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反送中政治素人」身上揭開今屆區選海嘯之謎

2019/11/29 — 10:3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蔡子強、陳雋文】

今屆區選如一場海嘯,把建制派淹得沒頂。要了解今屆區選的本質,我認為最關鍵的切入點,就是研究那些「反送中政治素人」的選舉表現。上屆區選也有一批「傘兵」,他們的性質與「反送中政治素人」相近,都是受一場波瀾壯闊的運動所啟蒙,從而投入選舉,他們不屬任何政黨,沒有得到任何組織支援,只能靠自己。結果,兩者際遇卻差天共地:當年 53 位傘兵,只贏出 8 位,選區平均得票率是 36.9%今屆 115 位反送中政治素人,卻贏出81位,選區平均得票率是 55.0%!我提醒大家,今屆泛民的平均得票率,也只是 56.9% 而已。大家能看到當中的微言大義嗎﹖

在我們的區選數據庫裡,我們是如此定義那些候選人為「素人」的:

廣告
  1. 並非代表泛民政黨及在 6 月 9 日反修例運動前已成立的地區組織;
  2. 6 月 9 日以後才在地區開展工作(以 Facebook 專頁開設時間作準);
  3. 候選人名字在選前各泛民協調參選名單中有出現過(如反自動當選運動)。

素人與選舉老手成績竟然相約

這樣的反送中政治素人共有 115 位,平均年齡是 31 歲,職業是政治和社區工作的為 30.4%;專業的為 10.4%;行政管理的為 8.7%;商人的為 6.1%;教育的為 11.3%;其它的為33.0%。

廣告

傘運於 2014 年 12 月結束,而之後的區選則於 2015 年 11 月舉行,換句話來說,當年「撐傘落區」,通過參與區選來延續傘運的傘兵,有整整一年時間,投入地區工作,準備選舉;相反,反修例運動在今年 6 月爆發,經過近半年時間後,至今仍方興未艾,抗爭者仍疲於奔命,所以這些反送中政治素人,一直未能全力投入地區工作,準備選舉,相反,選前兩個星期,甚至在中大、理大的攻防戰中,仍見到他們的活躍身影,理論上,選舉成績自然大受影響,若然從傳統的選舉智慧來看,根本難寄以厚望。

「做唔做地區工作」差別不大

但事實又是如何﹖從表 1 可見,115 位反送中政治素人,贏出了 81 位,更重要的是,選區平均得票率是 55.0%﹗與泛民整體的 57%,差別根本不大,比起為選舉準備了四年,擅長地區深耕的泛民政黨,差距也只是在 6 個百分點以內。換句話說,「做唔做地區工作」,今屆根本並非勝負關鍵。

以我自己的選區為例,議席由建制派盤踞了兩屆,今屆挑戰者是一個反送中政治素人,四年來,我從未見過他,只是區選舉提名後,才見到他的競選橫幅,及收到其競選郵遞,僅此而已。更甚的是,在其競選郵遞中,就連一件他的服務往績都沒有看到。就算在投票日當天,我都仍然沒有見過他。結果如何大家估,答案是他贏了,以大約四千七百票贏了對手八百票。

建制派墮進陷阱

原因相信就是如我昨天所講,我相信今次很多選民出來投票的心態,是真的把這次選舉視作一「變相公投」,而非著眼於選出一個在地區層面,事無大小都服侍周到的區議員,也就是所謂的「社區保母」。事實上,選前,泛民鼓吹選民以手上一票來向「反送中」和「反警暴」表態,後來,連建制派竟然也墮進這個陷阱,作出結論相反但卻其實性質相同的呼籲,叫選民以手上一票「向暴力(抗爭)說不」,就算連前特首董建華亦如此公開呼籲。結果無論黃藍兩邊的選民,都不約而同把這次區選變作一「變相公投」,以手中一票向政局表態。而半年來的「止暴制亂」vs勇武抗爭;催淚煙/橡膠子彈/真槍實彈 vs 燃燒彈/裝修/三罷倒路,都讓「黃」「藍」兩邊很想通過手中一票表態,雖然結果是前者人數更多。

有趣的是,從表 3 可見,這些反送中政治素人,除了在豪宅區成績較差之外,在其它類型社區包括公屋、居屋、私樓、大型中產屋邨都表現都相約,甚至在公屋區都沒有表現特別遜色。

「瞓喺度都贏」

所以,今次區選,只要你對住建制派,說得俚俗一點就是「阿貓阿狗都贏」、「瞓喺度都贏」,情況與 2003 年那屆相若。

過往二十年,區選投票率都長期徘徊在四成左右,比起立選要低十個百分點,同時,民主派在區選的表現也遜色得多,上屆得票份額只得 39%,低於立選的 55%。以往民主派有個理論,那就是有一班只會因政治而非因社區民生而投票的選民(例如年輕人),沒有在區選而只會在立選出來投票,所以若然成功把區選政治化,那就可催高投票率,把那十個百分點的選民都催谷出來,那麼泛民就能夠在區選拿回立選的得票份額(約五成半到六成),因而可望翻盤。

今次區選被看待成一次變相公投

今次投票率高達七成,比平常高出二十多個百分點,我相信就是因為那些平常不投票的選民,今次也因政治因素而出來投票,以手中一票向時局表態,而非著眼於選出一個專注地區層面、事無大小都服侍周到的區議員、「社區保母」。

從一個地區性質選舉,而變成一次變相政治公投,那就是今屆區選變成一場政治海嘯的原因。

 (本文原先刊登於 11 月 26 日的《明報》,此乃修訂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