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台灣大選談起:我們都知道民主不是完美 — 那又如何?

2020/1/14 — 14:15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蔡英文勝選集會上,有人揮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蔡英文勝選集會上,有人揮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台灣大選已完結,蔡英文以 800 萬票成績擊敗國民黨韓國瑜,成功連任總統之位。

我是實際主義的人,從來不敢亦不會美化現實的殘酷。台灣不完美、蔡英文也不是。總統大選,你說她沒有計算嗎?不可能。她沒有利用香港情況、打「香港牌」嗎?一定有。也許她就是比誰都更精於計算,才能得以繼任這位置。台灣在蔡英文統治下,坦白說經濟也不怎麼樣,這從很多「蔡粉」變成「韓粉」的例子中就能看見。上半年民調,她也一直處於劣勢 — 坦白說,沒有香港反送中運動,她能勝出的機會可是很微。「能繼續讓台灣自治下去、人民能繼續擁有真民主」— 這是她最大的保證,也是她勝出之重要因素。

不少藍絲有個論調,認為「唔係民主就大哂㗎」、「民主夠唔係完美政體啦,點解一定要追求呢」、「有民主無飯食咪一樣唔得」— 其實咁講是「部分正確」。大學時修讀中史曾讀到唐朝盛世,也不禁有一種想回到過去、一窺盛世之感,同時也想:唐朝夠係專制政體啦,有乜問題?新加坡仲專制過中國啦?那為何我們要民主呢?若在上位者有能力、有本事打理國家、治理人民,民主是否如斯重要?在廿二世紀今天,我們認為「投票」是我們(好像是)與生俱來權利一部分(雖然香港政府和中共似乎並不認為我們有這種權利);但,為何這「權利」如斯重要,重要到大家在運動中、前仆後繼地爭取?

廣告

大家有想過嗎?

經過長時間思考後,我得出結論是:人民只有一卑微願望,就是當哪個領袖做得太差時,人民還是有機會把他拉下台;我們相信集體意志決定、會比一個人(或少數人)的決定來得好 — 如此而已、亦僅此而已。這個願望,其實是如何被動、如何卑微。到頭來人民所望,也只是能豐衣足食、不需為社會動盪摧毀自己想過的一生、能追求想追求的事情而已。君不見新加坡會有足以搖撼政權的革命運動,到頭來也只因大家豐衣足食,至少有大屋住有工番有平嘢食。滿足到足夠的物質層需要,點解仲要反對政府?人類嘛、很現實的,現實到有點殘酷。

廣告

黃絲都無講過「民主大哂」、「民主完美」。所謂「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強調,從來只建基於「民不聊生」之上。若果政府能看通這一點,把民生真正搞好(當然以政府智力是做不到),我敢情這次運動參與人數最起碼少三份之一。

民主不是完美 — 那又如何?總比起腐敗專制來得好。現在的香港政府,在這一點上已給予我們足夠的啟示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