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2/18 - 17:39

從 #低調Joey,遠觀港警處事手法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警察 Facebook、Rawpixel @ Unsplash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警察 Facebook、Rawpixel @ Unsplash

之前寫文提到,我在港区公安的 Facebook 專頁發現該頁的管理人員,不慎把其中一名專頁管理人的名字 Joey 洩漏,還加了一句:「Joey,可否幫我低調地改?」

#低調Joey 關鍵詞一下子升溫,還短暫地登上了 Google 熱搜榜,後來警方回覆《蘋果日報》查詢時承認,警隊社交媒體 Facebook 專頁管理人員於 11 日上午更新專頁內容時,曾不慎錯發初稿,發現後已立即更正,已提醒相關人員處理社交媒體內容時務必小心謹慎。

至於到底誰是 Joey?警方沒有直接回應,《蘋果》李八方看了警察公共關係科(PPRB)社交媒體傳訊組人員電話簿,似乎又沒有發現誰人叫 Joey。不過私底下,卻有很多人跟我說起 Joey 的真身,從其性別到外形到談吐都有談及,但一來無法驗證,二來也要保護消息來源,三來我也真的不太感興趣,所以在此也就不多寫了。

廣告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柒事傳千里。自從 #低調Joey 的柒事被揭發,網絡上一片抽水風潮。

早前 YouTube 死機,傳媒人潘小濤發帖:「Joey, 可否低調地幫 Google 嘅 Gmail 同 YouTube 起返機?」

靚仔健身教練開設的意大利食材店 Rizzy Italia 推銷鯷魚露,加一句:「呢個食評唔可以叫 Joey 低調 post 😂」

經常介紹好西的走訪深黃大地訂閱量夠數,寫:「Joey 可否低調地幫我宣布 yellowland 4 萬訂閱 🤫」

阿布泰生活百貨的管理員休息,押韻加一句:「Joey 低調中,今日無出 post。」

口罩良心異度空間工作室推出小王子口罩,說:「Joey,可否幫我低調地補返幾張相俾人睇下 D 口罩咩樣?😅」(還加插了 Joey 的回應說:老細你去食屎啦咁多嘢改⋯⋯」)

良心的士服務 app 「和你的」WoliTaxi 又說:「Joey 今日好多人搵你,低調地 download App 低調地 call 埋車」

連良心大排檔楚撚記冬至盆菜售罄,都要叫「Joey 低調地公佈.....」

Joey 當然很忙,但最密集的回應,當然還是在港区公安的 Facebook 專頁。我在港区公安專頁的其中一條帖文下粗略數了一下,有近二百多個留言,全都 Hi Joey,恥笑警隊請了一個手指肥大的管理員去管理專頁,情況極盡好笑。

不過我回想過去一年(其實是過去幾年,但過去一年更甚),每當警隊發生大大小小的醜聞,其回應的態度及語氣會是如何?像是 721 事件,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就算在藍絲陣營裡,也有不少人認為警隊失職失責,但觀乎警方的處理態度,再看那個八鄉分區指揮官的囂張嘴臉,一句「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有恃無恐,專橫跋扈,成了新香港時代的警隊處事手法,貫徹整個香港警隊。

於是我在 12 月 15 日下午在 Facebook 上寫了一段

講開 #低調Joey,以港区公安一向「極恥近乎勇」嘅忠誠勇做事作風,分分鐘用 Joey 做個角色,喺《警聲直播》或其他 posts 上忽然出現一個 #低調Joey 嘅 hashtag,低級當情操,懶幽默咁自嘲,講下資訊保安添,又或者叫低調 Joey 高調食提子,講乜嘢電騙定律。橋都畀埋佢哋,無恥就跟。

而不出所料,兩天之後,即 12 月 17 日晚上,港区公安果然在其 Facebook 上出了一個帖,寫著:「Joey 高調地提提你」,文中加上 #低調Joey 標簽,還附上兩個冷笑表情,就像是那天記者質問警方為何在 7.21 事件中遲遲不來,但八鄉分區指揮官的回應就是一邊冷笑,一邊說:「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

你質疑警方請了甚麼人去管理其社交媒體,居然把草稿流出,花那麼多公帑在其社交媒體,人民血汗是否用得其所,他也懶得回應,只是給你一個反眼的冷笑表情,還沾沾自喜地以為是高招回應,連打兩個冷笑符號,好像在說,他們就是要玩爛 Joey 這個名字,你能如何?他們就是不要臉,你又吹脹?

說實在的,對於港区公安這種冷笑表情的回應,實在不感意外,不覺好笑,也沒有失望,只是覺得乎合他們的套路,萬變不離其宗。警隊出醜了嗎?他們做得再醜一些,香港人又可以如何?咩叫做極恥近乎勇?佢哋就係呢種喇!

今天我們還能直斥其非,但現在已經放出風聲,說警務處監管處稱對辱警罪持開放態度,只待「社會共識」。再過一會,你要多少共識就有多少共識,七百萬人簽名支持。處理批評的方法,一是改善被批之處,二是去掉批評的人,到時再沒異己,一片歌舞昇平。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