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舉能是如何被「舉」出來的?

2020/3/26 — 12:05

張舉能法官

張舉能法官

林鄭月娥提名張舉能成為新任的終審法院大法官,不過不是立刻,而是到明年1月才開始。其實在去年 10 月 31 日當馬道立宣佈退休的時候,張舉能的名字已經出來了,他是其中一個頭號大熱。

候任 CJ 全面擁抱人大釋法權

還沒說他履歷之前,不如先說說他最招人非議的一宗判案件。就是在 2016 年的時候,梁頌恆和游蕙禎拒絕宣誓,成了一宗 DQ (取消資格) 案。DQ 案就上到高等法院,當時高等法院的法官說,不會用人大釋法去處理這一宗案件,因為香港內部的法律體系已經可以處理了。後來高等法院判梁游敗訴,梁游不服上訴,案件就去到張舉能那裡,張舉能也是判梁、游敗訴,但他在宣判時卻確立人才釋法有效,可以說他全面擁抱人大釋法。他說根據基本法人大有最終的釋法權。

廣告

張舉能的判詞在法律界引起很大的爭議。其實有一點點熟悉基本法都會知道,終審法院擁有終審法權,要不然它就不叫終審法院。但是人大的釋法權如何解釋呢?人大的釋法權只是當終審法院覺得自己不知道怎麼判的時候,才由終審法院提交給人大去釋法,這是第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是,案件的領域必須是外交或者中港關係事務,其他一切香港自治內部事務,終審法院有最終的審判權。

這解釋了當時為什麼高等法院覺得不需要人大釋法也可以判案:第一:梁、游宣誓案是香港的內部事務;第二:香港的法律體系有法律條文足以判案。但是張舉能偏要全面擁抱人大釋法權,差不多就是將整個香港的司法體系包括了自治的事務,都判為人大擁有釋法權。

廣告

再來講講張舉能的履歷雖,然剛剛說他是一個頂頭大熱門,但其實當時在業界曾出現另一個名字霍兆剛,他被稱之為「更似一個CJ」,CJ 就是 Chief Judge (首席法官)。先講張舉能,之後再介紹霍兆剛。

首名沒有「資深大律師」資格的 CJ

張舉能是一個「土炮」的律師,他在1983 和 84 年在香港大學完成了法學士學位以及法學專業證書,現在很多業界裡面的新晉律師都是這樣出身的,但是以張舉能的年紀,當時有很多讀法律是在英國讀的,像霍兆剛就是了,我們稱這樣的出身之為 Blue Blood (貴族血統),張舉能不是 Blue Blood。翌年就是 1985 年他就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他主打什麼呢?

是民事案。

他有 33 年的司法界經驗,其中有 15 年做執業大律師,但是做了 15 年的執業大律師,都未能獲得資深大律師的資格。怎麼資深大律師不是資深就行了嗎?真的不是!你在法律界的工作是要獲得行業認可才行的。就是說張舉能未能夠讓業界覺得他值得給他一個資深大律師的資格。

張舉能這次可以說是破了一個記錄,因為前兩任的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和馬道立,一個是御用大律師,另一個是資深大律師。那麼如果說在業界受尊重的程度,李國能和馬道立都是比張舉能高的。

他是什麼時候進去做司法機構的呢?是 2001 年 6 月,他進去的時候,擔任區域法院法官,但是在區域法院當法官,卻要處理高院的案件,也就是說不給你高院法官的頭銜,工作上又要你處理有關的案件,稱之為暫委高院法官,做了兩年,到了 2003 年,才正式當上高院法官。

所以可以說張舉能在司法界起步得不太好,到了 2008 年,張獲委派專門負責司法複核的案件。他先後在區院和高院做了 10 年法官,直到 2011 年,獲委任為高院的首席法官,這是轉捩點,高院的首席法官是什麼意思?差不多是香港司法體系的 NO.2 了,而且由於他做高院的最高法官,要處理一些行政事務,就是管理法官的事務。做了 7 年,直到去年的 10 月 25 日就更上一層樓,獲委任為終審法院的常任法官。

