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復仇的義理 — 從《鋼鍊》和《蝙蝠俠》看刑罰公義(法學修訂版)

2020/9/29 — 16:59

上圖為 The Batman (2021) 預告片段截圖,下圖為《鋼之鍊金術師 FA》中的 Scar(作者製圖)

上圖為 The Batman (2021) 預告片段截圖,下圖為《鋼之鍊金術師 FA》中的 Scar(作者製圖)

【文:中大法律國安法關注組 CUHK Law NSL Concern Group】

「以眼還眼」— 一種前現代、原始的道德觀念,英文為 retribution;舊約聖經(《申命記》19 章)中描述此對等報復式的制裁,為一種為着「上帝的義」實行的正義,一種「報復的律法」(拉丁原文:lex talionis)。但經過千萬年來,人類在倫理學上的發展,似乎大眾經已否定了這種原始的正義觀,轉而投向法律公義觀念體系以規範懲罰與更生的機制,道德標準終歸於工具理性與監察權力,不再依賴原始道德作為罪惡的仲裁原則。從文化上,Batman 等英雄大眾文化之中對正義的思辯,正正體現當下社會道德觀念。經典日本動畫《鋼之鍊金術師 FA》一作中斯卡(Scar)的角色曲線,更是將此辯論推向更高層次,加入佛學及唯心主義的理念,再把討論擴大至國族政治的層面。對香城 online 的玩家們,相信這正是夙夜思索的問題:「究竟三萬 thx 合唔合符道德?」有見近日 The Batman(2021)的預告推出,筆者藉此機會,以上述兩套作品為經緯,以法學概念分析為附,檢視「報復正義」(Retributive Justice)在流行文化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理據。

1. 原始阿修羅式正義

廣告

先以語理分析,檢視所謂「報復」一詞的定義。「報」中文語理下帶問罪之意,《韓非子.五蠹》:「以為直於君而曲於父,報而罪之。」,「復」字亦解作回來、返回。可見中文中報復意味着「果報」;種惡因得惡果,業矣。因此華夏素有「替天行道」之說,一種以原始、非人格神式信仰為依歸之道德觀。華夏、中東猶太、日本神道教以至中古時代歐洲等較古老的文化體系,幾乎皆以這種與宗教掛勾的道德規範,作為報復行為的正當理據。就如中世紀天主教神學家聖托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及聖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等思想家所提出的正義觀,皆以上帝懲罰罪惡與不公義作為理論起點,就如聖奧古斯丁著名的「義戰論」。而文化作品中的代表,Scar 可謂其中一個具此呈現的角色之一。

《鋼鍊》中的斯卡(Scar),為伊修瓦爾滅族而雪恥,獵殺阿美提斯的鍊金術師。他所提倡的理據也以「替神懲罰行使褻瀆之術」為由,可見原教旨式的「報復正義」實為較原始(primitive)的正義觀,當中離不開信仰體系的支撐。而主角愛德華艾力克作為一位無神論者,其否定斯卡(Scar) 「報復正義」的理據正正就是站在的對立面。愛德華反對「報復正義」的理據大概是一種美德倫理(virtue ethics)與唯心主義(idealism)甚至佛理三者兼容的立場。雖然愛德華否定人格神的存在,但卻認為人命是有絕對價值,「牽連無辜之人的復仇還說什麼正當不正當的。」同時,他對於摯友們的報復行為之批判中,訴諸於人格實踐,認為仇殺帶來執着,催生品德崩壞,造成人格的腐化,使人禽無異。就此而言,愛德華的道德觀,筆者且總括為「人本主義」(humanism)。

廣告

「我們不是惡魔,更不是神。我們是人啊!」— 愛德華艾力克(動畫《鋼之鍊金術師 FA》(2009)對白)

先不論有關本體論及知識論的思辯,於倫理學上,愛德華的道德原則確實地比起原始信仰式的「報復正義」較為理性一點,因為至少「講道理一點」。認真想想,所謂替天行道式的報復正義,簡單一句就是「因為天理循環,壞人就要死」,說穿就是宗教觀念。不是說宗教一定不對,只是概念分析而言, 原始式「報復正義」整個的理論架構就會涉及的論證就不只有倫理學及法學的問題,還有龐大的本體論和知識論問題。無論理據如何的巨大,最終也必先處理「神」、自然倫理的論證問題,哲學上不是一個簡單而容易處理的立場。但並不代表原始式「報復正義」完全不可取,只是需要社會學、政治學甚至民俗學的同學代為解答而已。[2]

2. 俠義式私刑的正當性

「私刑式正義」(vigilantism),就是通過武力對抗惡行的非合法手段達致正義、公平正義。來源又是自聖經而生;於創世紀 34 章中,雅各的兒子為救親妹而施加暴力於惡人,並對自身行為加以辯護。在現代中,自 1851 年起就有紀錄於美國西部有公民組織私刑俠義團隊,往後更加衍生更多在社會秩序混亂的時代出現的私刑事件。在近代流行文化,因此有眾多美國作品呈現私刑俠義者的行為,如西部牛仔片、英雄漫畫和改編電影等,表表者當然是《蝙蝠俠》(Batman),它所展現的文化體系價值,正與原始信仰式「報復正義」不同。它所依據的不是宗教,卻是理性主義,說的是古典唯心主義(Classical Idealism)語境下的「理性」,作為「報復正義」的原委及道德辯護理由。

