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忘恩負義的香港商界

2019/7/17 — 20:49

資料圖片:有市民到沙田新城市廣場製作「連儂牆」,攝於2019年7月16日

資料圖片:有市民到沙田新城市廣場製作「連儂牆」,攝於2019年7月16日

因「反送中」而激起的逆權運動,戰火不斷漫延至商界,最新的事例是警察在新城市廣場圍捕示威者,令新鴻基地產觸犯眾怒。香港商界享受了多年太平盛世,全城樓奴的好日子,驚見新一代香港人「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戰意,對新形勢一籌莫展,只能默禱事件會自然平息。

政府無能,選擇性執法,偏幫權貴這些控訴,一直像地底熔岩,送中條例只是激活了這個火山,民怨其實一直都在。

香港由 689 上台,延至今天這八年之亂,既冇腰骨、又冇政治智慧的商界,要負很大責任。大家都知市民無票,三年前,在中共吹雞下,商界近乎全部押注林鄭,777 票當中,多得商界支持不少。想當年,商界何嘗不是與民為敵,明明市民揀鬍鬚曾,你地就一廂情願以為林鄭會益商界,怎知送中條例先直接插商界一刀,處理失當,激發民怨火山爆發,熔岩流到商界,你地除了大叫「唔好搞亂香港」、「全年零售銷售將跌雙位數」之外,作為 1/1200 的稀有選民,為何不叫林鄭「票債票償」,同選民交代「問責下台」?說到底,香港政治就是畸形,市民固然沒有選票,商界選委亦不敢要求行政長官問責,結果搞到政府專横無道。

廣告

再說遠一點,九年前,明明唐英年是商界代表,當年商界又廣傳甚麼「anyone but CY」,結果中聯辦吹雞,除了李嘉誠,全部跪低,選委寧願背叛盟友唐英年。689 在任五年,引入文革式互鬥惡習,遺禍罄竹難書。

沙田新城市廣場昨日被近千名市民包圍,要求交代究竟有沒有跟警方配合,將商場變戰場,以往很多市民會覺得此舉是「阻人做生意,搞亂香港」,但時移世易,現在不少人卻覺得商界應受此報。

廣告

眾所周知,送中條例一通過,受影響最大的,其實是在大陸做生意的有錢人,但這班喪失意志的有錢人,心裏反對,表面卻講反話,口口聲聲「不是逃犯,不怕修例。」要不是 6 月 12 日,一班年青人奮不顧身,連前途都豁出去「反送中」,條例在一班建制派表決下,恐怕已三讀通過。送中危機解除,商界一句多謝都冇,點解新城市廣場圍捕事件會激發眾怒,多少因為商界「忘恩負義,恩將仇報」!

講到逃犯條例,不得不提劉鳴煒、劉鑾雄父子。雖然說送中門檻後來由五年調升至七年,但撤回當然更一勞永逸,青年反送中成功,條例壽終正寢,省了劉老先生折騰著草,劉公子應該對年青人講聲多謝,躬身下台,辭任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而不是繼續裝模作樣,扮哂傳遞年青人意見。其實連「送中門檻」都有得傾,社會嚴重傾斜權貴有錢人,便是年青人憤怒的原因,根本無需富二代作傳話人。至於青發會這個組織,委員居然包括民建聯林琳,不用再看都可以肯定這是一個浪費公帑的組織。

商界中多年來除了李嘉誠,就數到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最有腰骨。他和自由黨其餘三大長老去信要求張宇人辭任行會,也算對市民盡應有之義。倒帶看看,自由黨在 6 月 9 日,103 萬人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後,跟政府同樣在當晚 11 時發聲明,重申該黨支持政府修例。要不是你們一班奴才心裏反對,實際行動卻出賣香港人,又何來之後 6.12 和 7 月 1 號立法會衝擊等一連串事件。

在目前兩極分化的政治環境中,商業機構不能再以「我不懂政治」的港女 mode 行走江湖,尤其今時今日,港女在抗爭前線都可以好勇武,雖然香港富豪底子極厚,但至少商界要明白,出賣香港人不再像以往一樣毫無代價。

 

原刊於《獨角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