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達明︰不要盲撐警隊

2015/1/26 — 19:13

六年監警會成員生涯,張達明退下了,記得一個小故事。

有一次,監警會成員「巡區」,其實就是到各大警區差館,與警員交流,帶隊的監管處處長鄧厚江對前線警員說了一番話。

鄧厚江問在場警員︰這裡有誰出勤時開過槍?

廣告

張達明說,香港警察沒多少人開過槍,鄧厚江當差三十多年也無開過槍。當時鄧厚江對警員解釋︰為何我們不用多開槍? 是因為市民若有冤屈,對警隊不滿,市民覺得投訴有門,有投訴機制,可以還他一個公道,市民不需走向另一個極端。但如果警員覺得這個投訴機制不好,覺得監警會「吓吓監住你」,若投訴機制有一天崩潰,讓人覺得係用來保住警察,做不到公道公正,人們不服氣,就不會投訴,就只會去報章閙你,用激進手法……

張達明說,監警會成員這公職,是他「最吃力,最花時間」的公職,試過一星期開四天會,有些投訴個案,要開足一日會處理。

廣告

那天的whatsapp

佔領運動期間,常在旺角與金鐘街頭,碰上張達明的身影,憂心衷衷的他,以個人身分,在人群邊緣觀察。監管會不安排實地視察,他自己去。

訪問裡聽到最多的,是「擔心」二字。

因為監警會的工作,他也是一些警隊Whatsapp群組的成員,雨傘運動期間,部分前線警員情緒繃緊,與示威者關係緊張,更令張達明擔心的,是一些高級警官的態度︰

「問題不是停留於一些低級的前線警員,我甚至看到一些whatsapp訊息,來自一些警司級的警員,似乎都在表達負面情緒,甚至表示若我在場,我打得仲勁,當然我明白他情緒很大,但我覺得不能在警隊內部,覺得無問題咁散播出來。」

「高層有責任去疏導情緒,更應勸同僚不能敵視所有示威者……當你的上級也激動,甚至表達一些敵視示威者的言論,你好易令下面的警員覺得無問題,班示威者係咁衰啦,這樣會影響專業判斷。」

張達明的「擔心」,還有最近的「預約拘捕」,明顯違背新修改的守則。

拘捕手法走回頭路

佔領運動的組織者與參與者,最近紛紛遭警方「預約拘捕」,我也有問題︰大費周張「預約拘捕」,卻原來未夠料落案,上庭資料未準備好,證據東併西湊,拘捕完,不落案,又要人保釋;卻又發現,就算涉事者不肯保釋,警察也要放你走,警方究竟搞邊科?

「有關拘捕的必要性這課題,我一做監警會,已帶出這問題,同他們傾。」張達明說,拘捕不拘捕,何時拘捕,是一大學問。

說來話長。

例如,監警會過往處理過一些較輕微的投訴,大廈業主委員會很多爭拗,互相指摘,一個委員話你恐嚇我,一個委員說你撕掉告示,刑事毀壞;這些都屬單方面指控,無證無據,有些前線警員接報到場,兩人一齊拘捕,結果雙方都嬲,話有無搞錯,咁都拉人……

結果,去年年初,警隊願意修改內部守則,清楚講明甚麼情況下才有必要拘捕,甚麼情況可以不需拘捕,繼續調查。「從最近發生的預約拘捕事件,好明顯,根本違背了去年的守則。」

張達明說,「預約」本身,是正面的︰「好過你失驚無神上門,但預約不代表要拘捕,預約只代表你邀請人協助調查,那個人肯出現,警察可以警誡他,落口供,然後講聲唔該晒,放他走,這就符合守則,無必要拘捕那人,因為你又不是落案,你又知道他地址,你拘捕完又不落案又要釋放他,為何要拘捕?」

另一問題是,為何要求保釋?

張達明認為,佔領運動被捕人士,既未落案檢控,亦無潛逃意圖,警方亦掌握聯絡他們的方法,根本不需要他保釋,現時警方要求他們保釋但遭「踢保」,次次成功,有兩大問題︰「第一,好似警隊跪低咗,個人夠惡,不肯保釋,你就要跪低放佢走。第二,不公平,那些順民會接受保釋條件,每個月回來報到一次,那天不能做其他事,因為要回警署報到,否則就違反保釋條件,這樣做是錯的。」

我問︰一哥早前講過佔領運動要兩三個月內「查辦」,所以要做嘢?現時「預約拘捕」,未完成調查都要做啲嘢先?

張達明︰「好多警員有誤解,他覺得要拘捕個人,才可以警誡他,這是錯的。廉政公署執得很正,他們不會隨便拘捕一個人,他們會請人協助調查、警誡他,但不會隨便拘捕。」

後佔領的監警會

「監警會」,全名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所謂「獨立」,是由行政長官委任成員,有多「獨立」,大家可以自行想像。所謂「處理投訴」,其實是監察警方如何去處理投訴;投訴由投訴警察課處理及調查,監警會有權索取文件,監督調查、要求重新調查,但沒有主動調查權,絕大部分情況亦不會與當事人見面,故常被譏為「無牙老虎」。

張達明說,監警會有其作用,例如翻查文件,可以了解調查進度,有無人刻意拖延,亦能見到行動指引,例如李克強訪港的「黑影卡手」事件,也是監警會翻查行動指引,見到有高層指令要「避免令總理難堪」的字眼,而揭發警方的問題。張達明認為,監警會若能增大權力,或可仿傚英國做法,監警會有權直接調查一些公眾關注的重要案件,其他常規投訴則繼續由警隊內部先調查。不過,監警會的調查權,需要大量資源配合,涉事警務人員可能有緘默權,未必易查;反而由投訴警察課調查,警員因內部規定,一定要答話。

雨傘運動衍生大量投訴,為數不少針對警隊高層,張達明擔心,現行投訴機制未必能處理,亦未必令市民信服︰

「投訴機制是這樣的,一定找一個高一級官階的人去調查低一級那位,即是說如果被投訴的人是警司,要找一個高級警司。」即是說,機制內,無人能查一哥︰「無可能找到一個官階高過一哥的人去查,就算是一哥低一級的,也很難找,現行機制未面對過這考驗。」

雨傘運動後,投訴警察的數量史無前例地多,警民對立史無前例地強,各大巨頭,亦史無前例地撐,張達明擔心,現行投訴機制能否公平公正,讓公眾信納,將面對很大考驗。張達明請警隊與政府高層,不要盲撐警隊︰

「因為我相信,香港市民想要優秀警隊,不是要一支永不犯錯的警隊,我們希望一支專業的警隊,有錯可以肯認,有錯可以改,以後不犯重複錯誤。」

「看到這個反思嗎?」

「希望有。」

張達明的六年任期,去年12月31日屆滿。

近日在另一場合,我訪問了新獲委任的一位監警會副主席,他是新人,對新職似乎甚為陌生,他號稱獨立,但人人把他歸類建制派。身為副主席,他說,會盡快學習。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