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待坐冤獄眾籌五十萬 楊博文懇請各方支援

2020/9/9 — 8:25

被判囚 9 周、被解僱的小學體育教師楊博文
圖片來源:楊博文Facebook

被判囚 9 周、被解僱的小學體育教師楊博文
圖片來源:楊博文Facebook

編按:楊博文周四(10 日)凌晨在社交網站發文,提到眾籌 50 萬的數額已達標,認為必須即時停止接收「各路友好的善款」。他指帖文引起巨大的迴響,是他始料不及的,「感謝大家都抱打不平並願助我一臂之力渡過難關。」

楊博文又提到,社會上一直存在不同的聲音,部分人士不停對他構成騷擾,「有的更揚言會對我和家人不利。我想強調:清者自清,我心坦蕩蕩,一片向明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詳見報道

【文:楊博文】

古六月飛霜,天地和應;今劈雷不斷,為誰而鳴?— 待坐冤獄眾籌五十萬 楊博文懇請各方支援

廣告

各位關心我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前」小學體育教師楊博文。相信如果各位有留意新聞,都知道係去年11月11日,我被指「在上水雞嶺迴旋處慢駛,遭警方截查時襲警」。今年6月12日被判罪成時,法官大人指出「警員口供不一,證明沒有夾口供,所以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而且懷疑我精神有問題,還押入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等候精神健康報告。合眾人之力,我最終於6月18日獲高等法院批准保釋外出,等待判刑期間每一天都要到警署報到,到昨天 9 月 8 日正式判刑 —入獄九星期。現我已申請上訴,祈求法律最能還我一個公道。

原先在 2019 年 11 月 11 日被捕的那個星期,我會代表香港到菲律賓參加國際沙灘排球比賽,但因為被捕時身體有多處受傷,需要入院治療,因此被逼退賽。在此,我謹對所有支持我的球迷、培養我成長的教練、一直無怨無悔同我一齊打天下的拍擋說聲:「對不起」或許 2018 年那次,已是最後一次打亞運,無端面臨牢獄之災的我,前路茫茫,不敢談什麼代表香港出賽亞運、奧運的夢想⋯⋯

廣告

從那天被捕到候判,這段日子真不易過⋯⋯其實,我在七月已被學校即時解僱,當時辦學團體已明確表示,無論我上訴成功與否,都不會改變解僱我的决定。失業,成了無法改變的事實。

各路友好都在這大半年以來給予我大量的安慰和鼓勵,你我或許素未謀面,但我確實感受到大家支持住我的力量,令我更有勇氣面對眼前一切的不公與不義。

一直以來,我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要入獄,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家中年老的雙親。由細到大,他們供書教學養大我,照顧可謂無微不至,此時此刻,我一入獄,將有一段時間無法侍奉在側 — 照顧兩老,每天為爸爸注射胰島素、照顧他起居飲食和充當「開心果」的角色,陪伴着媽媽,讓她穩定情緒;我不幸的遭遇已為他們帶來巨大的打擊和困擾,長遠而言,我亦無法說服他們「我呢個一家之柱可以捱得住,撐起成頭家」。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我唔鐘意出街,好「摺」,平日花費主要在練習和外出比賽,其餘就留給家用。但如今沒有收入,每分每毫更要好好儲起來給爸爸媽媽當生活費和醫藥費。

我亦知道雙親一直都為我夢想成真 —可以成為一個老師而感到驕傲。每當跟人提及「我個仔係老師嚟㗎」時,兩眼總會瞇成一條線、笑容好燦爛,神情自豪。以往的九月,我總是很期待上課;但今年九月,我必須先為父母打點日後的生活。

很多朋友都在我出事後建議我在網上發動眾籌,相信港人一定會盡力幫我,但我之前一直都唔想咁做。但現在,由於被解僱後收入歸零,我只能靠積蓄過活。作為家中唯一的收入來源,現時家中財政狀況已相當窘迫。在現時疫情衝擊香港經濟,整體失業率高企下,我仍努力地找尋工作。幸而,得一位朋友伸出援手,間中能在其工程公司擔任一些兼職勞動工作,可惜賺取的工資未能應付日常家庭開支和。雖然有團體主動提出緊急的財政支援,但資金有限,我亦深明長貧難顧。

因我仍有案件在身,將會面對入獄、保釋、上訴等等…… 再經歷一連串漫長的審訊過程。此刻,我為了安頓父母的生活,別無他法,請容我在網上向各方提出眾籌,為大家籌措 50 萬元。

我向大家保證,眾籌得來的資金只會用作父母醫療開支和生活費,若有剩餘部分將用作幫助基層學生的體育發展。

渣打戶口: 405-8-780551-1(Yeung Pok Man)
中銀戶口:012-590-1-062385-7(Yeung Pok Man)
轉數快:60568916

我都好擔心都被銀行凍結帳戶⋯⋯為避免嫌疑,請大家利用戶口過數,避免使用現金存入的方式。(如身邊好友想直接比現金,請入信封同寫個名,以便紀錄。)

各路好友,大恩大德,無以為報。

最後,路難行,亦需行,感謝各方同行。

一息尚存,希望不滅,我會勇敢行落去,積極面對人生。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