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內會之亂看中共治港嘅顧慮制肘

2020/5/9 — 18:12

昨日(5 月 9 日)立法會內會之亂,以數十黑手套保安包圍李慧琼,以軍事政變式奪權,夾硬主持新一任內會告終,盡顯制度暴力之醜陋。不過呢次內會之亂,其實係繼去年 7.1 立法會被佔領、紫荊徽章被塗污後,最漂亮同赤裸裸嘅一幕,至少無平時行禮如儀嘅官員答問環節咁虛偽嘔心。從正面啲睇,今次處理手法嘅前後矛盾同不協調,正好睇到中共治港嘅顧慮同制肘,可以給予啟示,未來議會抗爭嘅路應該點走。

點解會由 DQ、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變咗搵余若海拎意見?

首先,點解梁君彥要以立法會主席嘅名義向外「諮詢」外界資深大律師意見,去確立李慧琼仲有內會主席嘅權力去處理除選舉主席外嘅其他事務?呢個做法其實非常牽強,點解余若海嘅意見就係 standard,理由都唔駛俾就可以全盤接受?但係同樣係資深大律師嘅陳文敏、戴啟思嘅觀點就唔駛理?幾時余若海做咗律政司、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人大常委會,有一錘定音嘅資格?幾時立法會秘書處同保安聽命於余若海嘅法律意見?如果有一日余若海嘅意見係梁君彥無資格當主席,班保安係咪會抬佢離開主席台,離開會議廳?

廣告

再者呢個做法完全唔配合兩辦同林奠定落嚟嘅路線同調子。兩辦多次發聲明,言之鑿鑿咁話要追究郭榮鏗「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要佢承擔刑責,鄭若驊、PK 鄧早已絕對服從,點解唔拉郭榮鏗?開內會前扣留佢 48 小時再唔俾保釋,自然主持唔到內會選舉,點解唔做?唔係又講郭榮鏗違反誓言,要 DQ 佢嘅議員資格咩?政府入禀法院戰無不勝,點解唔一勞永逸,取消佢嘅議員資格?再徹底啲,既然立法會都係橡皮圖章,點解唔直接廢除立法會,直接取消《基本法》,將全國性法律直接喺香港實施,都係中共說了算嘅事,點解要兜咁大個圈,不惜出現咁肉酸嘅場面選擇用呢個方法去奪得內會主席一職呢?

重奪內會本身嘅計劃應該係咁:第一步透過兩辦、林奠、建制派三方面全力施壓,配合輿論話佢哋搞亂香港,影響民生,繼而以 DQ 要脅,以泛民一嚇就縮、劣跡斑斑嘅前科,壓力之下就會自動投降,放軟手腳唔再拉布,兵不血刃咁推李慧琼續任內會主席。點知經歷咗 19 年反送中運動,攬炒民意堅定,泛民被逼上梁山,半步不能退,所以郭榮鏗不惜被 DQ 都要死守內會主持。呢一個「靠嚇」嘅算盤打唔響,但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一場內會選舉竟牽引出 22 條憲制危機,港共官員震盪,宜家嚟縮沙就顯得夏寶龍、駱惠寧太過窩囊,換句話講,今次咁拙劣嘅處理方法其實係「逼」出嚟無辦法之中嘅辦法,目的就係將引起嘅震盪減到最低之下清除內會障礙。

廣告

中共港共言論前後矛盾,言行不一致,唯一原因就係佢哋研判粗暴拘捕、DQ 郭榮鏗所帶嚟嘅震盪比起喺內會出現保安奪權一幕更大。由此我哋就可以就知道中共港共目前嘅底線同制肘:

  1. 到目前為止,中共港共對所謂嘅「法律程序」仲有丁點嘅顧忌。
  2. 香港嘅司法系統雖然未能彰顯公義,但係仲未如律政司、警隊咁俾中共完全掌控,至今仍然係中共眼中仲係一塊絆腳石。
  3. 立法會呢塊橡皮圖章仲有一定嘅利用價值。

因為香港現有嘅體制對中共仲有不可被取代嘅價值,所以未係迫不得已嘅時候,呢套體制仲未可以打破。再進一步係佢哋嘅角度出發,對於中共,宜家香港嘅價值喺邊?香港嘅制度價值喺邊?而香港嘅立法會價值又喺邊?

