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0/13 - 12:15

怪你過分認真

被釘牌的小學老師您好,您的罪,就是太認真與太天真。

當老師的誰不知道,課程大綱基本上年年一樣,最「符碌」的老師,就是拿着不動如山的陳年教案,年復一年重複自己。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上頭傳來最新洗腦教材就照單全收打毒針,這種人,總能穩如泰山、平步青雲。

見到您寫給香港人的兩句話,見字如見人,我見到一個認真、正氣、有力量、不屈不撓的老師。教育界缺這種人,教育局恨這種人。

廣告

不好意思都要說一句,您確實抵死,誰叫您屁股痕癢無端端去更新教材?生活教育科要時事類話題,就用大台愛國宣傳片,講高鐵好偉大、一帶一路超時空,教材齊備、畫面好看、政治又正確、更萬年適用,何苦要自己整合資料設計教案?

當老師的誰不知道,教學最花時間的備課,就是更新課程大綱中的例子,只要上課時細心觀察同學的眼神就知道,話題要緊貼時事,才能激起同學的興趣與關注。若要討論言論自由,很難再講劉曉波被囚、或劉進圖被斬傷;今天網絡世界,資訊流轉快,小五生能知道的,往往比不問世事的大人多;但記憶卻很短暫,新聞變舊聞的速度,往往比任何人想像中快。

您當然明白。當時有關陳浩天的港獨爭議,乃時下話題,因政治主張令組織被取締,亦是言論自由的典型例子。您的選材,其實頗為正路,錯就錯在,您以為香港仍然是舊時的香港,您錯以為真的校本教學、錯以為真的有教學自由。

若是說小五教材不應教「太深」的東西,有網民就指出,活躍臉書的梁姓 KOL前陣子常常碰到的那位五歲小孩,就不停問深奧問題如「行政長官,我長大後住哪裏?香港還有沒有足夠土地?」本人在小二時上聖經課,神父就講「處女產子」故事,這個講法也很深,令一位小二生對這個生理問題產生重大疑惑。您服務的宣道小學一向教得較「深」,但受家長同學歡迎,原因正是因材施教,是老師認識學生的能力才會這樣教。再者,若然是教材深淺問題,就不能算是「嚴重專業失德」了。

欲加之罪,「港獨」、「國安」就是最佳批鬥帽子,漫長學習旅途,一個「生活教育科」的兩小節課節,如何變成「有計劃」地散播港獨?而且釘牌之外,更禁止您日後進入任何校門?一切指控,您沒有機會書面申辯,程序不公義,行政機關說了算,上訴到最後都是行政長官決定。一幫奴化官員,又一次活化殖民地惡法,消滅眼中釘,妄想建立愛國愛黨的氣泡,要學生同社會現實絕緣。

您並不孤單,黨的喉舌與管治機器先後在教育界、司法界、傳媒界、政界、掀出「典型」,奴化官員露出真面目,發動香港整風運動。教育局記者會上,那位副秘書長,以批鬥一樣的聲線讀出您的罪狀,江青一樣的腔調,我聽到了文革的先聲。

【惡法日誌‧七十二】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文略有加長。)

相關文章:

守護者與劊子手

來自 TVB 的傳媒勝利組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