有人認定私刑式正義是道德含糊的正義原則,徘徊於道德與仇恨心態的界線。筆者卻不以為然,原因是私刑式正義的真正敵人,是工具理性的教條主義。在蝙蝠俠(Batman)的語境,私刑式正義的前提,是司法制度和社會權力的平衡的失效。大家試想像,當處於一個法律制度無法保障人身安全、政治權利及社會資源分配平衡的社會之下,所謂的法治秩序與極權及教條主義之間的距離有多遠?(其實根本不用想像吧?)私刑式正義無疑是不合法,但它的中心思想就是:生存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守法已不再是合理的選項。在最新的 The Batman(2021)預告中,主角在毒打惡人後中二病地緩緩低語的一句 “I am Vengeance.” 仿佛在訴說:「我確是報復正義的化身,但這是社會的錯!」社會有錯,背後最大的隱含前提,正是世界應有對錯之分,只是社會現實不容達致此標準。大家試想:當一個人說出一件事有錯之時,必然代表說者自身有一套道德觀。而蝙蝠俠(Batman)的道德標準,就是站在他的武力手段後,那套極端的義務論。不只人有責任遵循公義,更應出手制止不公義繁生。與其說是私刑,其實它更象懲罰。在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夜神三部曲》(The Dark Knight Trilogy) 中,主角的不殺原則、私刑手段,背景理念的展現實質具備一套完善的義務論支撐。而在第二部曲中,角色哈維.丹特(Harvey Dent)由法治英雄墮落為修羅,正正暗喻着,工具理性主宰的法治制度是多麼的脆弱,真正不朽而可信的只有存心的善,又或唯心主義者口中的「理性」。

在義務論架構下,報復正義其實正正可以理性主義式的本體論作支點,以人理性能夠感知的客觀善惡律作緣督。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於其著作 — 《道德形上學基礎》( Groundwork of the metaphysics of morals)指出,懲罰本身作為正義的問題,法理上它不能被當作手段(mere means),因此懲罰的公義是基於罪惡和不公本身的相應手段。他認為,「罪惡」本身是不道德的,而懲罰應該對應不道德本身,因此是一件公義的事。

例如:

劊子手斬下殺人犯 A 的頭之時,劊子手想着的不是想要殺死 A,想的卻是為着殺人罪懲罰A。

康德式唯心主義較會着眼於劊子手行刑的因由,亦即彰顯公義的道德意志(maxims)。即是,懲罰本具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不能被取代,所以懲罰本身是必須存在且道德的。當社會制度淪陷,無法對惡者進行懲罰之時,私刑卻是回復理性公義的唯一行為,因此有被道德證成之可能。

3.「以眼還眼」的真義

在原始宗教信仰文明發展後,人類社會其實曾經進入一個依據傳統及創制而建立的公共理性,而發展出的一套古老卻成熟的法律制度,迄今的西方國家的法制更是以其為經來發展出現今的制度;這套制度就是羅馬法。承接上述對於唯心主義式公理的論述,另一樣需要強調的原則 — 手法的「相稱性」(proportionality),正是發展於羅馬法學原則。這原則最初的源頭,雖是本文開初所提及的「以眼還眼」,但在蝙蝠俠(Batman)的作品中,所謂不殺原則的呈現卻比較帶有羅馬法色彩,是一種具有「自然法」(natural law)色彩的懲罰公義原則。其指謂的,是一種施諸於邪惡相應重量的正義,以惡本身造成的道德損害,施之相等量的懲罰。最簡化的例子就如下:

小強踢了小黃一腳,令小黃的其中一只手殘廢了;

