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劉家棟案看社工的天職

2021/2/28 — 13:53

圖片素材來源: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圖片素材來源: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劉家棟定罪上訴失敗,如今身陷囹圄,罪名是「阻撓執行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誠然,這罪名是針對在現場發生的事,但如果將整個判罪的結果,放到當下社會工作的政治脈絡中,更具重要含意。

首先,我們需了解什麼是社工、以及在香港實踐的社工價值和原則。根據國際社會工作者聯會和國際社會工作教育聯盟在 2014 年通過的全球社會工作定義 :

作為一個以實踐為本的專業及學術領域,社會工作促進社會變革和發展、社會凝聚和人民的充權及解放。社會公義、人權、集體責任和尊重差異等原則是社會工作的核心。基於社會工作、社會科學、人文和本土知識的理論,社會工作以聯繫個人和組織去應對生活的挑戰和推動人類的福祉。

廣告

另外,香港的社工註冊局亦清楚列明社工的基本價值觀及信念

第 1 條:社工的首要使命為協助有需要的人士及致力處理社會問題。

第 4 條: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

第 5 條:社工相信任何社會都應為其公民謀取最大的福祉。

廣告

在原則與實務方面,與專業有關的專業責任:

第 37 條:社工從事其專業工作時,應持著誠實、誠信及盡責的態度。

與社會有關的,更直接指向社工在社會倡導及面向社會的責任:

第 49 條:當政府、社團或機構的政策、程序或活動導致或構成任何人士陷入困境及痛苦,又或是妨礙困境及痛苦的解除時,社工認同有需要喚起決策者或公眾人士對這些情況的關注。

第 50 條:社工認同有需要倡導修訂政策及法律,以改善有關的社會情況,促進社會的公義及褔祉。社工亦認同有需要致力推動社會福利政策的實施。社工不可運用個人的知識、技能或經驗助長不公平的政策或不人道的活動。

第 51 條:社工認同有需要致力防止及消除歧視,令社會資源分配更為合理,務使所有人士有均等機會獲取所需的資源和服務。

第 52 條:社工認同有需要推動大眾尊重社會的不同文化。

第 53 條:社工認同有需要鼓勵社會大眾在知情的情況下參與制訂和改善社會政策和制度。

問題來了,如果社工衷心地持守上述原則,並認真地身體力行出來,根據最近的政治形勢,我們很大可能會被認為阻礙了政權的工作或施政。如同是次判罪,我們為當權者(或執法者)帶來不便,「根本性地打擊」政權當前的任務,使政府的政策不能「長驅直進」,因為「堅持等同阻撓」。政權認受性的完整特別重要,我們的責任破壞了、打亂了、拖慢了她的「陣勢」,妨礙了政權處理困局的方法 — 隨便根據自己的判斷喜好,進行全面管治。

當她界定何謂「嚴峻的實況」,政權的穩定性壓倒一切。即使社工無可選擇(社工守護公義是天職),被迫節節後退(邊退邊鞠躬),表現克制(沒有叫口號,手持一張社工註冊證),只要出現在當權者眼中不當的位置,仍被視為嚴重罪犯,即使我們所作的實質影響不算很大。因此,威權統治迫使社工處於兩難:一是犯罪,一是違背社工的天職。

當然,政權會說,社工執行職務時,絕不能違法。可是,目前的制度給予執政者、執法者,特殊而不受民主監管的權力、武力、彈性,社工、草根市民與當權者的權力及資源本已懸殊,於今猶甚 — 只要我們發聲,就構成了施政「障礙」。如此一來,社工的存在及使命,本身便已是罪。

最後,判罪的說話其實非常吻合目前的處境,只需要轉過主體:

「社工的反應、行動合符比例,毫不過份,要求社工消音、消失,等同要求社工背棄職責,放棄群眾,只跟隨政府政策,完全不合理。政權目睹群情洶湧,又明顯是成年人,應該要明白社工的職責,我們肯定它自知阻礙社工的決定是荒謬的,既不應該,枉論有必要。」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