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引《緊急法》訂《禁蒙面法》被判違憲 政府上訴部分得直 緊急法合憲 禁合法集會蒙面依然違憲

2020/4/9 — 15:58

高等法院原訟庭去年11月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及《禁止蒙面規例》違憲,頒令《禁蒙面法》無效,政府一方不服裁決提出上訴。上訴庭今裁定,政府引《緊急條例》「危害公安」情況訂立《禁蒙面法》 做法合憲,判上訴得直。至於《禁蒙面法》適用於不受申請人挑戰的非法集結情況,上訴庭同時裁定《禁蒙面法》有關未經批准集結的條文合憲,但針對合法公眾集會遊行則屬違憲。另外,《禁蒙面法》授予警方權力要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士除去蒙面物品的條文亦屬違憲,上訴庭指該權利過廣及不受限制,任意干擾基本權利,抵觸法律應提供恰當保障的理念。

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庭法官區慶祥,於判詞中裁定《緊急條例》沒有將訂立主題法例的一般立法權,賦予特首及行政會議,故沒有抵觸《基本法》,並指以香港回歸前法律於回歸後具有延續性的主旨作出裁定。上訴庭續指,回歸前立法局為香港立法機關,獲《英皇制誥》賦予獨立的一般立法權利,港督卻不然;回歸後立法會是獲《基本法》賦予獨有一般立法權力的機構,特首不具相關權利。而在普通法原則下,立法會可授權特首,根據賦權條例制定附屬法規,法庭亦可審視賦權條例是否合憲。故此,上訴庭裁定於《基本法》憲制框架下,立法會可以賦權條例,將立法權轉授於特首及行會,及制定緊急情況規例,相關規例亦必然屬於附屬法規。

特首及行會引緊急法制定規例必屬附屬法規

廣告

上訴庭又指,截至香港回歸為止,《緊急條例》是唯一的賦權法例,可見《基本法》草擬者當時顯然已預期,特首及行會可引用《緊急條例》,制定附屬法規,他們必然視《緊急條例》符合《基本法》,以確保《緊急條例》於回歸後被保留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而根據法律延續性主旨,亦強烈顯示《緊急條例》作為回歸後處理緊急及危害公安情況中不可或缺的方案,與憲法相符。如裁定該條例違憲,將出現重大的法律缺口,令特首於須制定緊急情況規例下被剝奪所需權利,以制定必要的緊急情況規例以作迅速及充分應對。上訴庭認為《緊急條例》賦予特首及行會的權利有限,且受到密切審視,只可於危害公安情況下引用,市民亦可就特首是否出現危害公安情況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故此,裁定《緊急條例》並無授權特首及行會「無約束及無限制」的權利,以致「無法為濫用或過度情況提供獨立保障」。

示威集會非絕對權利 大規模遊行示威演變成暴動

廣告

至於《禁止蒙面規例》,上訴庭指該規例對基本權利加以限制,裁決其是否符合相稱性標準時,要採納較為嚴格標準。而就《禁蒙面規例》第3 (1) (a),針對非法集結的條文,申請方也接納符合相稱性。第3 (1) (b) 則涉及身處未經批准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的情況,上訴庭亦裁定符合相稱性。另外,考慮到當局有權規管合法集結安全及和平進行,也有權解散遭暴力或擾亂秩序行為騎劫的聚集,故裁定《禁蒙面規例》並不可限制該規例第3 (1) (c) 及 (d) 下的合法集結或公眾遊行。

上訴庭強調,示威及集結權利並非絕對,於防止擾亂秩序及維持交通暢順下,可對公眾地方進行的和平集會自由作出限制,以保障他人權利,並裁定行使《公安條例》賦予的權利必須出於維持公眾安全及公共秩序,保障他人權利及自由。

上訴庭指出,很多大規模遊行和示威其後急劇惡化,演變成暴動,而當中大部分暴徒採取全黑裝束策略以逃避嚴重犯罪行爲的責任,可見未經批准集結變化無常,因而引起有關公共秩序的考量。有鑑於此,有關限制並不超乎爲達致正當目的所需,且不論是非法集結或未經批准集結,同樣需要阻遏人們通過佩戴蒙面物品,以妨礙《公安條例》,並強調警方發出停止及解散集會命令後,盡責守法的市民應聽從指示離開,而非逗留該處,因即使逗留者沒有進一步暴力行爲,亦會使惡化情況延續及可能升級至嚴重暴力衝突,但純粹旁觀或路過者則不可被視為身處集結。

禁蒙面法授警方有權要求除蒙面物 上訴庭:構成任意干擾基本權利

至於《禁蒙面規例》第5條,指警方如有合理理由相信,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辨識身份,警方有權要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士除去蒙面物品,否則可被視為犯罪,定罪後可判罰款及監禁半年。上訴庭認爲,根據《警隊條例》第54(1)(a)條及《公安條例》第49(1)條,警方已有權力命令一個人除去蒙面物品,表露其身分,而《禁蒙面規例》第5條所授予的權力則更為爲廣泛,包括暫時限制一個人的自由及干擾其私隱。上訴法庭認爲,警方現有法定權力已足以實現相關執法目標,故裁定並無理據支持給予警方《禁蒙面規例》第5條下的權力,裁定如此廣泛及不受限制的權力,構成任意干擾基本權利,抵觸法律應提供恰當保障的理念,故該條文不符合相稱性驗證標準,屬於違憲。

該宗司法覆核案件,申請人包括郭榮鏗、毛孟靜、陳志全等在內的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以及社民連梁國雄。答辯人為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和律政司司長。原訟庭於去年11月18日裁定,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以危害公共安全為由,作為立緊急規例的依據,是不符《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乃不合比例地限制集會、表達及私隱等權利,超乎為達致正當社會目的合理所需,裁定同屬違憲。

及後,律政司曾尋求上訴庭頒令條例暫時有效或暫緩執行違憲裁決,直至上訴有結果為止。惟上訴庭於去年12月裁定,暫緩令無助政府有效地應付社會局面,只要判決未被正式推翻,動用緊急法都很可能遭到司法覆核,而且政府亦沒表明有意在上訴期間再次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故拒絕再延長暫緩令。

案件編號:CACV541-3/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