小強所造成的惡就是令人痛失一臂,

因此,這裏的公義就是他應被斷一臂作懲罰,

而懲罰的道德在於以同樣的手法、相同程度的痛苦報以他所作的惡,

是為懲罰的相稱原則。

古羅馬法學家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是一位信奉自然法的學者,他認為法律的原則與道德掛勾。而人類本性使然,理性是道德的,因為從理性而來的法律更能被道德證成,對他而言這幾乎是不證自明的:因為人的本性是趨利避凶的,為善作公義是有利的,所以人的本心是「自然」向義的。自然地,西塞羅認為「自然的律法」就是道德且正義的,從而確立法的正當性(legitimacy)。而懲罰作為一種公共法律、法制中,決定了法之規範權力的原則,自然更應受到道德本身的規限。因此,懲罰應受自然法所規範。例如,西塞羅認為懲罰應有尺度,以公平為守則,規矩成方圓。而且,這種公平亦在於施加的懲罰不超出惡本身的程度,是謂合理(proportionate)。蝙蝠俠(Batman)強調的不殺原則,在形式上不同,卻殊途同源。蝙蝠俠(Batman)決意不把落網的罪犯殺掉,其中最重要一點是因為他認為生命誠可貴,活著是最高尚的權利,沒有一種惡是容許生命的剝奪,因為生命永遠是目的,不能被計算。對這位康德式唯心主義者而言,犯罪的公價就是法律的制裁。當然,這種原則不一定正確,但不得不承認這種道德原則的論證,充滿了自然法揉合唯心主義的色彩。但那如果要講求相稱性,便是原始信仰式的「以眼還眼」;你刺我一刀,我還你一刀,有何區別?終究只是報復而已。但其實西塞羅的重點不是在於形式上的相應,而是自然法作為道德的律例所主宰的原則。分別只在蝙蝠俠(Batman)此等的唯心主義者而言,人作為理性的載體,一種「物自身」(being in itself)的存在,擁有不被當作只是工具的存在,因此殺人是無論如何都是不道德,僅此而已。面對惡的時候,不論西塞羅法學者,抑或唯心主義者而言,報以相應的懲罰以達公理,也是應有之義。俗語有云:「這是原則問題!」自然法就是重視因應自然道德的原則,人應如何做;是一個前設的問題。重點不是「以眼還眼」這條法律(positive law)本身,最重要的是「為何要以眼還眼」的原則(principle)[3]。

4. 結語

綜觀全文的兩大切入點,我們不難發現兩個觀點之中有趣之處在於:明明都是處理關於「以眼還眼」式的刑罰公義問題,為何會有如《鋼鍊》中替天行道般的懲罰和蝙蝠俠(Batman)私刑式正義及不殺原則之別?由此可見,平日看似理所當然的所謂道德觀念,背後其實亦有更深層次的法律哲學討論。本篇文章旨在歸納筆者所理解關於刑罰公義的理論,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說明兩種理論之間的異同,以及背後承傳的法律傳統和思想。筆者有感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從法官判案到普羅大眾討論法治時往問題時,往往只提及「暴力就是暴力,犯法就是犯法」這等片面說詞,而忽略了法律背後對工具理性的思考和討論。世上總有教條主義者,盲守規則,知其言而不知其所以然者矣。古有法利賽人,今有喧若寒蟬、盲從惡法紅線的官僚主義者(不用指名道姓相信大家也明白指謂的為何許人吧)。法律如果失去關於工具理性的討論,剩下的法律條文就只會成為教條主義式(dogmatic)的規則和律例,而法律亦很容易淪為極權下暴政打壓異見的工具。唯有認真審視及看待法律背後的工具理性思考,以及梳理古今法律背後一脈相承的法律傳統,方能解答何謂法律、何謂公義的核心問題。

 

[1] 阿修羅:佛教六道之一,有天神般的神通,卻沒有天道的仁慈。往往與「嗔,怨」之氣、性格暴躁、善妒、極端執着等特質有關,往往渴求跟天道眾生一樣的地位和權力。日本傳統文化往往以「修羅」形容執着於怨氣、仇恨而迷失自我的狂人。(如《舍利弗所問經》説修羅道投生業因為 —「志強,不隨善友所作淨福,好逐幻偽之人,作諸邪福,傍於邪師。甚好布施。又樂觀他鬥訟。故受今身。」)
[2] 傅柯(Michel Foucault)曾於《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Discipline and Punishment: The Birth of Prison)中寫道,歷史中的刑罰機制,由公開、顯露的暴力,在理性化的導誘下劇烈的轉變。有趣的是從這可見,刑罰的法理根據及原則實則隨着社會意識形態的範式轉移,跟住權力而可能出現改變,不一定如我們認知的,在公共理性思辯中過渡。
[3] 如法哲學者羅納德·德沃金(Ronald Dworkin)所言,法律的本質取於訂立法例條文等現成法律(positive)的原則(principles)如何塑造出法律的完整性(law as integrity),如何建構出法律的精神。問題的精粹不只在於「法律如何說」(what is the law),更是在於「法律為何如此」(why is the law)。

參考:

  • Dworkin, Ronald. 1986. Law’s empire.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 Foucault, Michel. 1995. Discipline and punish: the birth of the prison. New York: Vintage Books.
  • 《舍利弗問經》
  • Cicero, Marcus Tullius, Niall Rudd, J. G. F. Powell, Marcus Tullius Cicero, and Marcus Tullius Cicero. 1998. The Republic; and, the law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Kant, Immanuel, Mary J. Gregor, and Immanuel Kant. 1998. Groundwork of the metaphysics of moral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THE BATMAN (2021) Trailer,Calif. : Distributed by Warner Home Video, 2020.
  • The Dark Knight Trilogy. Burbank, Calif. : Distributed by Warner Home Video, 2012.
  • 《韓非子.五蠹》
  • 原作:荒川弘,監督:入江泰浩 鋼之鍊金術師製作委員會,《鋼之鍊金術師 FA》(2009)

中大法律國安法關注組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