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建制派倡收回發牌權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被指控是政治團體 百思不解

大律師公會近日再捲入政治風眼,連日遭建制派及親中報章狙擊,主席夏博義更成為焦點攻擊對象,建制派甚至提出若律師團體以講政治為主,政府可收回監管權;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今 ( 7 日) 以個人身分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強調,大律師公會一直都是按照憲章責任,就「逃犯條例」、「國安法」等法律問題發表意見,對於公會被指控為政治團體,「有啲百思不得其解」。她又指,大律師公會監管同業機制行之有效,公會形象公正獨立,反而若交由政府監管大律師「先係好大問題」。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公民黨主席梁家傑今亦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提到若律師執業由政府發牌,將失去當事人、國際投資者對香港仲裁制度的信任以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致命傷害」,更會將令大律師不敢接政治敏感或與反修例運動有關的案件,「你敢唔敢接?你接完之後出年就冇牌。」(見另稿)

葉巧琦:法律問題有政治元素,公會就唔可以講?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接受查詢時表示強調,公會未有機會就建制派及親中報章近日的指控開會討論,但她個人認為,大律師公會一直只是按公會憲章的規定,就法律問題發聲,例如「一地兩檢」、「逃犯條例」及「國安法」等議題,本身就是法律問題,「係咪議題有政治元素,公會就唔可以講?」並強調大律師公會絕非政治團體。

大律師公會監管機制恆之有效

至於有建議派議員促政府考慮收回大律師公會的監管權,葉巧琦指大部分實行普通法的地區,都與香港一樣由公會監管同業,有關做法與香港的醫委會亦相近,都是講求行業自律。她強調,大律師公會的監管機制行之有效,過程嚴謹且有公信力,不明白為何有聲音要求收回監管權。她指若交由政府監管,或會令大律師在處理案件時,因擔心政府會否發牌而有衝突,「咁先係好大問題」。

面對連串狙擊,葉巧琦坦言「點會無壓力?」但相信各人會繼續各司其職,大律師公會亦會繼續按照憲章規定捍衛法治。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