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契約角度看為何暴政一定產生暴民

2019/9/11 — 11:3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風】

831 恐襲已過去十日,大家都在為受害者擔心,希望早日真相大白。其實按照目前的濫暴來看,出人命是遲早的事,然後示威者的暴動也會隨之而來。

為什麽這樣說呢?我們不妨從「暴政」的契約意義來看看。從有政府開始,統治者(掌握公共權力的人)和被統治者(簡稱民眾)就形成一種契約,這種契約可能是民主形成,也可能是統治者強加,當民眾做出一些行為時,統治者會用公權力給予對應的懲罰,有些行為懲罰較輕,有些行為懲罰較重,民眾會根據自己所能接受的懲罰,規範自己的行為。

廣告

那麽什麼是暴政呢?就是無論民眾做出什麽行為,懲罰都很重,同民眾的價值判斷有落差,而且模糊了不同行為的區分性。這會使民眾出現兩種心態,一種是什麼錯都不敢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另一種就是,反正已經犯錯了,後果已經很嚴重,不差在更進一步。

例如秦朝末年,陳勝吳廣起義時是這樣分析的:「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當一個小小的錯誤都可以導致殺身之禍時,民眾必然拼死一搏,因為即使失敗也不過是死。

廣告

需要指出,暴政與否並不侷限於法律條文,而在於實際執行的情況。例如香港,本身沒有死刑,所以從法律的角度看,無論作出什麼行為,公權力都無法將你處死。但我們看到,目前的濫暴之下,你可能只是出現在某個場合,破壞一些物件,最多只是襲警,已經可以被處死,這才是我們慢慢看到的,實際在執行的契約。在這種契約之下,是否也會有市民高呼「毀閘亦死,放核彈亦死,等死,死城可乎?」

其實暴政再嚴酷,也無法限制民眾的自由,無非是承擔相應的代價。至於錢財之失,暴徒之名,也無非一種代價而已。

2019-9-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