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專頁

2020/9/18 - 19:15

【恐懼之城.3】讀者調查:本土派較多稱國安法下續抗爭 六成人稱願為民主等待一生 當中僅三成沒打算移民

國安法自七一實施後,至少有21 人因國安法被捕,7 人遭通緝,抗爭畫面再不復見,上年充斥街頭的口號如「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被指具港獨含意,違反國安法。
《立場新聞》於 8 月 29 日至 9 月 1 日期間進行讀者調查,就「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的影響,了解其對香港人心理、情緒、生活及未來計劃的影響,共收集到 2,587 位讀者的回應。
調查結果已在《恐懼之城》專題首兩篇報導公佈,現時再就原始數據,作深入比對及分析。
***
恐懼指數上升 被捕風險中等亦極度恐懼
以年齡層分佈,「16 至 29 歲」以及「30 至 49 歲」各佔三成六及四成,共七成六,為最多數。
2,587 名受訪者年齡比例
調查由四個時間點,由 0(完全不恐懼)到 10 分(極度恐懼),了解讀者對國安法的恐懼程度,分別為:5 月 21 日兩會期間宣佈人大將審議「港區國安法」議程;6 月 30 日發佈條文及罰則,最高刑罰包括終身監禁;7 月 29 日,警方新成立的國家安全處首次出動,分別上門拘捕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等 4 人;以及現在。
恐懼程度漸漸遞增,在鍾翰林被捕事件後,達到頂點。各大年齡層中,15 歲或以下「極度恐懼」10 分的升幅最高,由 5 月 21 日到 6月 30 日,有 6% 上漲,在 7 月 29 日再升 11%,比例上最為恐懼;至於 65 歲以上選取 10 分者,則在 6 月 30 日上升 12 %,在鍾翰林被捕後反而回落 7% ,惟整體上選取較高的恐懼指數(8 至 10 分)均有所增長。
對「港區國安法」的恐懼程度
《立場》比對受訪者對「港區國安法」恐懼程度及評估自身被捕風險的兩項數據發現,自我評估被捕風險為 5 分、6 分、7 分、8 分、9 分、10 分的受訪者,對國安法恐懼指數平均分別為 7.68 分、8.07 分、8.31 分、8.74 分、8.78 分、9.38 分,換言之自認被捕風險較高者,對國安法的恐懼亦較大。
但亦有例外,例如有 148 人(數量為全部組合之冠)評估自身被捕風險為中等(5 分)、但對國安法恐懼卻達 10 分滿分。
自我評估被捕風險與恐懼的距離
顏色越深,代表該組合越多人選擇
又,至於恐懼原因,九成六人選擇「失去言論自由,或因此被捕」,排榜首;超過九成人憂慮失去新聞或出版自由;逾八人人成人擔心「失去抗爭空間,或因上街被捕」。
因「港區國安法」憂慮/恐懼的原因
自由填寫答案:新疆化、對謊言習慣、莫須有、掩埋真相、侵蝕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及三權分立、不是擔心自己,是擔心年輕人、極度擔心積極抗衡的手足、擔心有更多同路人被捕、不希望身邊的人受傷害、沒有公平公正的法官審訊、真真正正一國一制、秘密地被送中、政府可隨意拘捕異己、原告變被告
不少讀者在「其他」一欄中,自由填寫了不少對國安法恐懼的原因,如同連儂牆,理由五花八門,包括「從事媒體工作」、擔心「被捕手足嘅安危」、「真相被修改」……「莫須有」更多次出現。有人自言是愛寫政治諷刺作品的音樂人,害怕失去創作自由;有人自言是「牆國人,已多次被跟蹤至公司、屋企附近,現轉至遊擊」;亦有人憂慮因宗教信仰被打壓;以及擔心在國安法生效前曾捐助抗爭相關眾籌,或被控告等等。
資訊安全 越年長越謹慎使用Facebook及WhatsApp
反送中這場無大台運動,依頼網上動員。「港版國安法」賦予政府無限權力,審查網上言論、關閉平台、取得任何電子紀錄甚至監控通訊。
香港人亦出現「自我審查」傾向。調查中問及,在網上平台及通訊軟件上,就政治議題發言或者表態時有否更謹慎。
按各年齡層人數總額分別計算百分比,可見不同趨勢。
數據顯示,在社交媒體,超過七成 30 至 49 歲受訪者在使用 Facebook 留言、讚好或貼文時較以往更小心,比起 16 至 29 歲受訪者有採用此措施的比例高出兩成半;逾五成 15 歲或以下受訪者在使用 Instagram 貼文及限時動態時更謹慎,比起其他年齡層高出一截。
至於較私人的通訊軟件,數據顯示,越年長的受訪者使用 WhatsApp 時越見審慎,50 至 64 歲的受訪者更謹慎的比例高達六成,比 16 至 29 歲高出兩成;相反,Telegram 則是越年輕越見謹慎,以 15 歲或以下受訪者為最。結果或與不同年齡的網絡使用習慣有關。
按年齡分類,在網上平台或通訊平台就政治議題發言、表態時更謹慎的比例(受訪者可選擇多項)
以各年齡層人數總額計算百分比
備註:由於65歲或以上的佔比少,僅 58 人,因此不算入表格內。
