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24 - 10:37

強國外交的仇外奇觀

外交部駐港公署那篇痛罵外國記者會 (FCC) 的聲明,可歸類為奇觀。

「打着新闻自由幌子」、「说三道四」、「急不可耐跳出来」、「唯恐香港不乱」、「用心险恶」、「包庇纵容黑暴」、「停止蓄意制造、挑动事端」「停止以任何借口插手香港事务」,這些字眼,都算時常聽聞,不算太有新意;感嘆號方面,四段文字用了兩個,特別是最後一句以感嘆號作結,略顯感情澎湃。

奇觀奇在,請留意外交部駐港公署「急不可耐跳出来」發聲明的來龍去脈。

廣告

警方修改《警察通例》重新定義眼中的傳媒,收緊傳媒採訪,發信通知各傳媒組織,外國記者會是其中之一。警方是直接寫信給 FCC 主席通知新規定,即警方重新定義「傳媒代表」,只包括「國際認可及知名傳媒」。FCC 在事件中本來就是重要持份者,他們出於禮節、也事關重大,即時回應,表達不同意見,這樣做在外交部眼中就是「急不可耐跳出来」,一封回覆,就是「唯恐香港不乱」。

一個「外國記者會」,代表一眾外國記者,回應警方新政策,他們是受影響的一群。在外交部眼中,就是「打着新闻自由幌子」、「说三道四」。

FCC 說了什麼?他們關注新定義只認「國際認可及知名傳媒」,現場警察如何辨識?全球新媒體很多,英語世界外的媒體,警察能辨認是否「知名」嗎?有很多媒體在自己國家外認知度不高,警察如何分辨?然後 FCC 又解釋,現時很多外國駐港媒體都聘用自由身記者,他們以後在香港採訪就有困難。

自由無分國籍,唇亡齒寒的道理,誰都知道。在新聞自由議題上,全世界記者都會聯合起來,外國記者會當然不會只關心自己的採訪權利,也關注本地很多網媒校媒的採訪權利,關心香港作為自由都市的未來,也是應有之義,理所當然。

外國記者會只是為自己「維權」,外交部指他們「谋求法外特权」。

外國記者會為同業發聲,外交部指他們「插手香港事务」。

一談到「新聞自由」,就是「打着新闻自由幌子」。

「聲明」言辭狠辣,突顯內心脆弱,一篇老外的聲明都可以把你的國家安全危害掉。

一個「國際都會」,視國際友人為世仇,視普世價值為死敵,就是這時代的大國「外交」。

如果大家還未讀澳洲廣播公司前駐華分部社長在北京的遭訓斥恐嚇,並受官員要脅會「依法拘留」其 14 歲女兒的故事,請快讀一讀,那位孫女士,應該是外交部的典型與常態了。

外國記者會被列為非法組織,俱樂部古蹟將被政府收回,似乎都不是天方夜譚。

外國記者,可以說是執筆的外國使節,一個聲明,就讓全世界看到真面目。

強國官員一直不忿氣,為何我經濟實力強橫、為何我大國霸氣崛起、都贏不到國際友人的尊重?

不明白的話,就拿起外交部駐港公署的聲明,照照鏡。

何止一國兩制崩陷,文化大革命的焦土氣味都聞到了。

【惡法日誌.六十七】

 

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記住曾經的自由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