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本惡

2019/9/17 — 14:56

9月15日,北角

9月15日,北角

人類喜歡社會制度,一般地循規蹈矩,其理由很簡單,服從制度有利生存。因此在七十年代全球激進化運動失敗後,流行一個說法,「若你不能打敗這制度,融入制度。」無怪乎,香港人在之前喜歡周星馳。

但現在常規被打破,人們忘記了批判式思想這個西方傳統,事物變為非黑即白,就以筆者的論述,也被以視為親共。一些網路文人甚至公然呼籲《立場新聞》停載本人文章,公然違反言論自由。大凡文責自負,寫文章不可能不出錯,不合事宜的文章自然沒有影響力,無庸多議。有本領的就文章內容進行反駁,不要亂扣帽子,只會罵不會說理。

世事無絕對,香港已進入一個強大群眾動員的階段,所有發生的事都要具體考慮,而不能單靠一般邏輯。在某程度上,香港已踏入革命時期,筆者並不表示「革命即將成功,同志還需努力」,這基於兩個原因:

廣告

一,這場運動沒有真正的訴求(即對香港前途問題的,帶有可行性的訴求)。例如筆者在臉書上起的一絛題引起爭:「光復香港本質上為周公復禮,反清復明。在這時的香港提出回復到港英時期,作為政治出路和理想,當然是荒謬!」

二,運動還未接受中共殘酷鎮壓的考驗。勇武以烏克蘭革命鼓動香港今天的抗爭是張冠李戴,不知所謂。

廣告

但作為群眾情緒,香港現況則已類近革命情緒。在這裏要討論當年六四的兩點普遍地被觀察到的社會現象。
一,在大動員裏,巿民自覺地守公民責任,萬眾一心,連小偷也表示要暫時停止工作。
二,左中右團結一致譴責暴政。

我們在這場反送中運中看不到這兩點,剛剛相反,運動發展至今,我們看不到藍絲轉向支持運動。正是左中右團結,港人才有力量抗衡中共。

人類學

人類進化到智人階段,文明已開始,人類已基本上踏入最高的食物鏈。人類的集體性遠遠超出其他物種。其特色包括接受抽象概念,不同的古代社會不約而同出現宗教。接受抽象領袖導致龐大社會的建立,或可稱之為抽象奴性。英雄主義、屠龍故事、種族仇殺等等,都在古文明中普及。

就以屠龍故事為例,人類踏足澳洲導致澳洲所有大型生物滅絕。人類以集體力量攻擊亞獸的作為並非為了食物、自身安全這些實質原,因而帶有宗教色彩,表現為英雄主義。

又如種族仇殺,這未必單純為了擴大地盤。當非洲的智人遷徙至歐陸不久,原居的人類近親,尼德安特人滅絕。(註:古人類學並未支持種族滅絕理論。)

由此看之,人類本性惡,在革命浪漫主義高漲的今天,將所有不吹捧己方的視作敵人,暴力解決論塵囂。它一方面說明香港人文化的淺薄,但在更深的層面,這是人之本惡,不必怪責。

有言,“True. That’s why the more cruel Manchurians had ruled the Han people for over 200 years and in the end still many intellectuals tried to keep the monarchy eg 康有為, and earlier on 李鴻章曾國藩 had suppressed the 太平天國 ‘rebels’. And 1.4 billion people live under the communists for 70 years.”

回應史文鴻

在這些回應史文鴻博士對筆者文章〈二次回歸及勇武的角色〉的一則留言:「上面山青的說法一直在暗地裡點出中國如何比香港落後,暴民的暴力及破壞只會導致一國一制加快出現!香港變成大陸化!

我基本上不支持這定態化中國和香港的差距的論調。因為世情國情在變,中國在經濟及社會文化在追趕世界及香港!四七年是怎樣還要一直調較。

如果要支持山青的論點,就只有一個立場,是勇武的殘暴及破壞比什麼都錯誤及邪惡,它根本只是自毀的政治蠻橫及盲動,最後只會拿民主自由和人權陪葬!這種罪惡勢力不消失,也只會被越來越唾棄及抗拒的民意上升,轉向支持政府而被消滅!」

筆者與史博士的基本分歧在於史博士認為中國人正處於國泰民安,人民安居樂業。筆者不認同這點,其例子是維權律師被鎮壓,北京的外省人只視作低端人口。以公平起見,史博士的上列留言不涉及此點。

筆者不認同邪惡論述,這是宗教式論述,筆者傾向自然論述。如上所述,筆者認為它多少帶有人本惡的自然成份,古今政權更迭都帶有大量破壞行為。看看《三國演義》中劉皇叔帶兵攻城,露階而坐,看著遠處的城池焚毀,不禁淚下。筆者並非絕對地反對暴力,而是認為今天的暴力正走入窮途,對港人有害而無益。

另一點想回應是漸退論。筆者認為:「只是我有一觀察,逐漸論有待商榷,因為時代革命己被暴力圖騰,它已獨自發展。」事實上勇武正以另一文宣自我延續,它呼籲大家在人多時要向差佬還拖,也導人用強力膠破壞公共設施。這是另一種暴力升級。筆者不同意一種說法,「現時祇有全民團結才能對抗暴政,未能勇武的在背後支援,能勇武的奮身上陣。今天莫要訴說抗爭者暴力因為黑警不會因我們退讓他們便會心慈手軟。沒有相對的武力難以保護我們自身安全。」筆者認為這說法過於一般,不夠具體,相對的武力不能保護我們自身安全。

警暴

我對警暴由來以久的意見為:「但警隊高層從英國文化轉到公安文化,特别是到大陸威則是,也是最嚴重的一點。」由於筆者認為員佐級的實彈射擊聲明事態嚴重。筆者以此作本文結:

「不要輕視員佐級的實彈射擊聲明,它可能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香港曾發生過,但它是政治決定,不是由這班散仔話的。
這說明禮崩樂壞
不過,前線警員可以根據警隊條例直接開槍,睬現場總指揮 on 9
最後可能上北京做民族英雄和扎職都未定
總之不會當朱經緯第二
警隊一定在事後撐
人類的集體行為遠超於其他物種
萬事小心可能己成為一句廢話
還有點良知的高官們
辭職吧!」

希望不是「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