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老師因「專業失德」被 DQ 思考何謂專業的問題

2020/10/7 — 18:08

政權以奚落專業的形式公開 DQ 一個老師,都令所有香港專業實踐者必須思考何謂專業的問題。

所謂專業,最基本要實踐兩件事:行為守則(code of practice)及自主價值。透過這種倫理的實現從而獲得社會公信力,讓專業超越「打份工」的職業而獲得社會身份與位置的確認。

在一個和平時代的社會運作,市民都傾向相信專業者能夠為一個日常生活的體制維持一種可信任的穩定性,所以你會放心一個老師的專業教育下一代。

廣告

現在,行為守則被政權奉成取消專業資格的罪狀,自主價值更直接被政治指令直接擠破。這種專業倫理的外貌當然會繼續厚妝示人,但專業本身所能構成的可信性就已蕩然無存,從此你再不放心將你下一代交由一個老師教育,因不知學校會否害你的子女變成了小粉紅,終有一日是由你的子女鬥上你。

這並不是想重覆一個人人自危的觀點,並非是錯的問題,而是有著太正確的自我實現,其實除了加速有下一代的中產移民,根本幫不上什麼,我更關注的是可以變成什麼,與當中的出路。

廣告

當專業與體制密不可分,政權要開刀時就彷彿就進入無險可守的困局,成為待宰羔羊,然而近年看到的是愈多愈多「專業另類性」實踐的可能性,在體制與職束縛當中,超越專業自身而成就專業本身的案例。超越規劃體制的規劃、超越現有教學的教學活動、超越法律體制的法律實踐、打破工程「行規」的工程師,他們遠遠比「固守專業」更進一步,這仍然是各方專業界別能推進經營的空間。

有了這些新力量,從此民間不意味著相對專業的業餘,而成為超脫既有專業的專業,這股力量是很難被體制困獸鬥被瓦解的,將會突破出更闊更廣的實踐空間。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