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忠成庸偽 毒害社會

2019/11/22 — 11: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日前剛上任警隊「一哥」,外界形容他立場一貫「鷹派」及作風強勢。剛過去的星期日(17/11),他便親身上陣指揮紅磡及理工大學一帶,雷厲風行,為自己先立頭威。而過去五個多月社會運動以來,當時為警務處副處長(行動)的他,曾指揮的「踏浪者行動」受各方質疑,加上一直堅拒就「7.21 元朗黑夜」作致歉,尤其至今已四個月的「721 事件」僅 6 人被控,香港人不敢忘記。

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筆者希望簡單分析「新一哥」過去幾天留下了那三把火,當中牽涉多政府部門需要問責之餘,更需要香港巿民同心齊齊撲滅火種,以免於警員執法、公共衛生及醫療健康這三方面,形成更大的社會傷口:

第一把火 — 重裝出擊,不留退路

廣告

智利當地在最近因地鐵加價觸發的示威持續了一個月,但政府因智利大學的研究報告指出,警方使用的橡膠子彈中的橡膠成分僅佔 20%,其餘 80% 為二氧化硅、硫酸鋇及鉛等有毒物質,因此警方在本周二(19/11)宣布,暫停使用橡膠子彈對付示威者。

智利總統皮涅拉 Sebastian Pinera 亦在近日公開譴責警隊使用過分武力、侵犯人權,聲言「不會有罪不罰,絕不姑息」,並説:「雖然我們堅決承諾和確保保障人權,但有情况是有人沒有遵循守則,亦有使用過度武力,也有人施行虐待和犯罪。」。促使當地檢察官處理超過 800 多宗涉及虐待的指控,當中包括:酷刑、毆打、強姦。

廣告

至今,理工大學仍有少量傷者及熱心照顧者在校園內,各方希望他們能平安離開之餘,回想星期日(17/11)警方部署,除了使用警方一直使用之武力外,鄧炳強明顯態度上更顯強硬,各方賢達到場亦沒有多少談判空間之餘,在事件中不留退路給抗爭者外,在各出口位置不斷攻擊及暴力拘捕,迫使孩子只能夠選擇「餓死」或「投降」,另於外圍大量拘散及拘捕聲援市民,造成大量傷者。以下是筆者列出星期日當日,警方使用的升級版武力程度,香港人以後可能會經常面對這種恐懼的心理準備,值得大家回應及譴責,尋求像智利般的改變:

- 大量使用中國製造催淚彈及向示威者直射多發橡膠子彈。
- 除大量防暴警察外,還出動黑衣喬裝警員、機動部隊、飛虎隊。
- 出動兩架水炮車、一架銳武裝甲車、一架音波炮車。
- 有警員手持 MP5 衝鋒槍、AR-15 自動步槍、SIG-516 半自動突擊步槍。
- 警方曾用於理工大學範圍內使用閃光彈、震撼彈。
- 飛虎隊狙擊手在高處持長距來幅槍在理工大學四周高處戒備。

第二把火 — 化武污染,害人害己

防暴警察一連兩日圍攻香港理工大學,使用大量中國制催淚彈。網媒「香城教育電視」於(17日)警方發射催淚彈理工大學現場量度「山埃」濃度,最高度數為 28.6ppm、29.7ppm 及超過 30ppm 的「爆錶」紀錄。因此,催淚彈釋出的山埃濃度已超過相關安全指引至少三至五倍。

加上近月警方在多數不必要之情況下,使用能釋放大量毒物質的大範圍武器,對於周邊人士及環境有嚴重傷害外。施放催淚彈之多,使香港廣泛地區之變相成為高濃度「二噁英」及「山埃」的「大化學反應堆」。政府及警方應立即公開催淚氣體、胡椒噴劑、顏色水劑的成分,以及其對人體和環境的災害;並向前線醫護發出臨床指引,支援醫護治療受這些化學武器所影響的病人,負起此人道災難的最大責任。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及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一直不肯交代催淚彈的化學成份,陳肇始更指當局的專家檢視過醫學文獻和研究,認為一般催淚彈煙的成份不會引致二噁英中毒。筆者非常質疑此説法的客觀性,因為若果醫學文獻和研究說飲「奶粉」對嬰兒有益,那麼小兒專科護士出身的陳局長會否給嬰幼兒飲用中國製的無良「奶粉」?

