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功能組別選舉ㅤ看教育專業的時代責任

2020/5/8 — 18:52

香港教育同行陣線製圖

香港教育同行陣線製圖

【文:顧莉(香港教育同行陣線會員、中學教師)】

民主陣營應否投放資源到立法會選舉,或進攻功能組別,一度引發了極大的社會討論。深明現存制度確有無數制肘,惟開展議會線已成大勢所趨。探討如何善用議會線,推動香港民主發展,方是更符合政治現實的選擇。就此,民間亦正進行不同的探索。

敎師是為學生指路的明燈。教育界一席,又能否在亂世中,為社會指引方向?

廣告

一、教育界的時代責任

坊間一直渴望有更多的聲音進入議會,惟礙於議席有限,常因擔心票源被分薄,而不敢貿然妄動。然而,在教育界的選舉中,則沒有這個顧慮。自 1997 年主權移交以來,民主派一直在教育界議席取得壓倒性勝利。[註 1]

廣告

以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結果為例,民主派葉建源得票為 45,984 票,建制派蔡若蓮得票為 18,158 票。根據選舉委員會數字顯示,2016 教育界選民的登記人數為 88,185 人,今年則為 92,957 人,即增加了 4,772 人。換言之,即使假設民主派有兩位候選人參選,會把 2016 年葉建源所得票數均分,再假設 2020 年新增的票數全數撥歸建制派,民主陣營仍能贏得議席。[註 2]

亂世中,每個身份都有自己要肩負的時代責任。教育界是小圈子選舉中,少數由民主派主導的界別。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應發揮教育界獨有的優勢,一盡專屬於我們的時代責任。

沒有分薄票源疑慮ㅤ討論能更廣泛聚焦

眾所周知,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於大氣電波和公眾平台會有極多公開辯論。唇槍舌劍間,不但可以宣傳民主理念,還可以創造更大的社會討論空間。傳統民主陣營長期為人詬病其立場過份保守,故步自封;進取民主陣營又不時惹來保守派的批評。雙方各持己見,討論往往在謾罵中落幕。長久下來,難有建設性討論之餘,更漸漸令不熟悉政治生態的人們望而生厭,對民主運動敬而遠之。倘教育界民主陣營願意互相協調,派出兩名候選人參選,一代表保守聲音,另一代表進取聲音,作良性競爭,就既沒有分薄票源疑慮,又能理性、聚焦討論香港民主運動的去向。一些較不為公眾認知的政治行動理念,例如全民三罷、議會攬炒或光復香港後的構想,亦能透過大氣電波傳入每戶人家之中,引發公眾一同思考香港的政制發展。

在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進程上,教育界選舉有條件走得更前,為大局探索方向。同時,也呼籲有相同優勢的功能界別響應,結集各專業的力量,凝聚更強的輿論影響力。

重新定位功能組別議員ㅤ勿合理化小圈子選舉

過去,社會一直被「功能組別」四字局限。在選舉時往往忘了功能組別議員的職責,也包括參與公共政策的投票和辯論。在小圈子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和討論,都只著眼於界別的利益。情況儼如重演每一屆的特首小圈子選舉:有票的,有話語權;沒票的,就不必理會。

在民主派主導的教育界,大部分選民都明白廢除功能組別是香港邁向民主的重要一步。所謂「功能組別」,民主成份有限,亦不能全面代表該界別的聲。以教育界為例,教育本是為了培訓社會人才,教師以外,持份者極多。但竟只有教育工作者能參與教育界的小圈子選舉,以致當選人多年來只著眼於教師權益。就此,功能組別的荒謬可見一斑。

教育界選民應帶頭將功能組別議員重新定位,要求參選議員不應只關注教師權益,更應積極參與有益公眾的政策討論。具體實行上,選民可優先考慮投票給將公共政策加入政綱的候選人,候選人亦宜要求在教育界的選舉論壇或辯論大會中,加入與公共政策相關的環節。由教育界牽頭,為日後取消功能組別吹起號角。

二、教育專業

關注公共政策不代表我們放棄教育專業。正如現時有不少立法會直選議員在積極討論公眾議題的同時,都會為熟知的專業界別發聲。教育界議員繼續捍衛教師專業,關注教育議題,亦是理所當然。

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維護教師專業

成立教師公會,發展教師專業,是教育界多年的共識。1995 年,教統局著手研究設立教學專業議會。1997 年,前特首董建華明言要於兩年內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更於 1998 年撥款二千萬,以求促成相關工作。原本勢在必行的方案,卻竟在一番討論後不了了之。2002 年,余惠冰博士在《教師專業意見研究報告書》中,發表了一份超過六成在職教師交回有效問卷的問卷調查結果,接近九成教師同意教育界應立刻自行籌組成立專業議會。遺憾地,即使在一個近乎公投的調查,出現一面倒的結果,亦未有再為籌組議會事宜掀起波瀾。

近年來,白色恐怖瀰漫教育界,令人不得不思考如何維護教師專業,奪回教師專業資格的審批權。爭取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是教協每一年會員大會的必然通過事項。可是「教學專業議會」六字,每年僅在大會中亮相一次後,就不見縱影。

成立教師公會,是守護專業不可或缺的一環。期盼在來屆立法會選舉中,候選人能就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一事,有更多切實的討論。也望各教師工會,可以攜手合作,重提當年曇花一現的方案,爭取盡早落實成立議會。

確立守護學生的天職

守護學子,是教師的天職。去年 11 月,上千人被困理大,當中大部分為中學生或大專生。不少教育團體及學校校長展現了教師應有的專業,不分政見地合作,以保障學生人權為首要考慮。那時候,教育界代表成了首個能安全進出理大的團體。

以學生利益為最大依歸,是教育界一致的共識。去年六月開始,警暴不斷,鏡頭下學生多次被毆,甚至中槍。多名前線教師甚至親聞不少傳媒未有披露的學生遭遇。教育界卻未見足夠強大的聲音一同守護學子。更有不明教師專業的謠言,誣蔑教師包庇學生。望教育界議員和工會,能在日後繼續秉持專業,更多為學生人權發聲。

結語

已故民主領袖司徒華先生,同為教協創辦人,對香港民主和教育發展不遺餘力,更被譽為香港的民主燈塔。他曾說過︰「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願我們能繼承司徒先生的遺志,在最壞的時代,肩負起教育界的時代責任,竭力為香港民主領航。也寄望參選教育界的同工能攜手合作,捉緊九月立法會選舉的機會,共同為社會上一節公民教育課。

 

註腳:

[1] 教育界歷年選舉結果

年份候選人得票登記選民人數
2020  92,957
2016蔡若蓮18,15888,185
葉建源*45,984
2012何漢權15,170 
葉建源*46,535 
2008何漢權12,272 (23.20%) 
張文光*37,876 (71.61%) 
余綺華2,746 (5.19%) 
2004余啓津9,155 (17.06%) 
張文光*44,517 (82.94%) 
2000李傑江5,686 (13.71%) 
張文光*35,793 (86.29%) 
1998李思源5,319 (13.24%) 
張文光*34,864 (86.76%) 

* 為該屆當選人

[2] 此假設並未將有利民主陣營選舉的因素計算在內,包括但不限於:坊間文宣令更多民主派選民轉投功能組別;抗爭運動有利民主派得票;多一位參選人有機會催谷更高投票率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