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五大訴求反思體制內外問題

2020/3/3 — 12:59

1. 選舉制度不公平問題 

好多聲音都指出進佔功能組別係玩一個先天唔公平嘅遊戲,中咗中共計,合理化成個立法會選舉,不利爭取真雙普選嘅進程,呢個論點係反對者最強嘅中心思想。

但係同功能組別一樣,立法會地區直選都係中共設計嘅不公平遊戲:反對派挾六成嘅民意,喺比例代表制下,大概只能得 21 席,即係議會嘅三成。六成民意換嚟三成議席,呢個唔係更不公平嘅選舉咩?如果秉持同一信念同原則,點解唔持住同一個理由去全面杯葛參加地區直選?無論係資源分配、耗費人力物力,地區直選每一席都比功能組別貴好多,更加應該杯葛。單純因為功能組別選舉設計不公,淨係去攻佔地方直選,亦即係泛民喺呢廿幾年嚟做嘅嘢,其實係站不住腳。

廣告

2. 體制內抗爭無出路問題   

另一股反對聲音,就係積極參與選舉、喺中共港共嘅體制下抗爭,係永遠都無出路,只會緣木求魚,原地踏步。呢個論述其實正確,如果終極目標係要改變基本法框架下「一國兩制」嘅憲制基礎,立法會過半與否都只能夠係過程嘅一步,而絕非終點。

廣告

問題係,反對功能組別者有無認清乜嘢係體制內,乜嘢先係體制外嘅抗爭?就「五大訴求」嚟講,撤銷暴動定義係靠香港嘅行政長官撤銷;撤回所有抗爭者嘅檢控,係靠行政機關下嘅律政司撤控,或者行政長官引用基本法賦予嘅特赦權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暴係依據香港法例下「調查委員會條例」,由行政長官委任大法官成立;落實真雙普選,亦都只有林奠可以解散現時立法會,只有人大常委會可以改變 831 決定實施真雙普選。

說穿了,五大訴求,無一個唔係建基於一國兩制之下嘅體制,亦都走唔出基本法嘅框架;就算五大訴求一一落實,香港亦走唔出基本法第一條「香港係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嘅框框。咁一邊高舉五大訴求,一邊指唔應該喺體制內抗爭嘅人,係咪自相矛盾?

五大訴求之所以能夠成為抗爭者嘅最大共識,係因為佢係體制內容許嘅最大叫價。若果能夠一一落實,就差不多等同真民主。亦都係因為五大訴求無逾越到基本法嘅框架,可以堂而皇之咁寫落去競選政綱。由此至終,大部份香港嘅抗爭都未走出基本法體制下嘅框框。

3. 體制外翻天覆地有無可能?

如果要走出「基本法」嘅框框,首先要香港人全民覺醒,放棄體制內嘅「五大訴求」,爭取更積極嘅獨立或建國,需要好強嘅抗爭意志。撫心問句,呢條路線係香港成為顯學未?係咪民意主流?大部份嘅香港人係咪跟得上?大部份人有無魚死網破嘅覺醒?

當醫護只係罷工一個禮拜,市民大眾已經有怨言,醫護驚無咗份工,驚秋後算帳,連返少日工都唔敢,最後草草收場,又何來揭竿起義嘅勇氣?繳稅係最直接資助港共軍政府嘅行為,現時有無人敢冒住被檢控嘅危險抗稅?之前嘅抗爭運動都只係「一蚊一蚊」咁交,但係從來無人敢倡議更直接嘅抗爭行動,因為大部份人仲喺個體制內迴旋緊。

另一個前提係國際社會嘅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搞咗幾十年,流血衝突比香港多好多,政治檢控無日無之,加泰人早已形成共識,但係從來上唔到國際議題,一直都未能成功獨立於西班牙。而現時國際上,歐美多國基於自身利益,一致嘅聲音係促請中共履行「中英聯合聲明」承諾,嚴格遵守「一國兩制」在港落實民主自治。唔係講佢哋嘅立場唔會隨住時間、政治環境而改變,但係就現時呢一刻嘅局勢而言,國際間未成熟到支持香港獨立。除非係局勢上有重大質變,先有導火線去促使西方各國根本性地改變立場。

4. 搬龍門問題 

另外一個經常提出嘅爭議係中共最叻搬龍門,就算立法會偷襲成功過半都好,都可以透過 DQ、落閘,甚至解散立法會,唔任命行政長官,甚至修改基本法,做咁多嘢都係得個吉。

如果立法會真係過半,為保管治權,中共好有可會反枱、搬龍門。不過,如果跟足佢哋定嘅遊戲規則玩,輸咗仲要搬龍門,呢個決定對於中共係有成本、有後果。對於香港,會將淺藍或淺黃仲相信制度、法治嘅香港人推向極端,對制度徹底絕望,大大提高抗爭意志;對外,俾西方各國一個藉口同切入點去介入香港事務,或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甚或贊成根本性改變體制。兩者都係對香港嘅抗爭運動有利,其影響比一屆立法會過半嘅後果更嚴重更深遠。

事實上,只有中共先有能力去摧毁基本法同一國兩制;一百萬、二百萬人上街都撼動唔到香港基本法憲制地位,只有中共倒行逆施嘅行為先可以自揭「一國兩制」呢塊遮醜布,令香港人同全世界面對中共嘅直接管治,嗰陣先係真正嘅轉捩點。 

再講多次,進佔功能組別係一個手段,唔係終點,係考量現時政治環境各因素下成本最低、利益最大嘅一著。中共喺內外交煎嘅時候,最希望香港局勢可以穩定落嚟;相反,若果立法會過半,就迫使中共不能不面對香港政局嘅改變,從而改變策略,增加管治成本。同時進佔功能組別與體制外嘅抗爭並無排他性,相反係相輔相成,互為表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