現實是,警方近五個月濫發超過近萬枚催淚彈,而且近兩個月更轉用中國製的催淚彈時,其中證實催淚彈燃燒時溫度能熔下超過 1000 度熔點的混凝土路面,與歐美醫學文獻和研究所指的催淚彈大有分別,未知這是否像黑心食品般的「大陸黑心催淚彈」?

陳肇始稱「警方不想影響其行動部署和行動能力而不想公開催淚彈的化學成份」,其實是聯同警方高層隱瞞真相,令化學知識不足的前線警務人員盲目跟從上級指令,令他們作爛頭卒,失去長遠健康,禍及下一代。因此公開催淚彈化學成份的話,還有那個警員會服從冷氣房內的冷血高層指令,所以陳局長不知是有心或鬼拍後尾枕,坦白説會影響警隊的行動部署和行動能力的主因,正是如此吧!

筆者強烈建議相關研究學者及化學專業人士,應組研究團隊在各個施放催淚彈現場拿取各種樣本,在長遠刊出研究文獻的同時,能另出報告譴責警隊濫發催淚彈的責任,為無辜市民、前線警員、相關病人及死者向政府追討賠償,提供有力專家證據。

第三把火 — 毒害醫院,社區災難

警方從星期日開始圍堵理工大學以來,大批市民在紅磡及油尖旺多處上街聲援理大校內人士。警方曾不顧伊利沙伯醫院內幾千病人生命安危,於醫院門外多次施放催淚彈,導致有毒氣體進入醫院範圍及空調系統。雖然院方昨日已安排人手用膠紙封密窗門,並向機電工程署借調空氣過濾系統,向各部門員工提供 N95 口罩及購買家用空氣清新機,盡量過濾固體懸浮微粒。可惜 N95 口罩及家用過濾機無法過濾催淚彈有關「二噁英」微粒及「山埃」等毒素,清潔工人亦不斷用錯誤方法清理,可見伊院高層的無知及警隊的不負責。

根據網上及官方資料,筆者建議醫院管理局立即封閉醫院、封鎖急症室,禁止所有病人及職員進出避免將污染物進一步擴散,交由政府化驗所及消防處危害物質專隊、處理櫃,出動消防處荔景專隊到場處理。醫院管理局重大事故指揮中心亦應當值指揮,立即運用香港中毒防控網絡,聯合醫院中毒諮詢中心及威爾斯親王醫院治療中心、瑪嘉烈化驗室。

政府及各政策局、部門必須根據第三級災難應對,《生物、化學、輻射及核子劑襲擊事件應變計劃》,作出災難應對處理由消防處危害物質專隊、處理櫃處理受影響伊利沙伯醫院及周圍,警方西九龍總區,暫停任何附近戰術行動,設立熱區封鎖線全力伊利沙伯醫院災難應對處理。

由於伊利沙伯醫院地區曾經受到催淚彈污染,應該在大規模消防處危害物質專隊進行處理之後,才恢復正常運作,所以政府受權警方在社區之行動指揮,需要為受影響病人及醫護人員承擔最大責任。

寄語

為解決長達近五個月的社會爭議,是時候雙方尋找溝通及協議的空間,而區議會選舉在即(24/11),所有市民應冷靜以手中一票回應政府,顯示對政府支持或反對立場,齊心今個星期日晨早 7:30 去票站排隊投票,為「和理非」犧牲一次「早起身」,齊齊「和平、理性、非暴力」,盡公民責任。

筆者亦懇請社會各界及各社會賢達,不論理念和立場,促請特區政府以政治方式解決政治問題,回應社會多數人的訴求,盡快為違法警員和被捕之士,選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選擇特赦方案處理,協商解決社會爭議,恢復社會秩序及溝通,走出當前政治困局,回復社會安寧及法治精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