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 U 型到 J 型 — 建制派得票模式的改變

2019/12/7 — 20:08

【文:蔡子強、陳雋文】

今屆區選海嘯,建制派慘遭沒頂之災,只輸剩一成多議席(63 席)。那麼建制派在這場海嘯中沒有被捲走,仍然能夠站穩,仍可守得住的是哪些議席?這些選區有何特徵?本篇將先行探討階級層面,並會以選票數據來說明,建制在貧富階級光譜的得票模式,如何由過往的 U 型改變成今次的 J 型,並淺析當中的原因,尤其是如何牽涉到對這場變相政治公投的看法和立場上的階級性差異。

建制表現最好在富貴選區

廣告

近年立法會選舉有一個現象,那就是建制在最窮和最富這階級的兩端,即公屋和豪宅,都表現較好;但在中間,即居屋、私樓,尤其是大型中產屋苑,卻表現較差(見圖 1),情況就仿如一個 U 字。那麼今次區選又如何?

從圖 1 可見,今次縱然建制派慘遭沒頂,但竟然也有可以反壓泛民的社區類別,那就是豪宅,竟然可以反壓泛民 8.58 個百分點﹗甚至比起 2016 立選時表現還要更好。

廣告

反之,因為「蛇齋餅粽」等社區工作和實惠,建制派一向在公屋區被看高一線,但事實是,在今次區選,建制派在公屋區,與居屋/私樓/大型中產屋宛相比,表現差距卻收窄(同見圖 1)

圖 1:建制和泛民在不同階層社區的得票份額

圖 1:建制和泛民在不同階層社區的得票份額

我們再換個角度去看,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圖 2 列出建制和泛民在不同收入水平選區的得票份額。建制在最高的兩格,即個人月入中位數為 ≧ 50,000 元和 40,000-49,999 元兩格,表現最佳,分別有 53.54% 和 48.92% 和的得票份額,所以建制是贏了那些富貴人家。在最富有、個人月入中位數都在 40,000 元以上的那 17 個票站當中,建制共贏了 8 個,分別是山頂、海灣、司徒拔道、九龍站、樂活、寶馬山、渣甸山、九龍塘。

圖 2:建制和泛民在不同收入水平社區的得票份額

圖 2:建制和泛民在不同收入水平社區的得票份額

建制在基層社區表現不如預期

之後,在往下的水平,包括中產和基層,建制的得票份額都一直維持在 40-42% 左右,差距並不大,要直到最底層,13,000 元以下,才微升至 43%,但其實差距仍非很大。

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至底層之社區,以及那些新建的公屋區,建制形勢稍好。

在最低的一格,即個人月入中位數 <12,000 元,總共有 12 個選區,當中建制共贏了 3 個,而有趣的是,這 3 個都集中在末端最窮的 4 個選區(見圖 3)。

圖 3:建制和泛民在最窮 4 個選區的得票份額

圖 3:建制和泛民在最窮 4 個選區的得票份額

從圖 4 可見,6 個新建的公屋選區,建制贏了 4 個,泛民只贏得洪福和水泉澳兩個,且只是險勝 154 票及 32 票,至於這 6 個新建公屋選區的平均得票份額,建制亦以 54.31%,壓倒泛民的 45.37%。這 6 個區除了洪福之外,都因為太「新」的關係,而沒有個人入息中位數的有關資料,因此並不包括在圖 2 之中,但有理由相信,有關數字都應在最窮榜末之列。

圖 4:建制和泛民在新建公屋選區得票份額

圖 4:建制和泛民在新建公屋選區得票份額

其實,早在今屆區選之前,新建公屋選區,已因泛民的慘敗而備受媒體注目,著名例子包括啟德北,以及啟德南(今次區選改名為啟德東),即所謂的「鉛水區」,在九西補選中,陳凱欣可以在此贏李卓人六四比以上。這兩區的個人月入中位數分別為 11,000 元及 12,000 元,均屬榜末之列。

在這些最窮,以及百廢待興的新建公屋選區,其實往往是財雄勢大的建制派政黨,「蛇齋餅粽」和「社區保母」等地區工作,最能大派用場的地方,因此形勢佔優實不難想像。

對反修例運動看法立場上的階級性差異

如果把今次選舉看成一次變相政治公投的話,那麼結果顯示,上層社會對反修例運動造成的社會動盪,影響繁榮安定,尤其不滿,因此很多轉而票投建制。一向在直選表現麻麻的自由黨,今屆區選卻反而成了建制派中表現最優,當選率和選區平均得票率分別有 45.5% 及 48.4%,冠絕建制,實在事出有因。

至於建制在一般的基層如公屋區表現不如預期,我相信與這些社區同樣嚐到警暴之苦有關。過去半年警隊「止暴制亂」時,亦往往闖入基層社區,放過大量催淚煙(TG),更闖入屋邨內拉人,甚至與街坊發生衝突,以武力把街坊制伏,因而造成極大的怨憤,TG 對公眾健康尤其是小朋友成長所造成的影響,更成了街坊尤其是一眾媽媽所憂慮的議題,草根階層同受此苦。但建制卻不同泛民,候選人只能選擇對警暴和 TG 噤聲,亦因而被街坊所埋怨和遷怒,自然影響選票。(順帶一提,警隊絕少闖入豪宅區「止暴制亂」,亦因此上層社會對 TG 和警暴便欠了切膚之病。)

從 U 型到 J 型

作為一個小結,在今次成了變相政治公投的區選中,建制在貧富階級光譜的得票模式,已經出現了轉變,由過往的 U 型,變成今次的 J 型,那就是,由過往在窮和富這階級兩端都表現較好,變成今次,在至窮那一尖端仍有優勢,但之後無論在基層和中產都同樣低迷,直到富貴的一端才優勢變得明顯。

 

 (本文原先刊登於 12 月 4 日的《明報》,此乃修訂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