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念阿廸 念明天

2021/3/26 — 17:30

朱凱廸

朱凱廸

【文:大白菜】

認識阿廸這個神人,是從街頭上十多年前的拆皇后碼頭事件中認識他,早年他由中東國家回來,一個奮青變成左膠變成菜園勇武派,變成奮青窮 L 變成守村農夫,變成兩次落敗的區議員,再變成一身豬屎騎單車坐 968 巴士的黑柴立法會議員。

他曾說過不想做政治明星,只想做個改革社會的載體,由阿廸讓我見識到香港農業嘅衰落與敗壞(農業自給率由三十多年前的三成跌至 1.7% ),引見物流貨櫃業之興旺乃因香港後花園統統堆泥成棕地(倉地爛地),阿廸亦透視出環保署與食環署的官僚問題和偽回收真堆田,浪費了十多年香港人餵飽三色回收筒的努力,他亦提醒本地水塘因應土地商品化和又貴又濁的東江水而變成弱勢,還有數十年的丁權、霸官地、排污、廢料三不管、非原居民的弱勢、鄕議局的橫蠻⋯⋯

廣告

阿廸為香港地翻出一個個毒瘤,抗爭了十多年,然後是付出另外數年的囚禁(很希望我估錯),為何呢?紅粉又來攞景:「佢收咗美國錢,係人都知啦……」,係啦係啦,不如俾 5 千萬你代佢斷六親坐單人倉啦!

想起 10 年我參加由阿廸獨腳帶團小貓三四隻的舊菜園村導賞團,之後好幾年知佢搬埋入村做農青,有「不遷不拆」,至集體建新菜園村搬,好幾年的抗爭,一二百人粒粒皆辛苦每棵菜都係有血有肉,每格泥路都係是用青春、無限次開會和行動換返嚟,他示範了如何與艱苦的本地農民齊上齊落的一個傳奇故事。

廣告

我永不忘那次於某大學的助選團集思會、那次於元朗炮仗坊的《竊聽風雲 3》電影會、那次在打鼓嶺關注收地問題的墟市、那次在某鄉校聚二三百人的慶功會……還有近朗屏站用重用物料戰友共議建成「不是議辦」,那次在「不是垃圾站」少有地見他和孩子玩二手玩具的親子時間,各西鐵站他的選前選後街站、紅樓、青山灣 CIC……這位中大師兄就是以招牌的露齒微笑,示範著暗室的吶喊。

回想起當年與他的助選團一行數十人互不相識但深知同行盡做,單車隊在鄉間阡陌和大小車站叫着「八鄉新一頁」,新西大刀屻山下是誰令青山巨變,此福地曾養活萬千香港人之八鄉絲苗、本土瓜菜、本地雞豬、本地薑……能否敵過裝睡鄉申和發展巨輪?早年他在大片被收的爛地(今天的高鐵廠)時,我看不見希望,直到近年,戰友們一一加入深耕而有所成,鄉郊復興就如選舉,唔盡做得知唔得!

我想是道德感召又或是人本念鄉,他的光譜不止是以上弱勢者、本土、環保膠,亦感動了不少原居民,看他三次參選區議會後,以八萬四千多票成當年新界西立法會議員票王一例,可見討厭港共政權和鄉黑那些銅臭錢的真香港人,大有人在,「想食返啖有骨氣的港飯和港菜咋」!

近年阿廸聯繫到越來越多有心有力有火的面孔參選和革新,如姚松炎教授、Lester 等,阿廸都為他們踩着單車走遍九龍區橫街窄巷。有志之士由當初全義工地加入亞廸的行列,熱心社區事務勤奮,最終出了一位又一位出色的區議員。

阿廸促成的區區「不是垃圾站」,土地正義聯盟,議會陣線……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有志者眾,迴響不絕……然後就是 2019 年的《逃犯修定條例條例》風波。他早知自己已成為鄉黑和西環的眼中釘之一,但他在街上和議會沒有退縮,多少次我們都在維園、修頓、PP 走過來,一如二百萬人一樣捱就一齊捱。

香港社會很習慣幣驅逐良幣,為何區區街市連鎖的「新界仔」菜檔竟又是沒有一根是香港農場長出來,為何偉大的中央給香港完善選舉(結果)制度又係合情合理合法,估不到半年前他為一眾 SAVE12 查探,今天的他竟被政治打壓關進囚牢,荒唐新常態似乎令我們都盲目和唏噓。

阿廸,知道你已在單人倉已有三星期多,多謝你對香港的付出,我看見你的確成功做好了一個改革的載體,讓不少早對大小制度局勢看不過眼的新界西以至香港人找到吹哨的意義。

代議士這條路你走過了,但後來者眾,願人人以智慧與勇氣合縱連橫。這幾年香港出現多了真分類回收重做、新農青新力軍、多了處處的團購本地菜肉、多了 FREE 嘢以物易物,多了關注社區動物,多了關注更多環保、氣候變化、反思發展不應只為著樓市地價而應該為本地市民居住權而服務……

我們雖然雙眼通紅,拳頭緊握,但仍會擦照雙眼,奮起盯實大小議題,如蕉徑農業園,明日大嶼計劃等。很多謝你的付出,特別是你犧牲了不少與家人相聚的時光、但我們必會走在一起,盡力活得思想上鮮活,香港人已覺醒,新一頁必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