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8/1 - 14:23

強推選舉延期ㅤ係因為中共搞香港人唔掂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日(7 月 31 日)記招上,林鄭口口聲聲指選舉延期有國際先例,屬偷換概念:林鄭提及英國、澳洲,兩地均是由民選議會通過延期、或議會通過授權行政機關延期。由行政機關動用《緊急法》強行插手立法機關事務,甚至改變法定任期,只有威權政府才做得出,亦顯示立法機關任行政機關魚肉,完全淪為附庸。

操控選舉週期,打壓反對黨派、阻礙公民社會動員,原是威權政府的慣用伎倆。新加坡、哈薩克就曾提前選舉一年多,令反對黨來不及防範、組織、動員,被殺個措手不及。

今年五月發表的一份學術研究 [1],審視 280 個威權政體由 1946 至 2007 年上千次選舉,發現一個威權政體下的選舉愈規律,該威權政體的變革機會率就愈高;選舉規律地舉行,更有利反抗陣營吸收經驗去組織,熟習對抗執政黨的選舉策略;定時定候、有期可依的選舉,亦更方便民間政治能量聚焦、動員。

廣告

研究者亦提出另一個假設:威權政權維持選舉週期穩定,其實意味著它對自己打壓異見的手段極有信心,亦即異見者的組織動員,對其毫無威脅;政權出手打亂選舉週期,有可能是政權脆弱、經不起異見者有組織挑戰的訊號。

港共今次強行將選舉延期,印證了這個假設。路人皆見,疫情只是借口,實情是政府明知在疫情因政府防疫措施大亂而失控,民怨沸騰下,建制必輸,必須行「拖字訣」;中共目前在南海、印度等戰場上處處受敵,面對香港問題,亦唯有以時間換取空間。

此時擱置選舉,是要為建制派爭取重整、翻身的時間,同時等待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度減淡;與此同時,政府恐怕會在此「空窗期」,透過建制佔大多數的舊屆議會修例立法,為「萬年國會」鋪路。

香港政府話一年後仍會有選舉,你信唔信?

議會戰線 — 如果還有選舉 — 只是與威權博弈的工具,已是不爭事實。無論一年後是何光景,大規模 DQ 加上選舉延期,已徹底將香港立法機關選舉的最後一點正當性摧毀。

 

[1] Nygård, H. M. (2020). Timing matters: The impact of regularity of election cycles on autocratic stability.Electoral Studies, 66, 102167.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