從這履歷看,張舉能頭開得不好,但是到了後來就平步青雲,也似乎是鋪路讓他去接任首席大法官之位。

司法界另有心水人選

剛剛我已經說了,有另一個人在業界裡面被稱之為「更似一個CJ」,他名叫霍兆剛。霍比張舉能少一歲,現年 57 歲,他是一位留洋學生,1984 年在倫敦大學學院取得法學士學位,翌年在中殿律師學院取得大律師資格。他在 1986 年回香港取得香港大律師的執業資格,之後開展他的私人律師業務,業務範圍包括商業法律和公法。到了 1999 年,霍就獲得資深大律師資格。

霍是什麼時候進入司法機構的呢?他比張舉能要遲很多,2010 年才加入,但是一做就做高院法官,翌年就升任上上訴庭法官,翌年就獲升為上訴庭法官。所以當時業界稱他為「白金升降機」,就是說他的仕途升得很快。再兩年後卻 2013 年 10 月 21 日,他就獲委任為終審法院的常任法官。

大家看到了嗎?霍兆剛比起張舉能更快更早成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

為什麼霍兆剛更似 CJ 呢?第一因為他在英國高等的法律學院畢業,就是所謂的 Blue Blood。第二個原因就是看你剛出道時是跟哪個師傅。第二個曾經被視為 CJ 大熱門的,不是馬道立,而是李國能的徒弟,曾經擔任過律政司司長的黃仁龍,你看到法律界其實很看重傳統與傳承的,你的師父是誰其實是很大影響的。

所以,這位張舉能,老實說,他能否壓倒場呢?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如果你說 CJ 是霍兆剛的話,我相信他壓場的能力就大很多了。

看到這裡,大家必然會有一個問題,這個張舉能是如何被「舉」出來的呢?是不是就是由林鄭月娥說了算呢?也不是這樣的!

其實全香港有兩位法官是要由「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出來的。是哪兩位呢?一位就是 CJ,另一位就是高等法院的最高法官,所以其實張舉能是被推薦過一次的。

根據「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法例」,這個委員會由九名成員組成,當然主席是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來當,律政司司長是當然委員,其餘七名成員就由特首委任。委任也有規限的,一定要有兩名法官、大律師及律師各一名,另外三名與法律執業無關的人士。

委員會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推選出兩名法官。根據法例,人名提出來後,大家就要表決,表決要採取絕大多數制 (Supermajority),也沒任何人擁有否決權。

現在我們來看看,這個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有哪些人呢?剛才講了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是當然主席,律政司司長大家也知道是誰了,我也不想提她的名字。另外還有張舉能,張舉能本身在委員會裡面,我相信他是要避嫌的。另外還有一位法官叫做朱芬齡,我也上網搜過這個人,沒有什麼資料,也沒有處理過很大爭議性的案例,另外一位大家也很熟悉了,就是戴啟思資深大律師。三位非法律界人士有當過消委會主席及小童群益會總幹事的陳黃穗,另一位是廖柏偉教授,還有蘇紹聰博士。蘇是前任香港律師會會長,他最為法律界詬病的地方是他任香港律師會會長時竟接任全國政協委員,這也挺破戒的,他用他的行為似乎在政治上已經歸了邊。還有一位叫做馮婉眉,她是銀行家,曾任香港銀行工會主席。

這九名委員推薦出來之後,還沒有成事,要交上去立法會通過才可以。但現在香港畸形的政制之下,大家都知道一定會通過的。

其實這樣一個推薦制度,在某個程度上,民主國家也是採用的,譬如說美國,美國的首席大法官,也是由總統提名的,委任之前要經參議院通過。參議院和總統都是民主選舉產生的。首席大法官一旦被委任之後,就是終身制了,為的是希望他不受政治黨派的影響,沒有人可以開除他了,所以他就可以按法律行事。

美國這個制度保障了三權分立,由參議院要通過,由行政部門委任,司法獨立是怎麼得回來的呢?就是由終身委任制得來的。但是香港的特首不是人民選出來的立法會裡面有一半的功能組別議員不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這個推薦首席大法官的制度看上去好像跟西方國家很相似,其實真的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呀!

現在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要推薦任何人,你可以說也真的是特首說了算的,也就是中共說了算,這是一個政治現實。

My Patreon page:https://www.patreon.com/TsuisTalk

My Facebook Page:https://m.facebook.com/TsuisChannel/

My YouTube 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user/TsuisCritiqu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