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律政司鄭若驊

    律政司倡其部門非大狀 可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陳文敏質疑離任後是否仍保資深大狀頭銜

    大律師公會周二(8 日)向成員發信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計劃修改《法律執業者條例》,准許在律政司工作的律政人員,合資格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Senior Counsel),希望爭取大律師公會支持修例。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表示,大律師與事務律師的工作受制於不同專業守則,若有關建議獲通過,需釐清相關人士離開律政司時,他的身份是大律師還是律師。若其頭銜是資深大律師,但沒有大律師資格,在高等法院並沒有發言權。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則支持修例,形容是「彌補以前對律政司的不公」。

    香港採用「專業分流」模式 大律師與事務律師負責不同範疇

    香港承襲英國的傳統司法制度,採用「專業分流」模式,分為「事務律師」和「大律師」兩個分流,大律師主要負責「打官司」及以書面提供法律意見,必須經事務律師轉介聘用;事務律師則負責訴訟文件及上庭前後期工作,其出庭發言權有所限制。而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目前事務律師不可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陳文敏:離職後仍為「資深大律師」?

    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認為,若有關建議獲通過,容許事務律師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需考慮被任命為「資深大律師」的事務律師,若有天離開律政司的話,其身份究竟是大律師還是律師。他解釋,如頭銜仍是「資深大律師」,但沒有大律師資格,則沒有高等法院的發言權。

    陳文敏又指,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的工作,受制於不同的專業守則,例如大律師必須由律師轉聘,這一系列的問題均要處理。

    熊運信:律政司人員一向有「另外一套」

    律師會前會長熊運信曾於 2015 年,提倡事務律師應合資格成為資深大律師。他向《立場》表示,律政司的事務律師以往也可轉為大律師,再成為資深大律師,認為此做法「一早就有」,修例改變不大。熊運信又形容,律政司的律政人員一向有「另外一套」,不與私人執業的律師一樣完全受《法律執業者條例》的上庭限制所限,故不會令「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界線變得模糊。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亦支持修例建議,形容是「彌補以前對律政司的不公」。他指,律政司內部有非大律師公會會員的政府律師,本來已具備資深大律師的經驗和質素,但無奈因不在大律師公會會員名冊內,而無法成為資深大律師,故會方理解律政司的難處,同意律政司的修例建議。

    大律師:律政司似有特權、不跟規矩

    大律師蘇俊文則認為,不需成為「大律師」便可成為「資深大律師」,當中邏輯奇怪。他舉例指,律政司以往曾有事務律師轉為大律師僅一年,便獲任命為資深大律師,已看似有特別優待。他質疑,若律政司的律政人員,有資格成為資深大律師,私人執業的律師卻要花時間轉行為大律師,會衍生公平問題,看似律政司為了方便而修例,「規矩唔方便,就改規矩」。

    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亦指,事務律師和大律師互相「轉行」本來很常見。他認為,律政司似是為了「慳時間」,讓本身為事務律師、已有刑事訴訟經驗的律政人員,無需再花費 3 個月至半年時間離開律政司「跟師傅」,再申請成為大律師公會成員,才能有資格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令律政司的人手更充裕。

    但他認為,「本來又唔係無途徑去做」,亦質疑律政司是否只是希望跳過大律師公會批准申請的程序,為削弱大律師公會職能開了先例。

    香港現時有約 1500 名執業大律師,其中 105 人為資深大律師,均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其中 47 歲、現為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的林穎茜,去年取得大律師資格,今年 5 月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對於外界批評她一年便「升仙」,林穎茜早前回應,表示自己任職多年政府律師及檢控官,相信首席法官會知道她是否適合出任資深大律師。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