另一方面,國安法立前後,為保護言論自由的空間,網上湧現資訊安全教學文章。從讀者調查數據發現,有 47% 受訪者表示在國安法實施前,沒有使用任何資訊安全措施,在生效後此比例跌至 31% ,即有一成半受訪者因國安法而開始使用資訊安全措施。而使用 VPN 上網的比例則由 22% 大增至 37%。
《立場》對比各年齡層採取的資訊安全措施後,發現 16 至 29 歲使用 VPN 上網的升幅最大,上升總共兩成;刪去或封存社交媒體上與政治相關的貼文、刪去通信軟件上紀錄此兩項措施,均以 15 歲或以下的增幅為最高,分別上升約一成;相反,年紀越大,越多受訪者由WhatsApp、Telegram 轉用更安全的通訊軟件,30 至 49 歲及 50 至 64歲這兩個年齡層的升幅均超過一成。
按年齡分類,國安法立法前後的資訊安全措施(受訪者可選擇多項)
以各年齡層人數總額計算百分比
備註1:由於 65 歲或以上的受訪者僅 58 人,不足以作比對分析,因此未有包括在內。
備註2:另開新社交媒體帳號、使用太空卡(預付電話卡)、使用鬼機、使用Telegram 的secret chat功能,僅約一成人選擇,因此未有囊括在圖表內。
移民意向大增 一半人有打算但未有準備
國安法實施後,超過 7 成受訪者表示,移居外地或移民的意欲有所增加。實際上,近一半受訪者雖然有打算移民,但暫時未作出準備。如欲移民,打算獨自離開的受訪者佔兩成,未確定或沒想過的則有兩成六。
人大宣佈立「港區國安法」後,你移居外地或移民的意欲有沒有改變?
人大宣佈立「港區國安法」後,你有否為移居外地或移民做準備?
如欲移民,會與多少名家人同行?
資產越多 越有意欲移民至歐美加地區
資產是影響移民選擇的重要因素。受訪者中有一萬至十萬港元資產者佔 24%,佔比最重;資產總值由十萬至一百萬港元者,共佔 37%;一百萬至一千萬者,以及一千萬以上者,合共佔四分一。
資產比例(港幣計算)
以各個資產總額人數為分母,分別計算百分比,可以發現資產越多,越多人準備在短時間內移居外地,反之,則較多人無打算移民。以資產在一千萬以上的受訪者為例,不論是打算一年開離開,一至五年內離開者,所佔比例均為最高。
資產數字及是否準備移居外地或移民
圖中顯示,越有錢,越傾向選擇移民至歐美加等西方國家,以英國為最,資產達一千萬以上的受訪者,打算赴英比例達三成七;而資產越少的受訪者,越多選擇台灣,持有資產零至一萬港元的受訪者,更加有四成選擇台灣。
資產數字與考慮移民的國家
以各資產數字人數總額計算百分比
資產越多 撤資方式更多樣
此外,《立場》讀者調查,55.8% 受訪者有意將資金移出香港。
擁有一百萬資產或以上的受訪者,超過七成有意撤資,超過一千萬者更有四分三有此打算。
資產數字與移走資金意欲
此外,國安法條文指明,保安局如有合理懷疑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可無需手令凍結、充公財產。受政局影響,為保障資產安全,不少人採取了各項措施轉移資產。《立場》調查數據中有四成人將銀行戶口港元轉為美元,29% 分散 MPF 投資中涉及港股及中資的基金佔比,以及 28% 將資金轉至離岸戶口。
資產越多的受訪者,轉移資產的措施亦越多樣化。由於開立離岸戶口有一定資產門檻,資產由五十至一百萬的受訪者,有 35% 作此措施,而資產數在一千萬以上者則大升至 56% ,超越選項百分比兩成。至於其餘選項,如在外國購買房產、香港賣樓、分散股票配置等,資產達一千萬以上的受訪者均大幅領先。
至於分散 MPF 投資分佈選項,則以資產數約十萬至一千萬的受訪者為多數,平均接近四成,反觀一千萬以上的受訪者僅兩成採用此措施。
資產數字及採取的轉移資產措施(受訪者可選擇多項)
以各資產數字人數總額計算百分比
政治立場分析:抗爭及對民主的追求
在政治立場方面,《立場》今次讀者調查中,自稱「本土派」及「民主派」的受訪者共佔九成。
政治立場比例
由於僅有 11 名建制派受訪者參與是次讀者調查,難以按其比例分析數據,因此以下分析將不計入建制派。
按每個政見群體劃分百分比,本土派中超過七成五人表示會繼續抗爭,最為堅定;民主派次之,約有六成人。
未來日子會否以各種方法參與抗爭(按政見分類)
不過,調查中,問到香港需要經歷多久才可以實現民主社會,有六成人認為不會實現。中間派/無立場當中有四成人認同;民主派亦最多受訪者(29%)認同此想法,其次為 10 至 29 年(28%)— 亦有最多本土派(27% )同意。
此數據也顯示本土派較民主派對未來樂觀,較多本土派受訪者在估計香港需要多久實現民主社會時,選擇較短的年期。
香港需要多久實現民主社會(按政見分類)
移民的準備及追求民主的等待
調查中問及願意為追求民主等待多久,有六成受訪者表示願意等待一生。
你願意為追求民主等待多久?
不過,如僅僅抽取回答願意為追求民主等待一生的 1580 名受訪者數據,比對為移居外地或移民作準備的數字,可以發現,「沒有移民或移居外地打算」的受訪者僅佔三成。自稱願為追求民主等待一生的受訪者之中,佔最大比例者是「有打算,但未有準備」,接近一半(47%),加上分別打算在一年以及一至五年內離開的受訪者,總共七成人雖然表示願意為民主等待一生,但同時有移民打算或準備。
願意為民主等待一生人當中的移民準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