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派盲撐「逃犯條例」ㅤ不要低估選民的不滿

2019/5/17 — 16:19

【文:柏思】

政府的逃犯條例修訂,道理完全講不通,而且嚴重影響香港人在任何情況下都可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保障。如果建制派議員再撐政府強行通過,其實連「建制」和「議員」的稱號都不配。所謂「建制」,應是力守已建立的制度;這不單只包括自己的政治經濟利益,亦包括這些利益的基礎 — 自由的經濟、社會,和健全的法律制度。而「議員」就是議政代表,他們就算不肯代表社會的整體利益,最起碼都要代表自己的界別發聲。逃犯條例修訂令在內地有各種各樣往來的商界提心弔膽。如果建制派議員連為自己的界別有所爭取都做不到,他們那十萬一個月的人工,是白袋。

逃犯條例修訂,究竟要對付那位逃犯?是台灣殺人案的陳同佳?大家卻不見政府有去回應台方就案件協商的訴求,只見其自說自話去修例。而且要陳同佳坐監,香港要去到幾盡?判陳同佳偷竊罪成的法官就解釋過「公平審訊」的重要。就算陳同佳罪大惡極,法官也只能就其被指控的罪行判刑,因為不這樣做會奪去被告享有公平審訊的權利,傷害整個司法系統。同樣道理,政府如何修例,也無可能修到要犧牲港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享有公平審訊的權利,修到要傷害整個司法系統。

廣告

有說修例要對付的逃犯,是內地想要的、來港避風的涉貪或派系鬥爭失勢的前官員。如果是這樣,修例也無甚作用 — 這些逃犯,逃完可以再逃,大概不會坐在這裏等你移交。將這班大陸想要的人四散,到頭來又幫了甚麼忙?

所以修例最終只能對付的,會不會是無處可逃的市民?李家超在記者會問,那會有人想看到下一單陳同佳案,但他忘了,也沒有誰想看到下一單桂民海案。社會對內地司法制度的擔憂是實在的。當報章頭版報導逃犯條例修訂,多揭兩頁已經可以看到在內地爭取勞工權益的工人、學生、律師被捕的新聞。他們做了甚麼?基層勞工向資方爭取合理待遇,在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看來平常不過,在內地卻會有人被捕、被帶走、然後失聯。

廣告

港人怕不怕,心水最清的可能是電話詐騙集團。他們漁翁撒網,亂撥一通電話,扮內地公安,以接來電者已干犯內地法例作藉口要求匯款,竟處處得手。騙徒利用甚麼?不少港人在內地有工作、生意往來,他們有可能擔心自己干犯內地法律,更有可能擔心被「屈」,怕不合作會更麻煩,於是選擇向「公安」付錢了事。港人的驚,騙子都看通了,只是特區政府扮傻。

外國商人又何嘗唔驚。香港這個國際商業中心,是不少外商在大中華地區的總部。香港的人流、物流、資金流都比國內更快更廣,其中的重要支柱就是有國際水平的法律保障。逃犯條例修訂引起外商關注,因為條例削弱他們在港運作的法律保障,惹來被移交去沒有公平審訊的地方處理法律糾紛的恐懼。在祖國力推一帶一路、大灣區之際,如果建制真的在意香港「超級聯繫人」的角色,就要認真看待外商的憂慮。

香港人真的受夠了。大家天天背負着國際大都會的頂級樓價,但香港的國際都會素質,基本如在完善的法律體制下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卻要被破壞。建制派的議員若再盲撐政府,選民就要和他們算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