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教師專業全面學位化」看「教師專業自主」的契機!

2020/3/1 — 12:54

今天早上 (2020/02/29) 應邀參加了香港特殊教育學會和幾所專上學院合辦的網上視像研討會,主題是:「教師專業全面學位化:契機與衝擊」,筆者是其中回應嘉賓之一。 在疫情肆虐期間研討會不得不透過當前頗流行的Zoom雲端視訊形式進行,整體而言流程尚算暢順,據悉香港特殊教育學會稍後將會在其網頁上載有關視像訊息供公眾瀏覽。 該研討會所探討的三個分題涉及政策層面、學校落實政策層面和師資培訓層面,筆者作了約十分鐘的回應,不過感到有點「意猶未盡」,如今整理一下有關觀點撰寫此文,從另一個角度談談當前「教師專業全面學位化」觸發的「教師專業自主」契機。

簡明來說,過去多年以來,不少教師雖然擁有「學位資歷」(graduate qualification),但是受聘也並不一定可以獲得「學位教師」(graduate teacher) 的相應「職級」(rank)。  直至2018年的《施政報告》宣布政府接納「教師專業發展專業小組」的建議,決定在2019/2020學年起於公營學校一次過推行「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政策,而學校可按照校本情況於2020/2021學年或以前全面落實。 這樣的「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政策可說是「撥亂反正」,顯示出當局對教師專業資歷的正式確認,對教師專業發展方面有所提升。 因此,全港學校管理層有必要配合相關政策,須於兩年內從行政管理角度「理順」那些過去遺留下來的人事編制和職級問題,並趁機進行行政架構重組和職務統整。 

無可否認,教師必須「與時並進」,在專業發展路上不斷提升和持續增長,有助更有效的教學活動,以及配合學校發展工作等等。 因此,筆者當然贊同「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這項政策,一來是對老師資歷「恰如其分」的確認、肯定和尊重,二來從實惠角度看無疑是改善了有關教師的職級和待遇,而且同時整體上對教師專業發展有著積極的長遠影響。 不過,筆者更關注的是:隨著學位化全面落實,「學位教師」的「職級」確立之後,必然在分工、權責和承擔方面有所要求而有所調整,也就是有必要重新釐定教師的「專業職能」 (professional function),那麼,會否因而有利於發展教師的「專業自主」(professional autonomy),以至邁向「校政民主化」呢?

廣告

事實上,教育改革的過去二十年來,學校管理層要應對和處理的事更為繁複,況且,近年來校園生態受著社會上政治氛圍的影響,以及回應家長問責的訴求,學校管理文化不得不作出一定的改變,以至教師在「學與教」的主要職責上還要兼顧繁多而往往被視為「不務正業」的事務。  如今學校管理層正好因應「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政策的現實轉變,重新檢視而建構新的行政運作模式,將更多學位教師「名正言順」編配在教學職務外的其他「功能性職務」 (functional post) 或「專責組別」 (special task group)。 那麼,筆者以為,前線教師同時必須順應時勢,掌握契機,在心態上有所警悟,藉著學位化政策落實,作為「充權增能」 (empowerment & enabling) 的過程,對教學工作增強「擁有感」(ownership),從而在行政決策上擴大「全面參與權」(full participation) 的能量,最後能夠在校園的職場上真正體現出「專業自主」,以至在「校政民主化」的道路上向前邁進一步!

坦率而言,筆者並非「妄自菲薄」,在過去的現實生活上,香港教師的「專業性」(professionalism) 有著一定的「爭議」,教師的所謂「專業地位」(professional status),相對於醫生和律師來說,未必具備充分的說服力。 在這方面素有研究的曾榮光教授早年曾指出香港教師的「專業性」仍在不斷發展之中。 不過話雖如此,筆者深信如今的「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政策足以在這發展中的「專業性」發揮正面意義,有所改觀。 而且事實上,教師的「專業地位」有其「機構性質」(institutional) 的特性,因為正如曾榮光教授所指出教師的「非自僱身分」只能受僱而任職於提供教育服務的學校機構,有別於其他如醫生、律師或會計師等專業的「個人性質」(personal) 特性,往往以「自僱身分」凸顯其「專業地位」。 那麼,筆者以為,教師便應該趁著如今「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政策的勢態和時機,主動參與更多校政,促進學校管理文化的改變,善用和發揮教師的「機構性質」專業特性,在職場上反映出教師的「專業自主」。    

廣告

筆者有感於近年來香港教育不斷受著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政治干預」,無論是面對有形或無形之手的凌駕手段和粗暴衝擊,學校這片園地必須建基於「校政民主化」上,彰顯學校教育的「專業自主」特色,作理性的抗衡,消弭「政治干預」的壓力! 筆者以為這是當前香港教師的其中專業使命,至關重要,願與各位教育同工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