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彭定康足令港官京官愧死

2020/6/14 — 13:16

Credit: Hong Kong Watch 截圖

Credit: Hong Kong Watch 截圖

《紅鬚綠眼更真心》
末代總督念故人,此間風月總牽心。
五年治港留典範,一任平生續前塵。
常似令威歸華表,不隨野鶴逐閒雲。
此情切切非一霎,斯民當感雨露殷。

過去差不多兩個月,每天寫的文章都是批評那些政府高官、建制人物及政權的歪謬。所寫的打油詩都是挖苦他們的所作所為。這些題材似乎是永遠沒完沒了,有時甚至要作出取捨,要決定這一天要放過誰。但今天真的想改一改態度,要知道感恩!

末代港督彭定康留港只有五年,可以說是為香港的管治風格留下了不少典範。他推動的政改雖然被北京推翻,但他的處事方式及推動政策的方法,已經成為了香港公共行政的慣例,也是今天很多香港人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合理期望。例如在每年的施政報告發表前要作出廣泛的諮詢及聆聽不同政黨及團體的意見。施政報告發表之後又要在各個媒體及各種公開資訊平台向香港人作出交代,要回答市民的質疑,要與香港人對話,要面對市民的批評。

廣告

今天很多人視這些為理所當然,但在彭定康之前,這方面的工作只是可有可無,事實是歷任港督都沒有積極去推動。但自彭定康之後,這些做法已經成為香港領導人的指定動作。主權移交之後這 23 年,歷任特首都必須硬着頭皮,就算不見真誠,也要做戲做全套。其他例如要每個部門都制定約章,要作出服務承諾,要官員面對市民,這些全部都是彭督來港之後才推出的新猶或強化的做法!

他作為末代港督,面對的是殖民地政府的權威因九七臨近而逐步消退,但他的作風卻能令港英殖民地政府保持着基本的尊嚴,不會因為是夕陽政府而失去市民的信任與尊重。就算面對京官不時對他無理的謾駡,近乎人身攻擊的侮辱,他始終能夠保持着風度,令撤退中的港英政府直至最後一刻都能維持著一個相當不錯的民望。

廣告

我這樣說,必定又會招來一些人批評是戀殖了。其實我一直都是支持民主回歸及反殖民主義的那一代人。但到了今天,我不能不承認,由 80 年代初到九七年之間,香港社會都是在進步,政府越來越問責,香港人的自由空間越來越闊,人權保障越來越完善,議會選舉也越來越開放,政體走向較公平,立法局的運作有規有矩,公共行政也在不斷進步,官員做什麼都要顧存賣相,警隊在九七年時更被稱譽為亞洲第一。到了今天這些又變成怎樣,大家都有眼睇!

如果把主權移交之後這 23 年與九七之前的 23 年來作個比較,九七之後這 23 年,簡直可以說是嚴重倒退,最近這一年就更是跳躍式的倒退!那些在北京的外交部發言人,還夠膽不知廉恥厚着臉皮說假話!簡直是無恥之極!看看民調的結果及趨勢,當知這種倒退在香港人的心中及觀感中是多麼深刻,不是京港兩地官員不知羞恥地不斷說謊就可以掩飾!

上世紀 70 年代之後的歷任港督,有哪一位不是令香港人懷念的?麥理浩、尤德、衛奕信、彭定康,在他們當政的期間及特區成立之後這23年,仍然能夠在香港人心目中維持崇高的聲譽及正面的形象。相對而言,說是代表港人治港的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到今天的林鄭月娥,有那一位在任之時及落任之後都不是灰頭土臉,都不是成為了香港人的公敵?

今天看到新聞,知道彭定康會更積極參與 Hong Kong Watch 的工作,心中確是感到十分感激。從那段錄影片段可見,彭定康畢竟已經年紀老大,面容更是愈見蒼老。他任滿離開香港已經23年,也已經從其他崗位退下,已經 76 歲的他其實可以選擇作閒雲野鶴,好好享受他的退休生活,過一個從容的晚年。他完全可以選擇這樣做,他沒有義務再為香港人做什麼。就算他對香港發生的所有事不聞不問,也沒有人有權可以怪他。但他選擇繼續關心香港,似乎是毫無個人利益地關心香港。令人慨嘆的是反為有一些香港人,活到了80幾歲,還要做政權的奴才及打手!

這 23 年,有那一次香港出問題的時候,彭定康不會站出來,從香港人的利益立場來發言,甚至批評英國政府不負責任。對於財大氣粗的中共政權,他也從來不會怯於那些京官的戰鬥語言、山賊的姿態、及指點江山式的惡形惡相!看看那段片,回想一下過去幾年彭定康為港人說話,代表港人向英國爭取權益時,他一臉表現出來的憂戚與真誠(這就當只是程度問題吧),為什麼總不能在香港那些官員及領導人中見到?為什麼京官也好,港官也好,都只能顕得虛偽到那麼令人倒胃口?

與其批評香港人不支持北京,不如撫心自問,也好好反省思考一下,為什麼有這麼多香港人不認同中國人身份?為何有不少人甚至連國旗國歌都抗拒?為何接受特區政府改革了的教育,在升國旗唱國歌氣氛下長大的年輕人會如此絕望?與其劃下一道紅線又一條紅線,一個禁區又另一個禁區,什麼都說自己有管治權,倒不如思考一下為什麼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會做得如此趕客!

日日說自己對這個有管治權,對那個又有監督權,甚至講埋對教育有管治權,對廁所又有管治權,對堆填區又有管治權又如何?真實的結果就是政權的權威越來越下墮,已經變成再無「權威」可言,剩下的就只是不斷「僭建的權力」及暴力。現在就連香港人去邊度食早餐都要管、公務員在工作之餘表達政見也說不許,甚至荒謬到連人們行為的「骨子裏」有什麼意念都想管(這是這一天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談到公務員參與公投時的說法)。知不知道有幾羞家?作為香港人看在眼裏,只覺這樣的官員是多麼可恥可笑!

為什麼連一個殖民地官員,一個末代港督,一個已經離開香港23年的人,都可以得到遠比今天在廟堂之上的那些官員更大的尊敬?為什麼從來沒有一個退任特首或現任特首可以贏得香港人最起碼的尊重?為什麼京官港官都只能贏得市民強烈批評與鄙視?只要不繼續欺騙自己,答案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