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李鵬飛先生千古

2020/5/21 — 16:07

Photo by Jonathan Wo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Jonathan Wo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游老師與政壇元老飛哥一直非常稔熟,飛哥生前經常與游老師茶聚,一同分享飛哥喜愛的酥皮蛋撻與可樂。唯獨是星期六下午,兩老從來不會相約,因為飛哥喜歡與他的「麻雀腳」在周末「開檯」,而游老師是「連六合彩都唔買」的悶蛋。游老師經常謙說自己是飛哥的後輩,但在我眼中,只是兩人發展軌跡並不一樣。兩人年齡相若,但游老師一直以飛哥尊稱他,而飛哥有時看到香港的狀況,會欷歔地對游老師說:「香港就剩下你這一位公道伯了!」後來,飛哥身體日漸轉差,兩老只能通過手機,繼續傾他們的「政治計」 ,好幾次我在游老師的家中,他也是與飛哥在通話。直到今年農曆新年,游老師多次無法打通飛哥的手機,飛哥也罕有沒有回電,游老師已經黯然地跟我說:「我這位老友,大約大去之期,應該不遠矣!」豈料日前驚悉故人西辭,游老師把自己關在家中,三日沒說過一句話。

我與飛哥的認識,也是因為游老師之故。因為兩老經常在又一村會所吃午飯,不過這種飯局卻隨意得很,很多時候是飛哥打電話給游老師說:「謂〜公道伯,想唔想聽故仔?想就過嚟又一村。」而在我不用上班的時候,游老師總喜歡把我帶上。耳聞目睹兩老對時局的爭辯,有時真的很像金庸筆下的「東邪鬥西毒」 ,卻讓我得益不少。由於我只是後輩,學養經歷遠不及他們,所以很多時都只能聽,不便與他們搭訕。我這種態度卻往往引來游老師的不滿,認為甚可能「身在寶山而不知」,應該大膽提問,多向飛哥請益,因為江山應該代有人才出嘛!

還記得2014的雨傘運動期間,飛哥是最早對「屍歪」深屌遺憾的重量級人物,並斷言:佢唔識做嘢,唔夠票,一定落台!但當時的游老師是持相反意見,並且在11月時向飛哥表示:「我認輸喇!盡晒奶力都趕唔走呢條咸魚!」但一個月後,情況卻一如飛哥所料,屍歪宣布不尋求連任,變相下台。2016年,㐂娥還未上任,飛哥已大拍桌子說:剛愎自用必自斃,早晚坑在下屬手裡!結果去年的反送中運動,㐂娥在一班庸官與獻世派,簇擁之下,令香港成功柒出國際,並堆向一國一制的萬丈深淵。

廣告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雨傘運動期間,我曾在游老師面前向飛哥請教,問:「飛哥!現在是一個死局呢!你是否贊成泛民『袋住先』?」豈料飛哥雙目一瞪便說:「公道伯,你點會教咗個咁蠢嘅徒弟出嚟?傳媒話袋住先,你又講袋住先!你哋諗下,阿爺今次比你一人一票選特首,下次話收翻,香港暴動都似!華叔之後,泛民真係無人壓場呀!」

游老師亦受到飛哥這番見解,而有所啟發,千里走單騎到麗紫路陳情,即日來回北京就為了向「一號辦公室」說之以理,爭取時間,力阻香港血的教訓發生;更親自向「白鴿偉」建議,為香港的民主發展切腹以明志;即先通過政改方案,再因不符合民意而集體請辭,塑造泛民是為香港民主發展,繼承道統的悲劇形象,下次選舉,哀兵必然大勝!無奈,當時不少泛民議員視議會工作是生計,而難以熬過最少半年的失業日子,令這一幕從來沒有在香港政治歷史上發生過。卻讓我親眼親身,看到兩老的睿智、遠見與執著!但此情此景,已經是今生不再。若當初有一人一票選特首,香港應該不止於出現今天奸臣當道、朝堂黑暗的情況,更不會無論行政與立法機關的肉食者,每天都公然地,面不紅、氣不喘地,向香港市民進行「政治強姦」行為! 

廣告

我走進游老師的書房,看他默不作聲坐在一張30年的老籐椅上,輕煙來自游老師的老普洱茶,杯墊下有一首游老師親筆所題的七言絕句:

悼摯友李鵬飛先生千古

曾經吒咤兩代人

今朝訣別已無憾

不負餘托為港事

豈容儒冠誤此生

公道伯泣叩

我雙眼通紅站在游老師背後,輕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心想:若飛哥泉下有知,阿爺日內會強行以附件三方式,為香港23條立法,再強姦香港市民多一次,以他老人家的性格,肯定:死咗都激到翻生!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