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大樓被警方大搜後,部分電腦硬盤被帶走。(2021.6.17 立場新聞圖片,Nasha Chan 攝)

從《蘋果日報》事件看超前部署之必要

每天早上均看新聞,看到香港《蘋果日報》被警察搜查,高層被捕。掛念此事,工作也難以專心。那些警察在報社編輯室瀏覽電腦內容的相片、副社長被破門入屋拘捕後那個破門框相片,就像「口罩戴了也要脫下來」的名言一樣,如此令人刻骨銘心,無法忘懷。

關注這則新聞的人,不會只有我,肯定還有很多香港人,如果說香港今天損失了若干生產力,也是不足為奇。雖然你可以說,過去這兩年所總共損失的,又怎能以這一天來相比?

基於世事越發無常,我們做事也要超前部署。例如你不知道哪天會突然沒有生產力,那最好儘早把事情完成一大部分,以免一旦出現突發事件,便有負他人所託,又或無法分神處理這件突發的事。

我希望達到的是,假如我今天病了不能開工,也可以盡情休息,而不是反過來還要追趕一條緊迫的死線,那未免過度自虐。自從疫情在台灣再起,我已抱這種心態,因不知會否隨時染疫。假使未來要住院一兩星期,希望我也能放下工作,要完成的事已經提早完成。

但昨天來的翻譯,明天要交的話,這類是沒有辦法超前部署,也只是盡力而為。

寫文章也要超前部署,一些沒有時效性的話題,想寫的話還是要先寫。假如你留到今天,人人都關注《蘋果日報》,你卻月旦其他事情,又還有誰有心情理會?甚至你自己也沒有心情去寫。

當然,超前部署的不只工作和寫作,也包括整體的人生。有些人正在做移居的計劃,香港滙豐網站首頁的宣傳,赫然就是說能幫大家做移居的準備,相信銀行是看到很多人正做這一類部署。而今天《蘋果》的事情,儘管有人會覺得更能維護國家安全,但亦總有人會持不同看法,而加快為移居作出超前的部署。

這種部署兹事體大,而且由個人的部署,又進而影響到整個社會的部署。好比最近議論要在香港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某個不便言明的理由,恐怕是也有不少醫護正陸續移民,造成許多空缺;但與此同時,最需要醫護照顧的長者通常不會移民。醫生對病人的比例越來越失衡,人手本已嚴重不足,未來則更為不足。不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那香港是否寧願沒有醫生了?背後別無良方。而人們也記起,當醫護要求封關的時候,他們被罵為黑醫護;他們現在走了,也許這些人會額手稱慶吧。但與此同時,醫護的空缺還是要作出超前部署,除非你能遊說香港病人到外國或大陸醫療旅遊 ── 事實上這件事也在部署之中了。

《蘋果日報》是否仍能出紙,不能肯定,沒有人知道它作出了哪些超前部署,能夠應付哪類緊急情況。然而那是難以樂觀,因為即使盡了最大的努力去部署,但羅網的收緊力量,可以一天比一天來得緊,直到最強的部署也難以承受。至少今天的力度,就已比去年八月已經很嚇人的景象,又澎湃了許多。

其他人所作的超前部署也是一樣,到最後會否功敗垂成,無法預料,因為變數太多。既有內在,也有外在因素。超前部署只是做最好的準備,但最後未必能夠預防那個最壞的打算。

假如五位《蘋果》高層不能保釋,那就連繳納一張銀行帳單的能力也沒有。在獄中除了抵禦熱浪和小強,一切都是一籌莫展。雖然剩下來的仍有靈魂的熱度,以及個人的情操。也許這才是他們這許多年來,一直所超前部署,卻沒有刻意而為的 ── 他們選擇活出自己的人生。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