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刀求一快

所謂:思規茂循。近期波叔忽然積極玩facebook,與思歪的套路相似度接近九成,引來一陣唔跑又跑的疑雲。日前,我原本打算去西環向游老師請教一下,豈料午飯過後,便傳出一個令我們所有老師心都實埋的一個消息,就是真正代表我們的的教協,在天朝官媒連翻寵幸,EDB 絕交的情況下,宣布光榮結業。我相信游老師與我同感悲嘆,所以我便由請教游老師,改為與他一同圍爐,以示人民不會忘記教協!

我還以為游老師會老淚縱橫,豈料我看他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地安坐家中,雙眼炯炯有神,一如老驥伏櫪的司馬懿看著我,說:你的路還長,快來坐。我大惑不解,教協被逼解散,游老師為何還會如此鎮定!游老師雖然一直不是教協會員,但他與華叔早於1995年區域市政局選舉時,在大埔認識。後來華叔還贈了游老師一幅墨寶,只因游老師多次搬家,不慎遺失。在游老師眼中,華叔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的典範。教協解散,游老師應該悲痛莫明才對呢!

就在我感到迷惘之際,游老師輕拍我的肩傍說:我心中的悲痛,實在是非筆墨可以形容。據我所掌握的資料,教協其實還未去到非解散不可的地步。但一來我們不是當事人,他們所承受的壓力,肯定並非我們所知。何況,成報的社評說得對,教協選擇「光榮結業」,最少可以保存華叔的金漆招牌。要知道,天朝很明顯不會讓教協活,但也不會讓他馬上掛的!

那就奇了!教協極速自我了斷,不就是天朝最想看到的結局嗎?游老師竟然說:天朝不會讓他馬上掛,此話何解呢?游老師繼續為我解釋:斬首有什麼駭人的地方,凌遲教協才會令所有老師心膽俱裂嘛!整治教育不就大功告成嗎?而且天朝急需於九月之後,製造一個合理敵人,教協那麼快就掛了!不就打亂了天朝的步署?

開明派曾力陳教協是「愛國」

凌遲教協與九月又有什麼關係呢?我越聽越糊塗,還是請游老師盡快為我解開迷津。原來天朝官媒借木加咀護短事件,提早發了難;當炮轟教協的消息傳出後,大部份已經軟弱無力的開明派人士,已經連夜上書,力陳教協是愛國的,也是有作用的陣地。可惜,開明派能夠發揮的作用,在去年黨安法通過之後,極其量只能讓偉哥盡孝。天朝用全面管子權治港,所有管道都幾乎是全面便秘!開明派收到的消息,往往是已決定的結果,沒有任何迴旋空間,也不用諮詢開明派任何意見。

而天朝對教協提早發難,除了人民不會忘記木加咀之外,天朝在選委會提名期開始之後,便發現出貓竟然攪到咁高分;接近大部份界別是出現,天朝式等額選舉。明顯所謂未來三場重要選舉,已經自我證實假到一個點。九月選舉之後,根本就已經大局已定,誰當突醜、誰當議員已經完全掌握在阿爺之手!

問題就來了!當全面管子了香港之後,良政善治談不上,但還有千千萬萬個丟人現眼的木加咀、何已完、屈大媽。天朝便需要一個碩大的目標作矛盾轉移,教協自然就是不二之選了!教協諸公師承華叔,當然了解阿爺是想他們最少在未來半年,成為可以不停被攻擊,最後伏屍於黨安法下的敵人,那才可以彰顯天威!教協既知結局同樣是死路一條,為何不引刀求一快呢?

何況,阿爺全面否定教協,不但反映他對香港、對教協一無所知,連教協的緩衝作用也同一時間一筆勾銷,看在真~香港人眼裡無不令人心寒。例如當官媒指控教協涉嫌宣揚港獨時。卻完全無了解過2014年雨傘運動,若不是教協動員老師,在政總外開設公民講堂,維持政總外的秩序,運動極有可能,無辦法和平落幕。又例如2019年反送中期間,教協是最早動員老師,請年青人不要參與暴力抗爭,勸他們:快回家!連最溫和的教協,最細膽的老師也倒下。日後的好戲便會上演!

教協倒了   不代表老師會參加教 X 會

什麼好戲呢?我聽得心癢癢!游老師續說,第一:教協倒了,不代表老師們會參加教X 會!相反,大家會把憤怒指向了 教 X會,反而會觸發教 X 會的退會潮,要知道教協與教 X 會有大概兩至三萬會員是重疊的,這批我們稱為沉默的福利會員,並非沒有政治立場,而是平時不表態。若這批福利會員,同時註銷教 X 會會籍,而教 X 會又在選委會有話語特權,變相教 X 會認受性只會會更低,而不是更高。何況教協現在的求助個案全數轉去教 X 會,以教 X 會的服務質素,只會有給大家好看哦!

同時,現在獻世派不停渲染下一站記協、下一站職工盟之類。美德呀!你有沒有發現記協、職工盟並沒有任何異動?我猛然一醒,好像是哦!游老師續說:大家現在不是害怕被官媒相中,而是在等待被官媒相中。你相中那一個機構,那一個機構就作好了一死以謝天下的準備,然後把所有問題留下來,全面管子就變對正苦的全面衝擊,係自己攞嚟衰。這是從東奧學回來的,向日本漫畫龍珠致敬:你要,咪比你囉,G爆吧!

所以,你看教協倒下,東廠馬上是指他們另有所謀,或是受到西域的高人指點;原因是倒得太快了!日削月割之後,香港政治陷入一種無菌狀態,阿爺就變成阿爺自己的敵人。因此,田飛龍馬上批評香港出現「選舉攬炒主義」,指反對派最終目標是煽動市民,對新選舉制度進行政治抵抗。實際上,反對派在黨安法下已經全面躺平,還送什麼頭呢?田飛龍司馬超之心,就是露了械,阿爺沒有敵人怎麼辦?

我又大惑不解了!阿爺不是希望香港清一色嗎?游老師大笑三聲,說:表面上,敵人革滅殆盡;實際上,仇恨卻一代又一代累積,今日教協的年青老師們,2047時,他們還不過是中年人!只要心在、人在;教協只是名相,善守善敗,你驚無仇報?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