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梁凌杰和你顛 — 悼念是一種顛覆生命的抗爭

2020/6/15 — 12:1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和你顛】

今天我們懷一個沉重的心情,悼念梁凌杰(俗稱「杰仔」),在去年整個香港抗爭運動中,杰仔是第一位為着這個抗爭運動而犧牲的手足。

去年 6 月 15 日,我不在香港,當天在英國要主持一個婚禮,在婚禮完結後,晚上又有婚宴,在中間有一段空閒時間,我去了圖書館,上網看到杰仔墮樓的死訊,在新聞上看到一張圖片,杰仔身穿一件黃色雨衣,雨衣背面寫着「 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的大字,那件黃色雨衣已成為一個抗爭的標誌,他身邊掛上「反送中 Anti-Extradition to China」的橫額,當時心情十分沉重。因民陣發起於 6 月 16 日穿上黑衣大遊行,我就到商場買了一件黑色 T Shirt,雖然不能參與遊行,但在第二天的主日崇拜就穿着該件黑T Shirt講道。

廣告

當我們論到杰仔的死,在聖經指出:「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 24)。我們當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這粒「麥子」的死,如耶穌基督的死、殉道者的死、許多不同的屬靈人物、基督徒為着見證基督的死。但在這個抗爭運動中,從杰仔自己跳下去,這個舉動,背後的意思是甚麼?大家不要忘記,當天下午,林鄭宣佈甚麼?經歷了 69 百萬人大遊行,經歷了 612 包圍立法會,市民發出怒吼的訴求,林鄭只是宣佈暫緩,而沒有撤回那《逃犯條例》惡法。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是這個冷血的政權,將杰仔推下去。因着杰仔這樣的犧牲,在翌日更激發香港出現歷史性的 2 百萬加 1 人黑衣大遊行。

昨天,在《蘋果日報》發表杰仔父親的錄音,說出以下一段很有意思的講話,「過去一年,每個香港人都應該和我們一樣過得不容易。但這個政權卻越來越腐敗,相信很多香港人對這個政權不抱任何希望。」他說:「我和家人見到很多年輕人在這一年裏,與杰仔一樣抱住單純的理念走出來,但不停受到打壓,甚至受傷、流血、犧牲。我們為人父母,看到這些年輕人,感到十分痛心和擔心,也不希望更多年輕人像杰仔一樣,為這個無希望的政權而受傷。」這是作為一個父母很深沉的感受。

廣告

接着說:「希望年輕人好好保護自己,留住有用的身軀,行得更遠。未來這一年會更加黑暗,不可以再與它(政權)硬碰,否則只會悲劇再重演。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但我們相信以香港人的能耐,我們會找到出路,再難捱都堅持地捱下去。」最後,他感謝一班香港年輕人,「為香港爭取民主、人權、自由、法治,『願榮光歸香港』。願主保佑!」梁先生這段說話,確實帶給我們很多激勵,當我們悼念杰仔的時候,我們看到生命其實可以散發出一種顛覆性的力量,所以,今天這個節目的主題是:「悼梁凌杰和你顛」。

在這個時刻中,我們好像看不見有任何改變,甚至好像杰仔的父親所說,現在卻是愈來愈黑暗,在黑暗中我們看不見光,我們好像看不見有甚麼盼望,《港版國安法》又殺到,現在連一丁點的自由空間都不斷被遏制。

去年,我去了很多地方,其中到了捷克的首都布拉格(Prague),然後再去了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ia),這兩個國家原本乃是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 。當我去到布拉格,想到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蘇聯和東歐集團派大批坦克車和軍隊,以「多瑙河行動」(Operation Danube)為軍事代號,將整個布拉格之春的改革運動輾碎。

其後去到了布拉提斯拉瓦的廣場,看到當年布拉格之春的圖片展覽,其中有一幕深深地打動我,原來在布拉格之春以後,即使在軍隊高度壓制下,仍然有人用生命進行抗爭。其中在 1968 年 9 月 8 日全國的收割節,在華沙坐滿十萬人的體育館,在眾目睽睽之下,有一名會計師西維茨(Ryszard Siwiec),引火自焚。最後,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卻在當時共產政權的新聞封鎖之下,這件哄動的新聞被封鎖。直至 1989 年 11 月發起的「天鵝絨革命」,最後不但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甚至使當時執政的共產黨倒台,到 1991 年拍攝一部紀錄片《聽我哭泣》後,愈來愈多人才知道這件引火自焚事件,藉此控訴鎮壓布拉格之春的暴行。讓我們看到,在1968年西維茨引火自焚的死,當時可能沒有人會想到 1989 年這場「天鵝絨革命」,竟然沒有人流血,甚至最終導在 1993 年 1 月 1 日,正式分為捷克和斯洛伐克兩個不同的獨立國家。

有時我們在一個有限的時空,看不透未來。去年在香港,杰仔是第一個為這個抗爭運動而犧牲的人,他的爸爸表示想有一個死因研訊,都受到各方面的阻攔。但我們不需要灰心,從布拉格之春,由 1968 年到 1989 年,總共經歷了 31 年,才看到抗爭帶來的成果。

其後,我又去了突尼西亞(Tunisia),甚至到了引發阿拉伯之春,26歲的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 自焚的小鎮西迪布濟德(Sidi Bouzid)。大家都知道那件事情的背景,布瓦吉在地攤擺賣,警察指控他沒有執照而沒收他的貨品,甚至遭到一個女性官員掌摑和侮辱,所以,他就在當天(2010 年 12 月 17 日)引火自焚,從而激起民憤,很多人在各地和首都突尼斯上街示威抗議,在首都最多人抗議的那條主要街道,我去到的時候,看到那條街雖然是全國最大的,但比起香港一百萬人、二百萬遊行,引起很大感慨,因為那裏最多只可容納約十萬人,比起香港的示威人數小十倍至二十倍。但最終,當地政權卻因人民的反對聲音而倒台。在阿拉伯之春,雖然很多阿拉伯國家的民主運動未必成功。但在去年到了突尼西亞,卻親眼看到當地非常尊重女性,人民有基本的自由,甚至我在當地認識到一位基督徒姊妹,她本身是一個穆斯林,但當她改信耶穌後,政府並沒有攔阻她。

所以,有時候要經過很多年,才看到抗爭所帶來的後果。同樣,我們在香港,我們悼念梁凌杰,悼念杰仔,我們的心情是很沉重,但我們不需要灰心,不用失望,尤其是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相信神是有公義的審判,神是掌管着整個歷史的主,但在這個歷史的洪流之中,需要有不同的人興起,有不同的人站出來抗爭。

讓我們一起低頭禱告:「親愛的天父,當我們懷着一個沉重的心情,去追思和悼念梁凌杰的犧牲,我們想到聖經教導我們:『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們今天在香港好像在黑暗中看不到光明,但我們通過信心的眼睛,卻可以看到前面是光明的,因為耶穌基督是世界之光;我們也看到你是掌管整個歷史的主。在這個歷史的洪流中,求主保守我們在這一刻,我們繼續為着人權、民主、自由和法治抗爭。願你加添我們的力量!願你賜福保守我們!特別願你的愛臨到杰仔的父母!願你的安慰擦乾他們的眼淚!我們的禱告是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文章內容出自:〈牧師和你顛(11):悼梁凌杰和你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