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警被禁出席議會談警民關係

2020/10/13 — 19:41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當筆者在兒時代已經從長輩口中知悉「好仔唔當差」,可想而知當年市民對警察的印象。警隊自一九七四年廉署成立後,經過四十多年時間的改造,建立了一支號號稱「亞洲最佳警隊」。可是在去年「反送中」的社會運動後,「警暴」的出現,在過萬名市民被捕後,卻沒有一名「警暴」的警察被控告,加上警隊及政府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調查警暴,警隊由「亞洲最佳」變成民調顯示超過四成被訪的香港市民評為「零分」的「最差」警隊。

在這大環境下,警務人員出席區議會必然感到成為針對的對象,而作出很多不必要的反擊,令警民關係每況愈下。最終導致兩名警務人員被中西區區議會禁止出席會議。

為何有警務人員被禁出席區議會,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筆者嘗試重組案情。

廣告

首先,警務處處長出席一月份的中西區區議會會議,區議會當日通過「譴責警務處處長監管不力,縱容警員濫權濫暴」,當議會未通過該動議前警務處處長連同出席的警務人員及所有不同部門的政府官員,包括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集體離席。筆者從政二十多年來從未發生這種全部政府部門集體拉隊離場的現象,可以看到政府對區議會的政策已經出現根本的改變。這種不接受議會持相反意見以至可以隨時集體拉隊離場的政府新政策,從這一天已經出台。

警務處人員也不會再依多年的慣例,出任任何中西區區議會不同事務委員會的常設代表,由會議開始列席協助回答常見的交通運輸等問題,因而也無法在議會中得到正常的警民溝通。

廣告

還記得過去多任警務處處長,包括現任警務處處長出席區議會會議均會自動配帶委任證已示「身份的象徵」,突顯警務人員的官威,也是符合「警察通例」的要求。但在今年一月中西區區議會主席要求在場的便衣警務人員出示委任證後,要求警務人員出示委任證,變成「挑戰」警務人員身份的象徵。

依據「警察通例」警務人員行使警權時要出示委任證,但現在被警務處扭曲解釋為出席區議會會議的警務處代表不是行使警權,當然這種說法是有違公眾的常識,代表警務處出席區議會的人員不是警務人員嗎?

警務處不單要為了不出示委任證,將「警察通例」指鹿為馬。在三月份區議會一個委員會會議中,有一位職級屬總督察的所謂警民關係主任,引述她在該會議中的部份發言「她表示成為警察需要通過遴選、訓練及試用期評核,惟不見區議會有類似的入職要求。此外,她指主席有 3,073 票市民投票授權,但希望主席不要忘記有 2,487 名 該選區的市民並沒有選他,主席在此機制下當選選區的民意代表,亦希望主席可尊重包括警方的所有制度。」當日的會議警務處的代表也因為拒絕出示委任證而拉隊離場。

這位女總督察的發言,可以看出她對民主制度的蔑視,她的發言只是更加激化警民的矛盾,這位聲稱是警民關係主任,還是在破壞警民關係呢?

在五月份的區議會大會中,一位區議員在會議中預備發表聲明講述他自已在銅鑼灣被警察濫捕的經過,兩名區議會大會的常設警務處代表包括分區指揮官及總督察的警務人員立即拉隊離席,但其後當討論「前西區已婚警察宿舍的重建工程」項目時,這兩名代表又返回會議室坐下來,但當區議會通過動議反對該重建工程,以及要求將西區警署改建其他用途時,包括這兩位警務人員的全部警務處處代表再次拉隊離場。

其實當日的討論絕大部份發言的區議員均與警務處的立場不同,筆者發言時曾表示尊重出席這次會議主要負責專題解釋的策劃及發展總警司,她在會議上盡力及耐心的講解警務處有需要重建警察宿舍的立場,令人感到不是和議員爭辯。但議員卻不能接受另外兩位警務人員在同一日會議中先後拉隊離場又折返回會場,嚴重干擾會議的進行,他們過去已有前科,也經常不守區議會會議常規胡亂發言,最終當日議會通過地方行政史上的第一個動議禁止這兩名常設的警務處代表再出席區議會任何會議,但動議並沒有針對負責是次項目的總警司,特顯出區議會也不是一竹篙打一船人,互相尊重有用心的警務人員。

公眾關心區議會與警務處的爭拗何時完結。筆者認為議員可以改善在議會與警務處代表針鋒相對的言詞,但法庭近月已經審理多宗「反送中」的案件中,法官的判詞顯示案件中的警務人員確實有濫捕濫告濫用武力的情況,警務人員最近在街頭處理「孕婦及 12 歲兒童」的粗野拘捕手法,政府一直不處理及不正視「警暴」問題,從何可以談起改善警民的關係,而代議士只能夠在議會中反映民意及反映社會的現況。如果政府高壓政策持續,寸步不讓,警民關係只會發展得更加惡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