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二條風波】陳文敏批中央若扭曲條文 基本法名存實亡

2020/4/20 — 16:31

中聯辦被質疑干預香港事務,違反《基本法》22 條的爭議繼續發酵,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今早在電台節目指,中聯辦網頁早已清楚列明辦公室主要職能,其餘事務應由特區自行管理,而 22 條亦明顯用作規管中聯辦,否則中聯辦在法律上無任何制約,他形容,人大常委會一旦就事件釋法會影響深遠,觀乎中聯辦成立以來的模糊角色,他相信中央政府都未必希望藉釋法釐清。

陳文敏今日亦在報章撰文,表示法律的解釋應以客觀為基礎,不隨政權喜惡而改變。中央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已經由《基本法》清楚訂明,《基本法》亦授予特區高度自治。如果中央政府認為特首和官員處理失當,可以撤換他們;如果中央想收回下放的權力,亦可以透過修法解決,而非按政治需求隨便改變或扭曲法律,否則《基本法》也「徒具虛殼,名存實亡」。

指中聯辦若不受 22 條所限   即無法可管   

廣告

陳文敏今早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表示,《基本法》22 條當初的設立就是要說服香港人,香港在回歸後實現高度自治,除了國防、外交之外,其他事務就交由特區自行管理,中央各部門不會干預,因此不存在內部事務會被中央監督、規管的說法。陳文敏並指「如果唔係 22 條去規管(中央各部門),就冇其他嘢(規管他們)。」

陳文敏認為,中聯辦和港澳辦早前發表的言論到底是否屬於干預,本來可以在社會上討論,並且將爭論範圍局限在個別事件,「但你一將件事提升到基本法 22 條唔適用(中聯辦),問題就變到好大」,他形容中聯辦做法愚蠢,將問題愈搞愈大。

廣告

形容事件愈搞愈大   做法愚蠢

陳文敏又指,回顧後港澳辦的職能,包括貫徹執行「一國兩制」方針和中央對香港的政策規定,執行《基本法》,故此港澳辦比起中聯辦更加直接處理香港的事務,但現時中聯辦在港角色的工作已經超越其主要職能所需。

對於事件後續發展,陳文敏指中聯辦自成立以來都是角色含糊,期望它能夠「講完就算」,因為一旦人大常委會就事件釋法會影響深遠,「如果中聯辦屬於 22 條規管就容易處理,但如果不屬於,就需要清楚界定功能、程序、限制等。」他認為中央政府都未必想釐清,「講完就咁擺喺埋一邊可能仲好。」

港府三度聲明   證明干預指控

特區政府早前三度發稿,最終指出中聯辦是中央在港設立機構,但不是《基本法》22 條所指的「中央各部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陳文敏認為港府第一份聲明的說法是正確的,因為符合「按照基本法做事」的原則;第二份聲明刪除了「根據《基本法》第 22 條第二款」字眼,陳文敏認為政府也可能因應事件複雜而避談,勉強可以接受;但是第三份聲明的內容就令人感到「可悲」,因為內容已經跟隨中央方向,「跟我講就啱,唔需要理基本法」,令人認為中央干預的指控屬實。

撰文《明報》  批中聯辦言論矛盾

另外,陳文敏今日亦在《明報》撰文,重溫《基本法》22 條和中聯辦成立過程。陳文敏指,22 條第一款條文提及的是「中央各部門」,而不是中聯辦所講的「中央政府各部門,但有些部門除外」,已經相互衝突。中聯辦根據基本法第 22 條第 2 款在港設立辦事處,亦有特區政府的文件佐證,「若中聯辦不是根據第 22 條第 2 款設立辦事處,它的法律依據從何而來?甚至會否成為一個非法機構?」

陳文敏在文章又說,中聯辦是一個聯絡機構,而非實權機構,角色不是處理香港內部事務,「不知何時中聯辦的角色被提升為監督基本法在香港實施,並且可以直接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這會否越俎代庖,連港澳辦的工作也給它取締了?」他並說,如果中聯辦具備監督權力,「那是否意味中聯辦是凌駕特區政府之上的機構,可以隨時在香港指指點點,成為特區的統領部門?」陳文敏直指,中聯辦的解釋不符合基本法的目的和原意。

強調中央政府必須遵守《基本法》

陳文敏並且指,基本法對中央政府同樣有約束力,中央政府也必須守法。高度自治權是透過基本法賦予特區,由特區政府自行處理內部事務,如果官員做得不好,官員可以被中央撤換,就事件負責,「而不是你做得不好便由我來管」,這個才是現代管理中的權責關係。

同樣地,如果中央想約束高度自治,「要收回或限制這權力便必須先修改基本法」,「中央政府絕對可以將相關條文解釋為香港特區享有在中聯辦的監督下的高度自治,令中聯辦成為香港的最高權力機構,但這樣基本法便會面目全非,一國兩制也只會成為歷史的陳年舊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