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圍攻中大看警隊失控

2019/11/18 — 9:05

科大二年級學生周梓樂逝世,大家也預計到群情洶湧,局勢惡化,但林鄭政府竟然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連丁點對死者家人的關懷也欠奉,冷酷至此。同一時間警察已制訂了重手鎮壓計劃,抗爭者上周一發起三罷的黎明行動,當天早上西灣河交通警近距離槍擊手無寸鐵學生,葵芳交通警用電單車撞向示威者。進攻中大就是在這背景下展開。11月12日中大全日受警察密集攻擊,以過千枚催淚彈進襲,行政長官及政府高層坐視大學受到警方攻擊而不理。我們當然不會期望林鄭愛惜學生生命而叫停警方攻勢,但只要稍微有丁點政治常識,都知道如此場面必定引起國際撻伐,因為大學是有特殊地位,不是警察可以隨便入內執法。

當晚無法叫停警方的瘋狂行為,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也暴露出「止暴制亂」越搞越亂的根本原因。吳基培副校長晚上到現場向警察及示威者嗌咪,表示已經同馬鞍山警區指揮官傾好停火,現場見他再聯絡對方,但無人接聽,然後一枚催淚彈射到他身邊。大家試想想,攻擊中文大學,竟然是由馬鞍山指揮官決定,而大學高層是無法聯絡到政府高層,如此危機,至少吳副校應該可以聯絡上保安局局長、政務司司長、特首辦主任以至特首本人吧?究竟是他們扮旁觀者置身事外,抑或是由他們批准用如此猛烈火力攻擊中大?如果當日有本地或外國學生傷亡,誰人承擔政治責任?明知政治後果嚴重,竟然無一文官介入調停,實在匪夷所思。

我相信警察是得到北京充份授權,有絕對自主性去執行鎮暴計劃,但如果他們勝任,就不會拖了超過五個月,而且局勢越來越亂。香港鎮暴系統源於1967年打左仔,整個衝鋒隊體系乃1967之後建成,當時香港警察是與英軍聯合行動。但他們似乎忘記了1967年成功鎮壓這場「香港文革」,是因為港英政府心戰成功,而非靠武力解決。當時港府在港督府設有war room,由港督、政治顧問、姬達、麥理覺、新聞署長組成,是文官用政治宣傳來扭轉形勢,尤其是北角清華街小姐弟被路邊炸彈殺死一事,令華人轉向支持港英鎮壓。港英當時是站在政治道德高地,有民意支持,才有足夠能量採取軍警聯合行動重手對付左派暴徒。

廣告

反觀今日,特首民望乃自 1997 年以來最低,根本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咒罵。問責團隊更加可恥,33萬月薪的政客,靠3萬3月薪的前線警察去擋,自己五個月來「食花生」,袖手旁觀。當失去民意後盾,警方所有止暴制亂行動只會衍生更大的暴亂,因為警察的打擊面實在太大,在止暴過程中不斷進入社區、屋苑、商場打人,形成更多暴力、仇恨及衝突。

現時警察失控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前線執行紀律廢弛猶如城管流氓,同市民粗口對罵,動輒打人,背後槍擊記者,這些全部通過現場大量直播媒體,實時傳送公告天下。現時港人眼中的警暴已不限於肢體暴力,而是暴虐香港社會各層面的怪物。二是管理失控,小小一個馬鞍山警區指揮官,就可以用上千枚催淚彈「教訓」中大,他們沒有政治訓練,也無政治觸覺,萬聖節搞蘭桂坊,午餐時間打中環人,其實他們正變相執行連登仔攬炒計劃,百多個前線勇武抗爭者,就足以製造出如此駭人的動亂場面,抗爭者得到民眾支持,沒有這些失控的警察「幫忙」,誰又能做到?而最荒謬是被捧為明君英主的習近平,竟然以為可以靠這些人去恢復社會秩序。
 

廣告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