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香港人……」的口號看香港抗爭運動邊界的拓展

2020/5/27 — 17:1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沙鷗】

不要少看一句口號的影響力,抗爭者在抗爭運動所呼喊的口號,往往是抗爭者所發出的訴求,通過集體地喊出那句口號時,形成一股集體的精神力量,甚至影響整場抗爭運動的發展方向。因此,口號的內容非常重要,也必須審慎,正如群眾運動思想大師賀佛爾(Eric Hoffer)指出:「極不切實際的夢想即使沒有實際的權力作為後盾,一樣可以讓人產生最大無畏的膽[勇]氣。這是因為,懷有大希望者的力量可以來自最荒謬的力量來源:一個口號,一句話或一枚徽章。」

一句口號的產生乃是通過人的思維過程,當人叫喊出一句口號後,尤其是一句抗爭性的口號,背後乃反映着一個抗爭性的訴求,為了達至該句口號訴求之目的,必須付上實踐的抗爭行動,不然,就會成為一句空泛而沒有實質意義的話語。因此,一句有意義的抗爭性口號,乃是將人的思維、言語和行動緊密地結合起來的,並且由個人影響到一個群體,為一個群眾抗爭運動帶來一股集體的動力。因此,一句新的口號,乃是一個新的思維說出新的言語,也應該從而產生一種新的行動,為抗爭運動帶來新的動力與方向,從而拓展出一個新的抗爭邊界。從抗爭者呼喊「香港人加油」,進到「香港人反抗」,再演變為「香港人報仇」,到最新「香港人建國」的口號,可以反映香港抗爭運動的不同階段。 

廣告

一.「香港人加油」——「和勇合作」階段

「香港人加油」乃是第一個階段抗爭運動的口號,主要反映出從 2019 年 6 月至 9 月反《逃犯條例》的抗爭行動。該口號所稱呼的「香港人」,突出一個集體的身分認同感,那是對所有「香港人」發出的呼籲,「加油」就是一個打氣的行動,激發不同的「香港人」,在抗爭運動中繼續努力,因「加油」只是一句較為空泛的話言,是一句鼓勵性的話,參與不同的活動都可以用「加油」一詞以示鼓勵。基於「加油」的行動所要求的門檻很低,幾乎所有「香港人」都開以一起為抗爭運動「加油」,大家在參與抗爭運動的過程,也可以彼此激勵「香港人,加油」。

廣告

因此,在「香港人加油」的口號下,無論是和理非或勇武派,在「不割蓆,不篤灰」,以及「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行動綱領下,都能夠動員廣泛市民參與,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抗爭力量,成功地迫使政府撤回《逃犯條例》草案,達至在六月抗爭運動原初「撤回」的訴求,也是至今惟一能達到「五大訴求」之一的訴求,幾乎完美地實踐「和勇合作」的抗爭模式,成為 2014 年雨傘運動後,在抗爭運動上一個重大突破,甚至開拓香港抗爭運動前所未的新邊界。

二.「香港人反抗」——「勇武為主」階段

當政府在10月4日下午宣佈將於翌日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後,那是繼《逃犯條例》之後的另一條惡法,可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進一步激起民憤,網上隨即發出「香港人反抗」的呼聲。當晚不同地區立刻進行各樣的「反抗」行動,以示對政府訂立惡法的不滿。此外,即使在沒有警方不反對通知書下,不少市民都甘願承擔有可能被拘捕的風險,參與有關反對《禁蒙面法》的示威遊行,進行公命抗爭的反抗行動。其中 10 月 20 日在尖沙咀的 35 萬人大遊行,可說是《禁蒙面法》之後,參與者最多的一次「反抗」行動,其中大部分參與者為和理非,當然遊行後也勇武派進行較激烈的抗爭 。

「十月圍城」,並不是一部電影而已,乃是一個現實之城,一個動盪之城,由一個制度上崩壞之城,帶來一個「反抗」之城。在這個「十月圍城」,若以一句話來形容這個城市,那就是「香港人,反抗」!整個城市充滿着前所未有的「反抗」精神,「反抗」之聲響遍全城。「香港人反抗」的口號,將抗爭行動逐漸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如此,這個抗爭運動的規模與影響力遠比不上第一個階段,很多在第一個階段參與的和理非已經沒有投身在該階段的「反抗」行動中,因為從「加油」到「反抗」,意味着更大的付出,故此,參與該階段的抗爭者改為以勇武派為主,勇武派對黑色店鋪與港鐵站的裝修和不同程度的縱火行動,成為這個抗爭運動的主要特徵,從而延展了暴力的邊界。

三.「香港人報仇」——「勇武升級」階段

11 月 8 日早上,當傳出年僅 22 歲的周梓樂同學傷重不治的死訊後,成為香港這場抗爭運動中第一個公開死去的抗爭者,因墮樓的原因疑點重重,加上警察以一貫的謊言企圖掩飾真相,使廣大市民內心感到哀傷與悲憤,網上立刻出現「香港人,報仇」的文宣,在當晚的示威行動中開始有抗爭者喊出「香港人,報仇」的口號。11 月 9 日晚上在添馬公園舉行的「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集氣大會,大會宣稱有十萬人出席。當晚祈禱會原本在一片沉靜哀傷的氣氛下進行,但其後「他」聽到在場群眾喊出「香港人,報仇」的口號,配合在添馬公園現場周圍噴上大量「香港人,報仇」的字句,頓然使「報仇」的集體意式升溫 。再加上爆出少女 X  在荃灣警署被警員輪姦案件,11 月 11 日發動「三罷」行動早上,一位警長在沒有受到任何攻擊下近距離開槍射擊周柏均同學,以及防暴警察發射一千多枚催淚彈,使中大師生與校友奮起悍衛校園悲壯的一役,再加上理大圍城所帶來人道危機和眾多人被捕,確實使「香港人,報仇」的意識加劇,在抗爭中闖進了仇恨的邊界。

四.「香港人建國」

2020 月 5 月 22 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開幕,議程包括人大常委會提請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簡稱《港版國安法》), 使香港面臨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邊界的崩壞。在 524 銅鑼灣的游擊式街頭抗爭中,「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成為其中一句叫得最響亮的口號,而且回應的不只是年青人,甚至一些成年人和中年人都一起高呼。此外,不同有關港獨的文宣都出現,如「推翻港共政權」、「沒有自治,唯有獨立」、「民族自強,香港獨立」 等單張。道路上噴上「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和「香港獨立」的字句,而網上也提出「香港人建國」的新口號。

5 月 27 日下午近 1 時,一群市民開始聚集在中環港鐵站口,當人群開始叫喊口號時,除了叫喊一些延續去年的口號外,終於高呼「香港人建國」的新口號。接着,當市民走出馬路時,大批防暴隨即趕至,其後,舉起藍旗並多次驅散市民,但市民仍然高呼口號對峙。突然間,在皇后大道中的速龍向着對面街的人群連續發射多槍胡椒球槍,並跑過對面開槍追射市民。當市民散去後,又再聚集起來,繼續有人高呼「香港人建國」的口號。

北京中央政府以為藉著強硬訂立《港版國家法》可以打擊一小撮「港獨」份子,卻沒有想到,終於正式催生了香港獨立運動。從 527 中環喊出「香港人建國」的口號,突顯香港人抗爭的轉型,就是從去年己亥的反修例抗爭運動,轉型為庚子香港獨立運動,將過去近一年的抗爭運動帶進一個新的階段,開拓出一個新的抗爭邊界,也許,這是中央與特區政府沒有想到的。 

(作者簡介:從事神學教學與研究的牧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