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李超人的「專訪」看這位香港一代富商的「智慧」

2020/5/28 — 14:45

早前左報大事宣揚李超人接受「專訪」,刊出來的報道竟然只有三句話的一百一十個字,可謂過度「意簡言賅」,不免令人訕笑。 好幾位 KOL 和專欄作者略作評議,下筆並不重,筆者卻以為此簡短「專訪」真是「針針見血」,足以反映出李超人不僅只是富甲一方的商賈,卻是滿有「智慧」的上壽老人,便湊興補幾句。

「專訪」的第一句:「任何國家對自身國家安全問題有權責,大家不必過份解讀。」  「權」「責」這兩個字正是這句話的「點睛之筆」,直接說明了「國家安全問題」是任何政權必須關注的兩個層面問題:所擁有的「權力」和應承擔的「責任」。  須知「權力」和「責任」是相對的,任何國家在行使和操作「權力」的同時,必須履行和實踐分內的「責任」。 那麼,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絕不能只是宣示和彰顯「權力」,讓人民在執政者「權力」下聽任指令和順服遵行,卻沒有反躬自問有否在施政治國上反映出執政者的「責任」,讓人民實際上享受著安全、穩妥的自由生活呢?  李超人帶出「權」「責」二字,實在話裡有話。 再者,筆者以為,李超人在「國家安全問題」一語前綴上「自身」兩字,看似「畫蛇添足」,實在給共產黨刺上一口,暗指這都是完全為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旨在合乎「黨國一體」的真身本相嘛!

第二句:「通過《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希望可以紓緩中央對香港的擔憂,發揮長遠穩定發展的正面作用。」  關鍵完全在於「紓緩中央對香港的擔憂」這十個字,赤裸裸道出了設立《港區國安法》的必要性就是源於中央單方面對香港的所謂「擔心」和「憂慮」。 筆者以為,李超人言下之意就是:香港特區對中央政府根本並無甚麼「安全問題」的威脅存在,可是,由於中央心存疑慮,極度不安,便不惜狠下重手強行立法,借此「紓緩」緊張困擾情緒,對香港來說實在不幸。 李超人補上「希望可以」四字,「可以」之前再加上「希望」,配合「紓緩中央……的擔憂」的主要訊息,顯出其選字用詞的謹慎和無奈糾結的心態!

廣告

第三句:「同時,特區政府責無旁貸,要鞏固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和強化國際社會的信任。」  正所謂「正面文章反面讀」,也就是說不能只從表面文字理解意思,必須從字裡行間中推斷背後的真義。  第三句正正指出因為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經已「虛怯惶懼」,才必須要「鞏固」,而國際社會的信任將會「軟弱動搖」,才必須要「強化」! 那麼,林鄭領導的特區政府便必須「責無旁貸」的履行應有的管治責任,可惜反諷的是林鄭已淪落為「香港市長」,事事受制於中聯辦派駐在特首辦的黨委書記,基本上是政治傀儡,還能有甚麼政治能量呢?  對林鄭的「責無旁貸」棒喝,看來也只能成了一句極為諷刺荒謬的慨歎而已!

早前李超人「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廣告已教不少香港人心領神會,感受到他那「惻隱」的苦心,如今推遲了好一會才說出短短僅逾百字「專訪」,相對於那些狗急跳牆、撲出來狂吠的奉迎獻媚之徒,李超人在當前政治壓力必須「表態」的氛圍下,畢竟還能保持著一貫的「智慧」,說出一些「頗有點意思」的話來!

廣告

聞說李超人聘任高人智者為顧問,信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