,而業界自律是取信當事人、國際投資者不可動搖的基礎,若由政權發牌,難免令人懷疑大律師是服侍政權,「當人哋連喺香港搵一個信得過、唔會偏幫政府嘅律師都搵唔到,茲事體大喎…香港如何保留國際金融中心、國際仲裁樞紐的地位?」形容將會是「致命的傷害」。

「好多人為咗擦中央鞋而寧左莫右」 恐怕幫倒忙

廣告

對於張國鈞及葛珮帆的言論,梁家傑則指「好多人為咗擦中央嘅鞋而係寧左莫右,愈左就愈好」,又指若共產黨仍需要香港吸引外資,提出相關建議的人是「過咗頭、過猶不及」,恐怕「幫倒忙」。

蘇紹聰指律師不政治中立不應自我監管 梁家傑:對專業的侮辱

前律師會會長蘇紹聰今接受《頭條日報》訪問時指,律師團體理應是純專業團體應該政治中立,如果被政治團體控制就不再是政治中立,亦不應給予自我監管的權力。梁家傑對其說法感到極之詫異,又指何來證據證實有政治團體操控大律師公會,認為蘇紹聰不信任法律界同工,有獨立思考及批判能力、被政治團體擺佈,是對專業的侮辱,「若有關說法係來自張國鈞、葛珮帆,一些目不識丁(不懂法律)嘅人,佢有政治任務,寧左莫右,諗住擦鞋,喺今日嘅時空我都仲可以叫做明白。」相反蘇紹聰作為法律界一員,應深明法律界自律的重要性。

《立場》嘗試聯絡蘇紹聰求證有關說法,他回覆指他認為法律給予專業團體自我監管的權力,是基於相信團體會以專業角度監管自己的會員,若團體變成只用政治角度考慮及處理事情,包括團體監管,「當然這團體不適合再擁有自我監管的權力」。

政權最有力的板斧是令律師喪失專業資格

至於日後有關律師違反行為守則的投訴,可能亦會由官方機構處理,梁家傑指發牌者監管被發牌者的操守,「呢個咪大獲,有冇睇過王全璋點俾司法部除牌?」他認為政權最有力的板斧就是令律師喪失專業資格,「你冇得撈,有咩仲嚴重得過咁?」他又以早前代表 12 港人的內地律師盧思位、任全牛為例,他們均被司法部除牌。被問到若大律師公會被政府取締,會否導致大律師不敢再接,政治敏感或與反修例運動有關的案件,梁家傑反問「你敢唔敢接?你接完之後出年就冇牌。」

「一個理性的政府,應該係尊重專業」

對於黨媒近日不斷狙擊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是否只是政府取締公會的藉口,梁家傑指難以猜測,「如果係一個理性的政府,應該係尊重專業,無論係醫生袁國勇又好,夏博義都好,你係應該以理服人,唔係話你講啲嘢唔啱聽,我就要取締你、令你萬劫不服。」

大律師公會是香港大律師專業團體,在《社團條例》下註冊,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大律師如在香港執業,必須加入大律師公會成為會員、繳交會費、購買專業彌償保險,公會才會頒發執業證書;《條例》亦列明,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可在諮詢大律師公會主席及律師會會長後,委任符合資格的大律師為資深大律師;公會亦負責處理涉及大律師的投訴,若公會接到有關大律師違反「行為守則」之投訴,公會執委會會將投訴轉介紀律委員會跟進和研訊,若大律師裁定專業失當,大律師紀律審裁組有權頒佈紀律處分,包括罰款、暫時吊銷或正式取消執業資格,而向特首推薦法官任命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其中 7 人由特首委任,當中包括一名大律師,特首須就有關委任諮詢大律師公會,惟特首亦可委任無獲公會推薦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