迫使中共走上袁世凱嘅末路

當年袁世凱解散國會,打壓二次革命,孫中山再次流亡海外,行總統終身制,獨掌大權後,都要重新委任議員重組國會,就係因為中華民國表面上仍然係民主共和國家,仲需要呢塊遮醜布喺國際社會迴旋。如果袁世凱當時行人止步,甘心以大總統之名,行獨裁之實,未必會有後來眾叛親離,不得善終之果。但係佢選擇進一步稱帝,由「共和」走回「專制」,呢一層最後嘅遮醜布自行揭穿,便變得再無迴旋空間,各國紛紛不承認洪憲帝制,各省都督宣布獨立,最終百日後袁世凱被迫宣佈取消帝制,鬱鬱而終。

國體「共和」與「專制」之分,就如同中共眼中「一國一制」與「一國兩制」之別。汲取袁世凱嘅教訓,對於中共最有利嘅狀態就係對外掛「一國兩制」之名;對內行全面統治之實。一旦中共喺香港實施 de facto「一國一制」,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永遠失去香港之時,呢個亦都應該係「攬炒」嘅終極目標。

中共最希望嘅就係行禮如儀,一切如常,咁佢哋達到全面管治香港嘅成本就越低,繼續向外吹噓「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運作良好,喺《基本法》之下保障港人嘅人權、自由、法治等核心價值,喺無實際證據之下,西方各國亦難以插手,無從置喙。過去三十年泛民小罵大幫忙,因循守舊姿態反而造就暴政嘅民主騙局,中共最想嘅就係多幾個梁耀忠做立會花瓶,而唔係多幾個郭榮鏗同佢作戰到底。

一國一制係中共最大嘅夢魘

相反香港人企得越硬,中共港共要達到佢嘅目標嘅成本就會越高,向「一國一制」越推越近,過程中對香港制度嘅傷害就越大;一旦香港制度完全崩潰,外資嘅信任、香港嘅洗錢角色、國際金融中心嘅集資窗口,將會化為污有,所以上年講咗咁多次都無解放軍出動全面接管香港。

積極參與議會選舉,投入 35+ 嘅目標,目的唔係天真地寄望係呢個先天不公義嘅遊戲入面取得控制權、話語權,相反係要透過積極去投入呢個不公義嘅制度去合法地取得人民嘅授權,進而彰顯制度嘅不公義,迫使中共推翻自己嘅承諾,廣泛 DQ 當選人,破壞選舉制度,製造口實證明「一國兩制」名存實亡。相反全面杯葛立法會選舉正正就係中共夢寐以求嘅結果,因為要付出嘅成本代價最低,維持現狀不費功夫。

宜家香港人同中共之間就好似賭緊一場 showhand,對賭緊邊個先 backoff 邊個先「冚牌」投降,中共用盡文攻武嚇,都係想「大走」香港人,自願跪低投降,繼續乖乖地做一部提款機。中共玩嘅手段就係要挑起香港人虛怯、怕事、犬儒嘅本性,用獅子撲兔之勢要港人認命,服膺於「中共太強大,永遠都鬥唔贏」嘅假象,繼而失去抗爭意志。「不認命,不服輸」係唯一可以破局嘅態度,呢盤 showhand 一定要跟到尾,「冚牌」唔去就呢世都無得翻身。要麼給我真正嘅自由民主,要麼就大家一齊攬住行一國一制嘅路,各安天命,玉石俱焚。要光復香港,需要嘅係「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嘅氣概,「寧化飛灰,不作浮塵」嘅覺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