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改選 開明派候選人:政治非律師會工作 不擔心被削權

香港律師會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周年大會,11 名參選人爭奪 5 個要改選的理事席位,被視為「開明派( liberal camp )」的候選人白樂德 ( Denis Brock ) 和韋恒理 ( Henry Wheare ) ,分別在訪問中均指「政治」並非律師會的工作,對於前會長蘇紹聰提出,若律師會變成政治組織,應收回自我監管權,二人認為這些說法,僅因今次選舉而被提出,又認為現行制度行之有效,不擔心會被削權,韋恒理更形容所謂「削權」是一種威嚇,想令人噤聲。

參選律師會理事的韋恒理 ( Henry Wheare )表示,強調政治並非律師會的工作,律師會不應發表政治性的聲明。

專長知識產權法和競爭法領域的韋恒理 ( Henry Wheare ),現為亞洲專利代理人協會香港分會副主席,過往曾參與律師會有關知識產權的委員會。他今次參選律師會理事,被外界現為「開明派」一員。

他接受訪問時表示,生活不能避免政治,自己亦難免有個人政治取向。但他強調政治並非律師會的工作,律師會不應發表政治性的聲明,「發表政治言論只能代表到某部份人的看法,律師會並非發表個人意見的平台。」他又指,律師會過往會就政府條例草案提供意見,斟酌一下字眼,只是深入探討法例的內容,「若果有人也認為這是政治,我不能阻止。但這不是(政治),只是確保政府的立法工作準確無誤。」

至於蘇紹聰提出,律師會一旦成為「政治機構」,就應收回自我監管權,韋恒理認為似是有人引導此議題,令傳媒更關注今次選舉。他覺得律師會的自我監管權未受威脅,現時監管制度行之有效,想不到政府為何會沒收這權力。他補充,英國等地的確由獨立機構負責,他對此議題持開放態度,會聽取不同意見,對錯誤的論點亦會據理力爭,但認為不應因政治原因而改變現有做法,又質疑收回律師會自我監管權力的說法,似乎成為一種威嚇,目的是令人不敢再發言,否則會有後果,「就如香港現時社會般,報紙、律師、會計師、教師、政治人物,任何人似要慎言。」

至於《國安法》在港實施逾一年,他稱明白社會對此法持不同意見,世界不同地方亦有訂立國家安全的法例。他認為,香港法院如何審議國安法案件,比法律本身更重要,而他認為,法院現時仍按照香港法律原則審理《國安法》案件。

爭取連任的白樂德稱,自己並非任何陣營一員,也不是政治人,只希望可以代表律師這個專業界別。


在今次理事改選中爭取連任的白樂德( Denis Brock ),則擅長處理商業訴訟和仲裁事務。他受訪時亦稱自己並非任何陣營一員,也不是政治人,只希望可以代表律師這個專業界別,「但如果 liberal view,是解作支持民權、人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市場經濟,那大部份人都不會反對,但這不是政治上"liberal"。」

他指自己於 2000 年已擔任律師會理事,律師會是做實務工作,如就草擬法案向政府提供意見,或派員參與律師操守問題的跟進工作,若今次成功連任,他希望可推動改善現時晉身律師的考試制度,並增加年輕律師的工作機會。

白樂德認為,有關失去自我監管權的說法,只在選舉期間才突然出現。他認為政府收回自我監管權做法不適合香港,亦相信政府無意收回監管權。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表明支持將《反外國制裁法》在港實施,白樂德不評論是好是壞,但稱即使中國內地已實施有關法案,也不見得有嚇怕國際投資銀行等外國投資者。

至於《國安法》,白樂德指制度具體改變是法庭審訊或不設陪審團,但舉例英國的北愛爾蘭過往審訊亦曾不設陪審團,所以他對此亦感到理解。惟他相信,若特區政府若能按《基本法》第 23 條自行立法,有關法律可更融入到香港法律制度。

今次律師會改選共有11人參選,競逐 5 個理事席位。競逐連任的黃巧欣,為鄉事派元朗區議員沈豪傑的太太,過往選舉亦獲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推薦。她今次出選則伙拍陳國豪、傅嘉綿、袁凱英和岑君毅,組成「建制派」5人名單。

同樣競逐連任的羅彰南和白樂德,則與馬秀雯和韋恆理被形容為「開明派」。另外兩名候選人黎蒑和唐瑋綸則較低調。外界關注今次改選兩大派系人數分佈能否左右律師會,包括隨後舉行的會長選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