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去飲到野餐

2019/7/3 — 13:38

6 月 12 日清晨,人潮開始在添馬公園聚集

6 月 12 日清晨,人潮開始在添馬公園聚集

當年戴耀廷教授發起佔中運動,個 magic word 係「去飲」;今次反送中大行動,年輕人嘅暗號係「野餐」,真係貼切到無倫。

對比下一場盛大婚宴同佔中運動。大家都飲過,都體會過參加一場飲宴嘅流程。首先收到請柬啦,請柬前口頭通知(依家梗係 WhatsApp 啦)唔係一個禮拜一個月喎,甚至早一年之前(佔中信念書 2013 年 3 月,早於 2014 年佔中一年多前)。呢段時間新人忙喇,男女雙方家長會面商量婚宴(佔中籌備三次商討日)、過大禮、揀婚紗、訂酒席(籌辦佔領物資,連流動廁所都訂埋)、新人籌組兄弟姐妹團(佔中義工隊)……一直到婚宴當晚,賓客到場永遠「7 時恭候,8 時入席,9 時冇得食」(6.22 齊投票 — 9.22 大罷課 — 去到 9.26 衝入公民廣場 — 9.27 宣佈正式啟動 — 到 9.28 催淚彈之後才全面佔領),主人家更加冇得食,輪流敬酒(晚晚不同人士上台講話),而客人起碼有一半未食到美點雙輝就散(未到全面清場已經好多散去),而總有一小部份留到最後飲到醉哂要人抬走(最後百人坐低被警察抬走)。Last 主人家埋單,當然有收到人情幫補(之前捐款,之後守護公義基金),不過如果筵席龐大,新人往後都要孭一段日子債(佔中九子判刑,當中四人入獄)。

老人家係鍾意擺酒。不過老實講,一場冠冕堂皇嘅婚宴係咪能夠成就一段美滿婚姻?可能最後都係俾賓客一個深刻回憶:我參加過邊個邊個嘅婚宴……

廣告

後生唔同,鍾意野餐。野餐唔使請帖,唔使籌備,唔使商討,冇主人家,自己鍾意就 pack 啲物資走嚟坐低,冇限定一圍枱幾多人,冇特定菜單,只要場地適合,啱時間就嚟,野餐完各自收拾自己物品離開,唔使主人家排隊送客。正正就係反送中抗爭行動模式。真係吻合得天衣無縫。

我年紀唔細,但係我鍾意野餐,亦欣賞年輕人野餐嗰種活力。不過野餐有可能暴曬雨淋,會有蚊蟲叮咬,玩下手野狗野豬出沒,歎慣酒樓冷氣嘅成年人,未必喜歡呢種活動。唔緊要,可以繼續喺裡面歎冷氣,不過唔好隔住窗睇唔清楚外面情況就指指點點:「叫佢唔好去嗰度啦,危險呀!」,信任佢哋識得照顧自己,只需要喺暴雨或者野獸出沒嘅時候,開返度門俾佢哋入嚟避一避,有能力嘅攞把遮出去幫佢哋擋一擋,已經足夠。

廣告

理解嘅,有機會出去同佢哋一齊野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