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得啖笑的「新香港人」政黨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二十三)

2020/12/19 — 23:29

由三個海歸派牽頭成立的紫荊黨,潛伏多月,近日趨高調,惹來各方揣測。《蘋果日報》調查發現,八間名稱以「紫荊」為首的新公司,與該黨「前後腳」成立,董事報住地址赫然都是中聯辦及其關聯公司名下物業,更使人對這個「新香港人」政黨增添政治遐想。

時事評論員程翔日前撰文,認為紫荊黨屬於「嫡系」,是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帶有政黨性質、公開的親中共「群眾組織」,借鑑國共內戰時期接管全國政權的部署,用來全面接管香港的政權機構和大小組織,取代本地傳統建制力量。耐人尋味的是,建制派並不覺得紫荊黨構成威脅。葉國謙直言,民建聯本身都有全國人大常委、人大代表,意謂講到靠山,講到「直達天庭」的本事,該黨毫不輸蝕。究竟土共是大難臨頭還死剩把口,抑或真的不把紫荊黨放在眼內呢?

紫荊黨主席李山,早前接受中聯辦《紫荊》網訪問,特別提到自己與前總理朱鎔基有師徒關係。由此觀之,這個新生政黨的靠山和人脈,很可能來自中國的財金系統和架構。《蘋果》曾順藤摸瓜,查到李山和國家開發銀行關係密切,背後離不開國開行前董事長、非習近平派系的紅二代人物 — 陳元。至於紫荊黨三個發起人還有沒有其他強而有力的聯繫,暫時無法得知。

廣告

不過,中國問題專家孔誥烽教授便認為,論根正苗紅,紫荊黨比不上被視為太子黨在香港的組織 —「華菁會」。這帶出一個問題:就算中央要在港扶植自己的直系勢力,用來直接和全面管轄這個城市,我們也無法立刻得出紫荊黨是所謂「嫡系」的結論,還需更多有力證據,排除其他可能性 — 例如真正的「嫡系」是還未現身的第三勢力。何況,在變動不居的新常態下,中共要幫現時的建制派大重組、大換血,安插大量心腹於各個重要位置,阻力也不會很大,那到底有何需要捨易取難,由零開始去另起爐灶?中共甚至可以有兩手準備,用不用荊人取代土共,便視乎建制派這班練精學懶慣的扯線公仔生唔生性,能否及時改過自新,配合新時代的戰略需要呢。

紫荊黨橫空出世,亮相一刻,規格亦未免太低,看不到有甚麼大人物替其站台,至今為止,路演的味道很濃。要知道中國官場最講究身分地位,排場須與其品位相匹配,在現階段來說,這幫海歸派的政治實力到底有幾強,仍屬疑問。前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何安達便在專欄分析,紫荊黨成立至今,仍未有秘書處作總部,遑論地區支部。李山甚至不是由董建華牽頭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的共同發起人,現有黨員僅二十多人,質疑如何招攬二十五萬黨員。「紫荊人涉足金融、樓宇投資,深諳槓桿之道」,實際投入有限,但宣傳效益巨大。

廣告

不過,紫荊黨的政經實力和能量,並非最得啖笑的地方。筆者早前也分析過,就算它不是藍籌,是殼股,一旦給中共看中,全力注入「業務」,亦可山雞變鳳凰。這存在很多變數,現階段要觀望。紫荊人最得啖笑的,其實是其政綱,特別是經濟政策方面。

李山上月曾在清華大學演講,題為「香港治理問題探討」。這篇「建黨宣言」,除了甚麼改行「兩院制」這些虛話,最實在有兩點:一,以「全民眾籌」融資推動大嶼山填海,二,大舉公營房屋改革,將香港公屋由「出租變出售」。無錯,也就是香港政府的「國師」王于漸和雷鼎鳴等芝加哥學派學者一直鼓吹的做法。換言之,紫荊黨的套路根本和團結香港基金一樣,都是把香港的房屋和土地問題變成金融和資產問題,無視地理學者伍美琴教授等的專家意見 — 伍教授本人便說過很多次,香港不缺土地,缺的是策略規劃。

紫荊黨也好,王于漸等人也好,所推銷的一套,都跟聯合國近年大力提倡的居住權 — 不等於人人要置業 — 背道而馳。筆者在〈從聯合國的角度看香港問題〉一文中就分析過,把公共資產私有化這種 financialisation of housing 的方向,只會為經濟民生帶來災難。就算紫荊黨認為聯合國的《適足生活水準權所含適當住屋權以及在這方面不受歧視的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的報告》未夠分量,那最少也該聽聽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訓示: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你說,玩財技搞融資去填海,有違中央重視保育的政策方向,並替特區在當前險惡的國際形勢中,埋下巨大的財務負擔和風險,到底算不算邪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