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立在浮沙上的爭拗

2019/6/29 — 9:35

毋庸置疑,反送中運動是回歸以來的最重大社會運動,當中必然有深層次矛盾需要解決。無論站在任何立場,港人都應正視這次運動。可是,在爭辯場合中我們見到只是意氣之爭,無助人們反思,尋找天機。

民族主義

是否愛國,是否認同民族主義,是藍絲的基礎,不少黃絲吃了死貓。隨著越來越多的港人擁有雙重國籍或宣誓入籍外國,民族主義應屬過時觀念。可是,事情並非如此,港人被民族主義所分化。反送中與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沒有直接關係,它的核心是中共的法治不堪入目。因而,從民族主義作起點了解送中運動是失之子羽。

廣告

個人經歷

每個人的政治立場很多時由個人閱歷所決定,但讀書之所以明理是因為它幫助我們超出個人經驗看問題。

廣告

在送中爭議中,我們發覺一些人的思想在多年來沒有進步,停留在學生年代的水平,這自然地與時代脫節,無法理解為何青年人普遍地反對送中。

以剪片取代自己的眼睛

在重大事件中,正反雙方各剪輯影片為己方宣傳,常常發生。在反送中運動中,黃藍兩方各指責對方的剪片不實,則有些可笑。

一個社會上的正常人應可以分辨出何為廣告,當我們需要購物時總要看些廣告,廣告的性質是為了行銷。因而,這些網上短片只能作參考而不能當作事實及事實的全部。

在支節上爭拗

遊行人數在某程度上是支節,畫面上的墟冚情況已說明了一切。遊行人數從來都難有客觀數據,我們只能與相近的活動作一比較。有些知識份子的群組也以一位辣妹反送中為例,大談為何不是,這些吸眼球的東西本是沒有意義的支節。

過份投入

是非價值有對與錯,但世事常常不以最完美的方式發展,我們不能抱著救世主心態求人求己。追求完美是一合理要求,但不應看成絕對要求,不要因社運而令自己心理不平衡。

以亳無根據作起點

在這裏舉一個例子以說明之,陳莊勤是我的學弟,我們在學校時曾共享一些快樂的時刻。

他由黃絲變成藍絲,寫了一篇名為「香港已死」的文章,為藍絲所廣傳。他的其中一個指責是個別行會成員不夠堅定,因為怕到不了美國探望子女而不敢在修例上企硬。

這明顯是些無法辯證的起點,因之,他的文章之後的論述便失去意義。

農場新聞

農場新聞如空氣中的細菌一樣無可避免,這本該屬常識。例如一則報導習近平的隨從全部遲到,只有他一人與日本政府開會,這明顯是農場新聞,但黃絲藍絲都不管其真偽,以此互片,則屬可笑。

結語

看來,香港必然成為示威之都,如何理解大批青年人參與反送中運動,是一重要課題。建制派將它的責任推在通識教育上,表示建制派沒有通識,沒有常理,當然地不是稱職的民意代表。

香港的大學教育已普及多年,它教育出來的知識精英似乎與維園阿伯不遑多讓,這點值得警惕。香港人終歸要為著港人利益,與大陸政權對壘,八九民運就是例子。在這場合裏,黃絲藍絲都會分久必合,匯聚一堂的。

我們只要據理力爭,不要坐在虛無飄渺的浮沙上,朋友之間的不同立場爭辯,不一定要傷和氣的,因為,道路始終要由年青人走和摸索的。

我給我輩的勸喻是:「關心而抽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