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本身就是反抗 — 香港人終究須迎接這天

2020/6/4 — 11:47

攝影:黃勤帶,《89廣場的日子》

攝影:黃勤帶,《89廣場的日子》

六四去不去維園?這數年間,稍為年輕的朋友,都可能有過類似的掙扎。

但是我猜,沒有多少人曾經想像過,2019 年是我們最後考慮這個問題的年頭,去年參與悼念晚會的朋友,也沒多少個曾想像過,或許這是最後一次。

顯然地,2019 年的六四三十週年,就是香港最後一個有「大台」的「正規」悼念晚會。

廣告

沒錯,六四維園晚會不可能會再出現的了。緊隨著限聚令的,是國安法落實,一個香港的全新時代。不管支聯會有著怎樣的問題,不管大家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想像如何,支聯會都不可能再在維園大台上喊出「結束一黨專政」云云了。

不必妄想限聚令過後,六四晚會會重來。

廣告

三十一年前,在北京的民主運動遭受到血腥鎮壓,天安門、木樨地血流成河。這一夜:為香港的土壤奠定了對中国共產黨的永恆戒慎,成為了香港人永遠不可能向暴政投降的種子之一。

作為一個香港人,縱使 1989 年我還未出生,然而悼念六四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回事。尤其在過去一年間,我們香港人非常近距離地感受到殺人政權的暴力威脅。

這數年間,其中一個圍繞六四晚會的爭議是「行禮如儀」,儀式十年如一,在僵化中失卻抗爭的意義。

這個爭議,我認為在今天已是毫不重要。況且支聯會已經率先帶頭放棄維園的意義,三十年的堅持,敵不過一條限聚令。

六四維園悼念,在平常日子或許顯得行禮如儀。

然而,在 2020 年,即一国一制元年,悼念這行為本身就是反抗。

反抗的意思是,作出行為本身就或許會有代價。

反抗與否,自行衡量。

只是,明晚,我會繼續去維園。希望會見到朋友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