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四區的故事寄語民主大黨停止制度暴力

2019/12/2 — 15:3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游懿】

帝怡、大圍、紅磡灣、水泉澳,同一場區選,四個截然不同,同途殊歸的故事,這幾個故事教訓了民主大黨 — 主要是民主黨,在以一隻手指指向政府說他們制度暴力的同時,其實有三隻指向自己。

上屆區議會,沙田區是最接近取得半數議席的一區,可以說是全港最黃的一區,雖然今屆沙田是民主派取得最多議席的一區,但這次畢竟未竟全功,欠一席才能全取所有直選議席,令沙田區無法並列於被網民戲稱應正名為「黃埔」的大埔區,還有黃到發光的「金大仙」區。

廣告

這令矛頭直指沙田唯一落敗的選區 — 帝怡。

帝怡的故事相信大家都知道,簡而言之就是早已落區的謝潔泳,撞上由民主動力推薦、選前半年左右才空降的民主黨人劉青,而謝潔泳提出初選被拒,最終雙雙落選,令保皇黨漁人得利。民主黨的說法是,因為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令他們五月才有參選權,才選前半年方草草落區,不管早已落區的謝潔泳。相反謝潔泳所屬的區政聯盟則表示,早於一年前,正值碩門邨新居入伙,百廢待興,正是市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是服務該區的大好時機,不應像劉青一樣等待「分餅仔」才落區,劉青落區時居民早已入伙,大失良機。選一個直接服務市民的區議會席位,到底是所謂機制重要,還是服務市民重要,顯而易見。

廣告

有趣的是,同是沙田區,同是民主黨與年輕人撞區,同是民主黨人拒絕初選的大圍選區,民主黨人又有不同的看法。民主黨吳定霖與素人鄒家成在大圍撞區,按吳定霖的說法,因早已「忍讓(她真的用忍讓二字)」了八區予不知感恩區政(她真的說區政不知感恩),而她早於兩年前已落區,更得民主動力推薦,所以拒絕與十月才臨時落區的鄒家成進行初選。兩位民主黨人同是獲民主動力推薦,不同的是,吳定霖較早落區而拒絕初選,劉青較遲落區但仍然拒絕初選,令我不禁想像想法如此大相逕庭的二人在民主黨內部會議時是如何交流,更令人不得不質疑,到底現時的民主動力是否就是一切?

更有趣的是,以上兩區同是林卓廷所屬的新界東選區旗下。

還有更有趣的是,同樣是民主黨人,但身在九龍城區紅磡灣選區的任國棟則大氣得多。曾在隔鄰選區紅磡區出任兩屆達八年區議員,服務該區長達十六年,名氣大得以紅磡為中心附近數個選區也無人不識,但他沒有恃著民主大黨、當區知名度和早已落區這些已鐵定能得民主動力推薦的三大優勢,反而選擇與有鄺葆賢為其背書的紅土家代表葉健榮進行初選,最後任國棟成功連下兩城,在初選及區選都獲勝,真正民主事民主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初選結束時,兩位候選人與站在中間民主動力的趙家賢在點票站的合照,勝者固然高興,但敗者似乎亦無不忿之感,那真心向對手祝賀的握手,那甚至比勝方更燦爛的笑容,令人感到這次初選實在是惜英雄重英雄,與大圍選區二人在選前互相在網上和陣前互相謾罵相映成趣。(特別一提,任國棟是民主黨黃碧雲旗下)

這反映了甚麼?協調機制已成制度暴力,實在有需要變革。

現有協調機制下,大黨可以說是有絕對優勢,即使是該區原本已有人深耕細作也好,基本上大黨想要哪一區就可以要哪一區,更不要說如那一區的地區工作者,如不幸因為不同原因無法加入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像是有人因為與新同盟結怨,有人因從民主黨退黨,令這些人受到機制中的政黨反對而無法加入協調機制,最後哪管你從魏晉南北朝就已落區,他們亦可大義凜然、恬不知恥地派人空降撞區,然後說你界票,要求你退選,看看帝怡就是最好例子。所以才會有民主黨人高高在上的姿態和想法,亦所以才會有所謂「忍讓」八區的說法,但他們沒有想到,他們是制度暴力下的受益人,就如在制度暴力下有一千二百名選委選出的特首,其認受性還是不足以與同埋是間接選舉的美國相提並論。而作為代表爭取民主的代表,是否應像任國棟那樣,民主事民主了?像美國兩黨都會先有初選,這樣才能集中票源與資源,槍口一致對外,所得到的利益比起初選的支出一定大得多。

除了協調機制的變革,大黨人士也不要盲目相信民主動力所帶來的政治票,區選最重要的還是地區票。

看看水泉澳的故事,新移民多得被稱為「蝗區」的水泉澳,保皇黨派出的是工聯會重量級成員鄧家彪,選前大家都認為鄧家彪應能穩奪一席,但最後第一次參選的盧德明險勝三十二票。為什麼呢?是因為民主動力的背書嗎?固然有影響,但我敢說,那些新移民和公公婆婆根本不會管你甚麼動力,盧德明師承出名地區工作的丘文俊,有紮實的地區工作經驗,令上述兩類選民即使可能是心繫共產黨,即使他們可能不認同這半年來的運動,他們還是會投盧德明一票,加上會按協調機制投票的選民也投下信心一票,才能殺工聯會一個措手不及。君不見大圍區吳定霖,大圍居民對她的印象就是落區兩年從沒見過真人,選前半年才有幸見過一次半次,選前數月才頻頻落區,她的說辭是因為她低調,即使是扮工室最低層打工仔都知道,你做了千百萬樣工作也好,老闆不知道你做了,你就等於沒有做,更何況是要對著幾千位老闆的候選人?只有數十數百位向你求助的老闆才知道你做了事,有用嗎?還好她夠幸運,乘著這次運動的強勢,保守估計送了她至少一千票,而她的對手不是鄧家彪,她的選民不是新移民,否則即使有沒有鄒家成這第三勢力也好,相信她還是不能拿下在這泛民形勢大好的政治氛圍下,仍能拿下四千一百多票的保皇黨對手。至於劉青那廝,我都懶得說了。

這次區選雖然大勝,但還是慘勝,是用多位抗爭者的血和汗換來的,要是各位大黨還是這樣剛愎自用,往後不論區議會還是立法會絕不可能像這次一樣乘著社會運動而大捷,最終香港市民就會因為這些大黨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賠上整個香港,希望能好好反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