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台灣選舉看文化獨立

2020/1/15 — 16:52

2020 台灣大選,蔡英文造勢大會上,有港人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立場新聞圖片)

2020 台灣大選,蔡英文造勢大會上,有港人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立場新聞圖片)

年少的我們曾以為

   相愛的人就能到永遠。 —《假如愛有天意》李健

我們一向以為兩岸最終總要走向共治,但這未必然。愛爾蘭可以是一個例子。蔡英文的當選,帶出了這個一個訊息。她在總統選舉中的四成得票,在 34 席的「全國不分區同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的按比例代表制選舉,俗稱的政黨票中流先。這意味著蔡英文的歷史性勝利,是因為其選舉工程說出了台灣的人心所向,而不是因為民進黨的政績。

變相獨立公投

廣告

這個由其選舉工程衍生出來的公投成功地帶出一個訊息 — 台灣人不喜歡與大陸混在一起,不喜歡任何形式的共治方案,那怕是「一中各表」,還是「一國兩制」,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任何台灣總統都不能違反這個共識。這為未來的台灣總統大選奠下基石,這是今天台灣選舉的歷史意義,蔡英文本身作為台灣總統並不重要,因為台灣缺乏投放本土的資金,任何人當總統都改變不了。雖然,中共已用重金收買了大部份台灣傳媒,收買了可以為它寫文宣的台灣學者,但顯然地,沒有人可以改變這份台灣的主流民意。

文化獨立

廣告

台灣已實質上行使獨立主權國家的一切,因此台灣不需要進行另一場爭取獨立的運動。台獨只會提供一個大陸動武的借口。台灣人不喜歡大陸,他們不喜歡大陸文化,這份不喜歡就是文化獨立。他們明白任何形式的大陸干預都與台灣的本土文化相牴觸。這就是文化獨立,不同於其他地方所爭取的政治或主體獨立。 

國民黨代表著台商到大陸投資者的利益,他們認為台灣經濟不能缺少大陸因素。正因此,國民黨在下屆總統角逐中將無望,而其他的政治力量太少,不足以挑戰民進黨。

武力侵台

其於此,親中的武統論在選舉後甚塵囂。可是今次選舉中凸顯的強大民意讓中共明白到它無法管治台灣。一個小小的香港反抗已讓它束手無策,遑論台灣。

政黨票

一月十一日的台灣選舉除了選總統之外,還有 113 席的第 10 屆立法院選舉,當中的 73 席區域立法委員由單一選區選出,6 席原住民立法委員由複數選區選出,34 席全國不分區同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由比例代表制選出。

台灣人在選立委中手上有兩票:一票以直選方式產生各地區代表(或原住民立法委員,區域立法委員與原住民立法委員之選民不得重疊);另一票選政黨(即不分區議席)。

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得票 817 萬,但民進黨在政黨票(不分區席次)中只得 481 萬票,流失了 336 萬。

這 336 萬選民不能被說成是反民主的,因此,不能將這次台灣選舉理解為民主勝利。事實上,台灣很少親中或支持獨裁的票源。

韓國瑜的個人得票為 552 萬,國民黨在政黨票中得到 472 萬,它與民進黨的 481 萬相若。國民黨與民進黨同樣地分得不分區席次的各 13 席。韓國瑜只流失了 15%  的政黨票,因此,也沒有跡象說明國民黨玩完。國民黨的立委議席從 2016 年的 35 席增至今天的 38 席;民進黨的從 68 席跌至今天的 61 席,

結語

台灣大選中反映的台灣人要求文化獨立,這點與香港相似。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龐大動力同樣地是要求文化獨立。這點在反水貨行動中表現得最清楚。「光復香港」的口號有點像江澤民的「河水不犯井水」論,香港人與台灣人一樣,在心底裏不喜歡大陸。

香港的地緣政治無從獨立,香港人也不可能搞武裝革命,港獨的政治訴求其實混淆不清。

香港和台灣政治的主體運動同樣地是爭取文化獨立。台灣人以文明的投票方式體現了,但香港的暴力方式與其背後的文化獨立訴求不符。看來,現在是改變目前運動中的失效手法的時候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