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惜物

2019/11/13 — 15:04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中大崇基在1971年有段故,那時由於要搬圖書館,由舊址遷至現在的牟路思怡圖書館,便發起一次人錬搬書活動。人錬全場約九百米,二百五十人參與,將一百二十萬冊圖書完好運送至新館。

昨晚,人錬再現中大。這次不光在崇基,更是遍及整個校園。參與人數與運送物品的種類,比起當年的規模有過之而無不及。

「要索帶、要紙皮......」,聲音一個傳一個,物件一件傳一件。當抗爭最前線的二號橋要物資支援的時候,一聲令下,人錬便築起,延綿山徑。

廣告

我問校友:「抗爭現場人錬運輸,可有計算效益?」既有如此多人,一件一件,一人一手,真的快省便捷?校友說:「參與是重點。」一呼百應的「中大人,回中大」,呼喚了不少校友回校。要多少的歷史年日,才能造就這樣的動員力?

人錬之間傳送著電筒時,傳送的人一支又一支地傳到山下。有問:「為何要把電筒亮著傳下去?」有回:「係喎!」接著把電筒關上,省電。運輸人錬不是要跟機器較力。人錬之中,有著各樣的連繫與交流。本來不同年代的中大人,在人錬中連結了。這種世代,不為年齡所定義。

廣告

有不少人說反抗,聲淚之間無不帶悲情。但在人錬之中,確實有愛。愛不是自己有甚麼。愛是把自己沒有的向君送贈。人錬本沒有甚麼,也不是甚麼。一旦建成,愛便流動。聖言說,人不懂得何謂愛。因為愛不是擁有的,而是一種行動和實踐。你不去愛,愛也就與你無緣。愛,從自愛始。而自己,不過是零碎不全。愛己,無疑是補缺。哲人說,這個我,也就是他人的面龐。

回到那些年的人錬,惜書,在人與人之間送遞著價值,愛智在人情中見重量。多少時候,我聽著別人分享著知識後,我便會買書來看,試著窺視那未知的世界,那裏有著未來的我。一書一世界,智人就這樣培育起來。

2019年11月在中大出現的人錬,成為歷史,記錄了世代。這世代中,築愛育人。作為這愛的見證人,與有榮焉。

發表意見