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忍辱負重與苟且偷安之間

2020/7/10 — 18:40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國安法》下,香港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林鄭定義「國家安全公署」的開幕是香港的「里程碑」未嘗不是香港的政治現實。

在進入「一國一制」的新時代下,一支旗、一首歌、一本書、幾個字也可以成為「國安法」的目標,以言入罪近在咫尺,法例無遠弗屆,無邊無際,新時代下香港人如何自處成為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 

白色恐怖下,「黃店」拆下文宣,口號變成符號,數字代替歌詞,政治組織解體,一切都是服膺於眼前的政治現實的民間反應,究竟是聰明靈活,或是委曲求存,莫衷一是。除了表態,還有是留是走的抉擇,選擇離開者被責為背棄手足;不畏強權者被譏為有勇無謀;遊走在紅線之間者被指自我閹割。怎樣做都不對,怎樣做都找不到突破口。 

廣告

或許我們應回到原點:「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當中除了群眾的多元智慧外,當中還有民主的意味: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方式、想法、價值觀做自己相信的事。

如何自處,是每一個人的課題,每個人的底線、羈絆、考量都不一樣,很難為他人作出決定,更不可能為他人的行為作價值判斷。「忍辱負重」與「苟且偷安」之間沒有明確的分野,表徵上可能完全相同,分別只在乎一心;而「一心」是看不見、摸不著、猜不透,對於同路人之間的抉擇,只有信任。

廣告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很虛無,也很脆弱,但過往一年,香港人都是憑著信任走過來的。沒了信任,我們什麼都不是。

2020 年 7 月 1 日後,香港人面對的是全新的香港,想好自己的課題,行自己選擇的路。活下去,落子無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